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百六十九章 话不惊人语不休
    “不管是我国的臣民还是远道而来的贵客,请大家先安静一下,我有几句话要说。”罗坤雨走到罗乾坤身前,用身体语言向大家表明了自己的真诚。

    “坤雨大哥,有什么话您就说吧!对您我还是尊敬的。”紫凌风的话让在场一半的人都安静了下来。

    罗坤雨对他点了一下头,随后,把目光看向了妙俊风。

    “你随意,我只是个路过的老年人。”妙俊风说罢,双臂环抱,席地而坐。

    对他没有人敢多说什么,哪怕他现在躺在地上呼呼大睡,也没有人会觉得不正常。

    “父皇今天的话让我也感到意外。在我上擂台前我只知道要为皇族争光,并不清楚罗娇要许配给我的事。

    罗娇是我的妹妹,从她出生开始,我就看着她长大。对我来说,她虽不是亲生妹妹,但却比亲妹妹还亲。

    身为哥哥,我希望她的未来能过得幸福美满。不管她嫁给何人,只要是她心中所爱,我都会毫无保留地支持她。

    当然,我这个人很挑剔,对妹夫的要求很高。哪怕罗娇嫁给了你,只要没得到我的承认,我是不会认同你是我妹夫的这个身份。

    不过我相信,罗娇的眼光不会差,我的妹夫一定会是人中之龙。

    为此,我现在当着大家的面向罗娇问一声,你心中爱的人是谁?你对父皇的提议可有疑议?”

    罗坤雨的问话像是从高空中向平静的湖泊里投入一块巨石。这不仅让罗乾坤的威严受到质疑,更让罗娇成为了全场关注的焦点。

    “我爱的是妙俊风。虽然和他见面争吵要比聊天多,但我的心告诉我,我心里装的都是他。

    父皇的提议从大局上来说并没有错,但从身为女人的立场上来说,我对父皇的这个提议不赞成。”

    罗娇的声音虽小,但却让在场之人听得很真切。她脸上的神情和目光中透露出的思念,让大家明白,他对妙俊风是动了真情的。

    “娇娇!你告诉大家你是在开玩笑!你爱的人应该是我!那个小子凭什么能得到你的青睐!他有我帅吗?他有我的出生高贵吗?他有像我这样光辉的前程吗?

    他是皇庭的通缉要犯!目前生死不知,你若选择他,难道你准备痛苦一辈子吗?”

    “紫凌风贝勒,本殿下不允许你这样说我的老师。只要我还是太子,他就是当朝的太傅。只要父皇仍然健在,他就是当朝的丞相。

    即便他现在被皇庭通缉,父皇也没有将他丞相的官职撤销。老师身为皇庭的丞相,可不是你一个个小小的贝勒可比的!”

    本不想卷入这场是非的皇甫凯,在妙俊风的名誉被人攻击后,主动挺身而出。老师可以说是他母后去世后,取而代之的逆鳞。

    龙有逆鳞触之必死,妙俊风便是皇甫凯的逆鳞。只要有机会,自己一定会为老师翻盘的。

    “呦!大哥不必如此激动吧!为了他值得吗?假如他还活着,你的这番言行会令他感动,会令他对你死心塌地的效忠。

    只可惜,他已经死了,就算不死也已经废了。你不会是想借着这个机会来向大家展示你的仁义吧!”

    站在紫凌风身旁的皇甫明阴阳怪气的向皇甫凯发起了言语攻击。他想借着这股东风,一举将皇甫凯搬倒。

    只要太子没了,那空下的位子,迟早要落到自己手中。

    “八弟,不要忘记了自己的姓氏和身体里流淌的血液。兄弟们在家里可以吵得不可开交,哪怕动手都可以。

    但到了外面一定要团结,不能让人看笑话,失了自己的身份和尊严。”

    “大哥,这话你就不对了。我觉得八弟说的很有道理。这一回,我站在八弟这边。二哥,您呢?”皇甫皓生怕火不够旺,适时又加了一把柴。

    “大哥,我劝你还是不要趟这趟浑水了。就让修罗人自己解决自己的矛盾吧!我们不宜参与。”皇甫从龙本不想说话,但在皇甫皓和皇甫明的哄抬下,他不得不开口说几句。

    “你们真的让我感到失望,只可惜我能力有限,不能让你们感到敬畏。要不是为了父皇和老师,这太子谁爱当谁当去!”

    “咦?大哥,这话可是你说的。妙俊风已经失踪了,我们暂当他死了吧!父皇的龙体一日不如一日,剩下的话我不好说。

    假如那一天来临,你是否真的会放下太子的荣耀,不去争那把位子呢?”皇甫明捕捉到了皇甫凯话语中的破绽,言辞犀利的向他发起了攻击。

    “我当然可以...”

    “可以什么!不会说话就不要说!妙俊风怎么收了你这样一个愚笨的学生!假如你真的主动放弃太子之位,放弃了去争位的雄心,你觉得你对得起你老师的付出吗?

    眼下的情形我们不难看出,你们几个兄弟的心很不齐,每个人都找到了自己的盟友。等到皇甫有德驾崩的那一天,恐怕就会是皇庭灾难降临的那一天。

    位子只有一张,但想要坐上位子的人却太多了。倘若你与你老师的身份对调一下,你看他们敢不敢对他不敬?你看他们现在还敢在这叫嚣吗?

    皇甫凯,身为明君自然需要有一颗仁爱之心。可在拥有仁爱之心的同时,霹雳手段是不能缺失的。

    你可知菩萨慈悲,也需要金刚怒目来震慑群魔。”

    妙俊风打断了皇甫凯的话,他真的很想上去踹他一脚。什么玩意儿!这还是男人吗?这心也忒脆了吧!

    “妙老,还请您先等一等,让大哥把话说完。”皇甫明很客气的对妙俊风弯身一拜。

    “等什么!他有什么要说的?我怎么不知道?现在我们讨论的是罗娇和罗坤雨的事,你们要争位子,要狗咬狗,等回到了皇庭慢慢咬去!

    还有,时间浪费的也够多了。今天老朽就把话放这了,罗娇谁也不嫁!就算要嫁,也要嫁给老朽指定的人!

    好了,这就这么着吧!大家都散场了,该干嘛干嘛去!”

    话不惊人语不休,这样的话也只有他敢说。假如换成另一个人来说这番话,说不定不等他说完,早就一个手掌从天而降把他给劈拍死了。

    “怎么?当老朽的话是放屁吗?都还杵在这做什么?难道要老朽亲自动手送你们走吗?”

    浩瀚的威压自妙俊风体内放出,他不会嘴上说说,假如再没有动静,他就真要亲自动手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