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百九十五章 又见霍尔斯
    “斯麦,有没有兴趣跟我去紫衫城走一趟?”离开后的妙俊风直接来到了斯麦住的营帐。

    “紫衫城?您不是在开玩笑吧!现在去那里不是自投罗网吗?紫衫王可是坐镇在紫衫城中啊!”斯麦放下手中的咖啡,一脸惊讶的站起来回道。

    “兵行险招,最危险的地方有可能会是最安全的地方。想要掌握到紫衫王的最新动向,不去紫衫城怎么行?光靠派出去的斥候收集回来的情报,不是不够用,而是很不够用。”

    “妙老,我到是没什么,就算进入城中也不会引起城中强者的注意。到是您,您可知就算是在白天,您的光芒也比金子亮多了。”

    “哦!亲爱的斯麦,感谢你的称赞,我很受用。难道你忘记了,我会易容术吗?假如我变成这样呢?”妙俊风摇身一变,变成了所罗门的模样。

    “这个好,和我很配。两个同是西人国的人进入紫衫城,就不会显得太另类了。只是在称呼上,我该如何称呼您呢?”

    “你就称呼我爵爷吧!而你是我的老管家。”妙俊风想都没想的,就给了斯麦一个答案。

    “也行,没想到我如今的身份又多了一个管家。我想这一趟的旅程应该会很有意思。”

    话不多说,妙俊风把手往斯麦的肩膀上一搭。随后,两脚连迈,带起斯麦就冲向了高空。

    “哦!上帝啊!我竟然飞起来了!这可是我在小时候就想实现的梦想。没想到这个梦想竟然会在这里实现,难道说上帝让我的后半辈子都要追随您吗?”

    妙俊风被斯麦的话给逗笑了,老小老小,斯麦现在越来越返老还童了。如今的他哪还有一点铁血宰相的模样。

    “你要追随我也不是不可以,只是一旦追随我,你就必须忘了自己曾经的身份。就像现在的我,虽然根在皇庭,但对待皇庭的态度确是中立的。”

    “妙老,您的话我会考虑的。现在就让我回答您,那绝对是对您的不尊重。

    感谢您对我的垂爱,假如我年轻三十岁,一定会毫不犹豫的答应您。现在的我已是日暮西山,来日无多。就算追随您,也陪伴不了您多久。”

    “那可未必,等我去了盟都,见到教皇,说不定可以为你讨一个信仰之术。这样你不就可以多活几十年了吗?”

    “谢谢,不过我还是想修习东方的神术,我觉得这更有挑战性。”

    “哈哈哈,你看!谁说我们的斯麦老了,他不还是和以往一样,充满了斗志吗?”

    在他们俩的有说有笑中,赶路的时间过得很快。半个小时后,他们二人选择了紫衫城外一处僻静的地方降落而下。

    “爵爷,我们进城后的目的地您有选择好吗?”

    “厉害啊!这么快就进入角色了。你可比我手底下的那帮狼崽子要好教多了。”

    “爵爷,好歹我也虚活了五十多年,比他们年长三十多岁。要是连这点本事都没有,那我可就真的白活了一世。”

    “也对!走,我们去茶馆,城内最有名气,人气最旺的茶馆就是我们要去的地方。”

    还未进城,守门的士兵就把妙俊风和斯麦拦了下来。

    “请你们跟我到旁边的屋子去——

    网友请提示:长时间阅读请注意眼睛的休息。:——

    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一下,有些手续需要你们办一下。”士兵说话的语气很客气,可就是这客气的态度让他们俩感到了警惕。

    “咚咚咚”的三下敲门声,士兵为他们俩打开了木屋的大门。

    一入木屋,妙俊风和斯麦被眼前出现的一个人给惊了一下。祭司殿的霍尔斯此时正惬意的靠在椅子上,一手端着果盘,一手拿起一颗樱桃缓缓的送入口中。

    “咦?斯麦,你怎么到这来了?你不是应该在盟都吗?”霍尔斯见到来的人是斯麦,立刻收敛起慵懒之姿,挥了挥手,让士兵退出了木屋。

    “霍尔斯,我也没想到在这里能见到你。我是受盟长所托,来前线看一看。不管是紫衫王也好,还是修罗皇也罢,盟长想通过我获知前线最新,也是最真实的情报。”

    “原来是这样。按照你的路线,修罗皇那边你应该去过了,能否为我说说那边的情况?尤其是妙明率领的那一支军队的情况。”

    “霍尔斯,你觉得我会告诉你吗?再有就是,你凭什么觉得在你的询问下,我就一定会告诉你,你想知道的答案呢?”

    “斯麦,在我这里就收起你的架子吧!假如站在这里的是教廷的大主教,说不定我还会忌惮三分。可谁让站在我面前的是一个没有还手之力的你呢?”

    “霍尔斯,你可以小看我,但不可以小看我身边的这位。他可是教皇大人亲自委派到我身边的。对我不礼貌到没什么,但若惹他不高兴了,你知道后果的。”

    “哼!别拿教皇来压我!我不是吃素的!嘿嘿,不过,对他老人家我们还是要尊重一下的,你说是不是呢?

    这位阁下您好,在下祭司殿第七使者霍尔斯,不知阁下贵姓?”霍尔斯向妙俊风行了一个标准的西方礼节。

    妙俊风不慌不忙的对他点头微笑了一下,随后说道:“我叫妙明,你不是很关心我的行踪吗?现在我就站在你的面前。”

    “什么!你,你,你怎么可能会是他?你身上明明充满了信仰之力!”霍尔斯头一次露出慌乱之色,连带着身上的气息都出现了不稳之势。

    “这有何难?难道你忘记我在群英会上说的话了吗?西人国我是去过的,在那里和在东方,对我一点区别也没有。”

    霍尔斯深吸一口气,努力让自己的情绪平复下来。约莫十个呼吸过后,他才再次开口说道:“妙老,您和斯麦的胆子也太大了吧!你们难道就不怕被认出身份后,插翅难逃吗?”

    “这话你就说错了。我若要走,没有人能拦得住。再说,我来这又不是大张旗鼓,搞什么阴谋暗杀。我来此,只不过是想好好的喝口茶而已。”

    “喝茶?呵呵,妙老,您当我是三岁小孩吗?喝茶非要到这里喝吗?在你们大军驻扎的附近,也有大城池,我就不相信在那里会喝不到茶。”

    “你说得对,也可以说不对。我想喝的茶乃是紫衫城特产,如今是战争时期,货物流通不畅已有半年之久。你觉得我若想喝到这种特产茶,在附近的城池中能喝到吗?

    这种特产茶的年产量本就稀少,紫衫王也是严格控制它的输出。哎!我跟你解释那么多干嘛!你一个喝咖啡的,跟我不是一个道上的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