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百七十七章 治标还是治本
    疲惫的斯麦带着一抹失落回到了盟都的www..la他明白盟长的意思,他有他的难处,他有他的考量,毕竟光凭自己一家之言是无法让他相信妙老的。

    晚餐的食物很丰盛,但斯麦却没有一点食欲。对他来说,吃片面包和吃块牛排的滋味是一样的。

    “怎么?食吃不下吗?需不需要我帮你分担一些呢?”

    这道声音的出现,让斯麦立刻站了起来。他激动地说道:“盟长大人,您怎么来了?”

    “不欢迎我啊!那我走好了!”朗普做出一个转身欲走的动作。

    “不敢,早知道您要来,我一定让他们备上您最爱吃的蛋挞。”斯麦一个箭步冲上去,把朗普拦了下来。

    “好了,我来这是秘密的行动,没有人知道。大家都以为我在房间里睡着了。

    时间宝贵,我们就开门见山的说重点了。你是发自内心的相信妙老的话吗?他凭什么有这么大的魅力,让你毫无保留的相信他呢?难道就因为他出众的实力吗?”

    “不!我觉得是他的隐忍,哪怕到了最危急最关键的时刻,他都能让自己保持克制,并用另一种方式去化解眼前的危机。

    在他的身上我捕捉到了妙俊风的影子,我的心不停的告诉我,他很有可能就是妙俊风假扮的人。但您也知道,人心总会有失算的时候,尤其是在我被妙俊风打败后。凡是遇见强大的人,都会不自觉地把人往他身上引。”

    “这个我理解。没有一帆风顺,常胜的人生。在你这个年龄被一个年纪轻轻的小伙给打败,心里多少会留下一点阴影。

    别说你了,就算是我也是如此。再过几年我就要退休了,我可不想在我退休后被人说三道四。因而现在的每一项决策我都是在思考了无数遍后才下达的。

    少壮派不是经常说我们越活越回去了吗?他们说的没有错,可他们不知道的是,他们也是在说未来的自己,”

    “多谢您的理解。今晚您能来到我这,想必在您的心中已经有了决定。不管您做出何种决定,我始终会站在最前线,支持你的决定。”

    “这个决定当然需要你的支持,你也不看看促使我做出这个决定的人是谁!要是没有这个人,我会做出这个决定吗?

    教廷和祭祀殿的事情我们无法做主,联盟内部那些不安生的人也是时候给他们敲敲警钟了。假如不听劝告,那就让我们为西人国的未来充当一回刽子手吧!

    至于你说的黑暗势力,我们暂且不方便去动他们。我们必须要集中力量,去做一件事。你要知道,就算是我也无法主宰联盟的所有势力。”

    “有您的这句话就够了,其它的都不重要。您有没有感觉到有点饿?我这就命人去为您做蛋挞,桌上的美食我们可以先享受起来。”

    “你啊你!要是让其他人看到现在的你,你说他们会相信这就是令敌人闻风丧胆的铁血宰相吗?”

    好巧不巧,在斯麦家上演的一幕,近似的在修罗国皇宫的御书房内上演着。

    “妙老,您真的觉得有必要让国内大乱起来吗?只要群龙无首,那些宵小也就不会再折腾了。”罗乾坤用商量的口吻向妙俊风说道。

    “老朽承认你说的不无道理。可你的做法只是治标而不治本。

    紫杉和罗虎的确可以派强者大能去暗杀,但暗杀过后呢?那些原本与他们遥相呼应的势力或者个人,会随之转入地下,甚至是销声匿迹。

    这些人若是不除,同样的事还会在日后发生。当然,就算我们平定了内乱,日后的事谁也保不准,但有一点我敢肯定,那就是类似的谋反是不会再有了,类似的结盟也不会再有了。

    治标不如治本,江山永固,流芳百世的事谁也不敢保证。可我们却可以把我们身处这个时代的事给做好。

    儿孙自有儿孙福,我们能帮到他们的地方不会多,关键还是要靠他们自己。假如子孙不争气,即便我们留给他们一个太平的天下,也会因为他们愚蠢而让这太平盛世终结。

    以铜为镜可以正衣冠,以史为镜可以知兴替。身为一国之皇的你应该读过不少史书,这些大道理不用我去教,你也应该接触不少。

    想要以最小的牺牲去获取最大的利益,这个想法是好的。但我们在面对问题时,还得具体问题具体分析,不能凭借以往经验去断定特殊的事件。”

    “妙老,您知道我现在对您有什么想法吗?”罗乾坤没有去谈治标或治本的事,而是把话题引到了另一个地方。

    “有什么想法?觉得老朽盖世无双,英明神武?”妙俊风扬起眉毛,得意地说道。

    “不!朕感觉仿佛一下子回到了少年时期被太傅说教的时光。您刚才的言行跟那时的太傅实在是太像了!”

    “这有什么了不得的?老朽又不是没有给皇帝上过课!哼!那些皇帝不提也罢,年轻时还不错,岁月一长,年纪一大,个个都成了老糊涂,犯的错误是一件接一件,实在是气煞老夫也!”

    “妙老,您不是在变着法儿的骂朕吧!朕做事还是挺谨慎的,应该没有到您说的那个地步吧!”罗乾坤试探性的问了一声。

    “嗯,你还不错。不过,若是没有遇见老朽,说不定就要犯和他们同样的错误了。好好安排一下吧!留给我们的时间已经不多了。”

    “请您老放心,备战的事朕已经在紧锣密鼓的进行了。只是有一件事朕要向您请教一下。”

    “但说无妨!”

    “哎!您不是说您要亲临现场,指挥战斗吗?朕想问一下,您想以什么头衔出征,军旗想做成什么样子的呢?”

    “头衔嘛!你就封我个大将军吧!军旗不用太花哨,一个大写的妙字就行!

    嘿嘿嘿!老朽的妙字大旗可不会弱于妙俊风的妙字旗!老朽要让那些人知道,姜还是老的辣!”

    “朕明白了,其实就算您不出征,他们也明白您的狠辣,明白您这块老姜比那块嫩姜要辣不少!”

    “好小子,跟老朽在一起久了,这骂人的水平渐涨啊!老朽身上那么多的优点,你怎么就只学到这个了呢?”

    “不敢当,不敢当。能够学到这点微末伎俩已经很了不起了!日后还请您多多关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