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百八十章 地狱式训练 二
    妙俊风率领大军的前进速度很慢,这让一些人觉得,他只是嘴上严厉,实际上对他们还是很照顾的。

    然而,当大军行进到一片崇山峻岭之后,那些原本抱有幻想的人瞬间开始觉得,地狱般的生活就要开始了。

    “我们在这里驻扎三天,三天的时间里,所有的伙食自理。你们若是能捕到野兽,那恭喜你们可以加餐了。

    若是你们吃到毒菇毒果,那你们只好祈求上苍,看他收不收你们了。下面,解散!”

    妙俊风的命令让大多数人摸不着方向,早就习惯了衣来伸手饭来张口的他们对于这样的挑战有些无所适从。

    反到是那些冒名顶替来的人搓着双手,做出一副跃跃欲试之状。

    转眼间,场面上的风向一下子变了。原本不被世家子弟放在眼里的下等人,现在被捧成了香饽饽。在每个人的身后都会围着一大群拍马屁的人。

    “妙老,您觉得这样做合适吗?万一真出现伤亡,我们可不好向父皇交待啊!再有把三天的时间耗在这,我觉得有点不值。”

    妙俊风笑看着罗娇回道:“娇娇啊!你只看到了问题的表面,却没有看到实质。这帮兔崽子若是不进行最初一轮的筛选,谁知道哪些是金子,哪些是银子,哪些是废铜烂铁?

    新兴势力想要崛起除了自身的努力外,也需要老势力的支持。眼下不就是在磨合中吗?

    另外你在看,在权贵阀门中,真有本事的人可没有去向那些新势力低头,他们正以自己的本事在集聚大伙,领导大伙。

    三天的时间说长不长,说短不短,但大浪淘沙,一部分人很快就会被刷下来了。”

    “二柱,虽说放任他们不管,但你给我盯紧点,别真让他们毒死了。这帮兔崽子,野外生存的本领还真不如一只兔子。”

    时间一天天的过去,三天的时间里还真让妙俊风发现了几个不错的苗子。

    “那几个人是什么来历?”妙俊风把罗娇喊到身旁问道。

    “有几个没见过,不过其中一个我是知道的。他是欧阳家的第三代嫡系,名叫欧阳策。”

    “欧阳策!好名字,人如其名,不仅有谋略,也很果断。欧阳家应该会在他的手上再度崛起!”

    “呦!妙老,很少听到你这样夸人哦!您不会想收他为徒吧!”罗娇娇嗔的问道。

    “不!收徒是件很严肃的事,不是说收就收的。有二柱我就已经很满意了。对了,一提二柱,我想起来了,你赶紧让他们集合,我有话要说。”

    一刻钟后,数万将士集中到了一起。他们有的人面黄肌瘦,有的人容光焕发,更有甚者面色苍白。

    “将士们,三天的假期让你们几家欢喜几家愁啊!等一会,本大将军会救死扶伤,对那些食不果腹和身中轻毒的人进行救治。

    在此之前,本大将军想请诸位看下二柱将军的演示。等他演示完了,你们每个人都要学着他的样子,没有本大将军的命令,不得终止这个样子。

    哼哼!假如有人敢耍小聪明,那很好,本大将军会让他们品尝一下老朽的得意之作,这个作品可不是任谁都可以品尝到的。”

    妙俊风的话让将士们的内心“咯噔”一下,他们明白眼前的这位老人可不是邻家老大爷。他若想收拾你,你还真不敢有脾气。

    二柱在大家的关注下,走到岩石山体的旁边,用力击出一拳。

    “轰”的一声,大块大块的碎石伴随着他这一拳滑落在地。

    他选了一块最大的碎石,削去棱角,做成了一个近似于椭圆形的磨盘。

    之后,他跃上山体,来到一株古树旁,催动战气,采用螺旋形的切割方式割下长长的一截树皮。

    没有风干的树皮很有韧性,用它来包裹石块,可以让石块安稳的在里面待上相对偏长的一段时间。

    当二柱完成所有的动作后,此时的他就像是背了一个乌龟壳在身上。

    “大家都看明白了吧!你们都很聪敏,一遍的演示足够了。当然,我不会像要求二柱那样要求你们,但你们身上背的石块,最少也得是五十斤。

    好了,离太阳下山还有半日的功夫,你们就开始吧!若是明天早上,本大将军见不到你们的乌龟壳,哼哼,你们自己看着办吧!”

    “哄”的一下,数万将士你争我赶的去开凿岩石了。越往后这岩石越坚硬,越往后想要取到树皮就得去更高更深入的地方。

    “妙老,您这不是折腾他们吗?若让他们背上这个,那我们的行军速度不就真的有如龟速了?”

    “丫头不傻,龟速总比送命好。养尊处优的他们,若是体能跟不上,即便不让他们上战场,可等到敌军追来了,你觉得他们有多少人能逃得掉?

    什么叫金蝉脱壳?当他们脱下乌龟壳的时候便叫金蝉脱壳。”

    翌日清晨,妙俊风看着这群“龟兵”,脸上露出了淡淡的笑容。

    见到这个笑容,三军将士心中那悬起的石头总算是放下了。能够让这位老人家感到满意,实在是件不容易的事。

    大军再度前进,原本每天可以行走百里的路程,现在只能行走一半。就这一半的路程,已让大军中的大部分人累的气喘吁吁,感觉自己的腿已经不是自己的腿了。

    当天晚上,妙俊风在营地内支起了百口大锅。每口锅内都被他投入了大量的药材,有些药材还是活蹦乱跳的活物。

    熬啊熬,熬啊熬,一直熬了三个小时,妙俊风才停下手中的活。此刻的他,双手的袖子卷起,身上的衣衫湿透。

    “你们这帮兔崽子,为了你们,可把我这副老骨头给累散了。下面排队,一人舀一碗,给我一口气喝下去。

    罗娇,二柱,伙头军的人不用喝,凡是背乌龟壳的,必须给我一人一口喝完它。”

    在妙俊风的强势镇压下,每个人不得不摁着头皮,在他的眼前,喝下这碗“神仙汤”。

    说来真的很神奇,第二天早上起来的大伙,发现自己的身体不乏累了,走起路来也有劲了,身体灵巧的像是插上了一双翅膀。

    妙俊风见到他们的表情,没有多说什么。只是让他们穿戴起龟甲,继续往前线开去。

    这一日他们仍然没有行军百里,但却比昨天多行走了二十里。

    夜晚,“神仙汤”的待遇继续,他们不再抵触,而是争先恐后的去争抢这一碗“神仙汤”。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