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百零九章 墨青峰
    “啪啪啪”的鼓掌声响起。

    若是掌声来源于己方阵营,那还说得过去。可偏偏这掌声出自紫杉大军一方,而拍手的却是一名看上去温文尔雅的青年。

    “你是谁?”二柱不会因为他的掌声就对他客气。

    “疯魔是吗?你很不错,可愿到我麾下效力?我保证,在你归顺我后,我会让你的名字响彻整个寰宇。请记住,是整个寰宇,而不是三个国度。”

    “你还没有回答我的问题,你是谁?”二柱本就一根筋,在他没有回答自己的问题前,其它的都是浮云。

    “大胆!站在你面前的乃是伯爵级世家墨家的第三代嫡系传人墨青峰,识相的话赶紧向公子道歉!”一名老者站到墨青峰身前,对二柱大喝道。

    “啥?墨家?是卖纸墨笔砚的家族吗?我不感兴趣,我是一个战士,不是一个文人!”二柱回的理直气壮,没有丝毫讽刺之意。

    可就是因为这样的语气和神态,让刚才的那位老者变得更加愤怒。在他看来,这是对墨家的挑衅,是在亵渎墨家。

    “小辈,拿命来!只有以你的鲜血才能洗刷你对墨家的不敬!”老者气势汹汹,身影连动,眨眼间就出现在二柱的眼前。

    他那一双看似枯老的右手,才此刻充满了爆发力和生命力。仿佛拿捏住二柱的脖子,对他来说,是最开心的事。

    “燃!”二柱不傻,立刻让山形火焰出现在自己的面前,抵挡在老者探来右手的正前方。

    “嗤嗤”声响起,火焰灼烧着老者的右手。但老者的右手却熟视无睹,仍然一往无前,一副不达目的誓不罢休的态势。

    “啊!”的一声惨叫很快响起。可令人想不到的是,惨叫之人不是二柱,而是气势汹汹杀过去的老者。

    “你一个长辈出手欺负一个晚辈,还要脸吗?老朽身为他的师父,怎能亲眼目睹自己的徒弟在眼前受辱呢?

    在老朽看来,不给老朽徒儿面子就是不给老朽面子,既然不给老朽面子,那老朽就会狠狠地把你踩在脚下。

    原本老朽是准备杀了你的,可谁让老朽的徒弟争气,让老朽感到很开怀呢?因而,你的这颗头颅今天就暂时寄在你的身上吧!”斜躺着的妙俊风,半睁着眼,用一副慵懒的口吻对墨家老者说道。

    墨家老者捂着自己受伤的手掌,没有多说什么。转身就向墨青峰的身边返回。

    “呵呵,不愧是墨家长老,果然识相。老朽还等着你出手呢!”

    从背后传来的话,让行走的老者身体颤了颤。若不是在他的心中有一个声音一直在阻止自己,说不定眼下的自己就魂归黄泉了。

    “想必您就是妙明妙老吧!今日一见,您果然有仙家风采,刚才家人多有不敬,还请您大人有大量不要放在心上。”

    墨青峰的话说的很有水平,既安抚了老者,又向妙俊风表达了自己的歉意。

    “不愧是墨家第三代嫡系。之前的事就此翻篇,只是日后若有人再敢冒犯于我,请不要怪老朽狠辣无情。”

    “那是自然。不过,身在世家也有身为世家之人的难处,族长的命令不容违背,家族的意志不容违抗。

    我们墨家虽谈不上名门望族,但在世家林立的族群里还是有点分量的。今日家族派我来此,是为了化干戈为玉帛,造福一方百姓。

    我自知能力有限,但一想到能为一方百姓尽一点绵薄之力,我就难免心动。故而,在家族派发了这个使命后,我便毛遂自荐了一把。

    一家人不说两家话,修罗皇庭和紫杉王本就同出一族。他们之间的矛盾是兄弟间的矛盾,不是敌我矛盾。因此,我觉得双方没有必要进行到兵戎相见的地步。

    今日我来此,是想为双方谋福祉,谋出一个折中的方案,让双方都感到满意。

    个人生死事小,百姓安危为大、我们不能因为个人的问题,就弃黎明百姓于不顾。

    如今,紫杉王爷和妙老您二位正好都在场,我们不妨坐下来好好谈一谈,兴许在我们友好的氛围下,这火烧眉毛的事就解决了。”

    “本王没有意见,若是能这样处理那是最好。本王也不愿见到血流成河的景象。”紫杉王附议了墨青峰的话。

    “老朽有意见,老朽才不会明知是坑还往里面跳。老朽是老糊涂了,但还不傻。别以为你们葫芦里卖的什么药老朽不知道,这样的小聪明是上不了台面的。”

    “妙老,我不知道您为何会对我们有如此大的误会。难不成就因为先前的一点小过节吗?若是如此,我觉得这和您的身份气量有点不符。”

    “不错,能沉得住气,能把自己的真实意图完美隐藏。只要再给你点时间,你会成为世家子弟第三代中的风云人物。

    青峰啊!老朽劝你还是不要趟这趟浑水了,不就是要娶皇甫珠吗?实在不行,直接把这桩婚事推了。世上的姑娘有很多,你应该娶一位贤内助,而不是一个麻烦精。

    你长得又不丑,家世也不错,追求你的姑娘没有上千吧,几百总归是有的。

    老朽是过来人,对你说的都是肺腑之言,你不妨好好考虑一下。”

    妙俊风此话一出,站在阵营中的皇甫明瞬间毛了。他一步跨出,指着妙俊风大喊道:“妙老贼,你眼见大事不妙,故意把话题扯远。我妹夫是何等人?你这点挑拨伎俩在他的面前就是天大的笑话!

    你若怕你就直说,不要这样拐弯抹角,祸水东引。你的状态大家都知道,你又何必苦苦支撑呢?就算撑得了一时,能撑得了一世吗?”

    妙俊风没有理会皇甫明的咆哮,轻轻一笑的继续对墨青峰说道:“青峰啊!看到了吧!人都还没过门呢!你已经成他妹夫了!

    如今的狐假虎威已经气焰嚣张,倘若婚事一成,即便你想做一个大贤,也会被他们兄妹给拖累。

    世家子弟的竞争本就残酷,凭你的聪慧才智应该能由此及彼,联想到今后的事。

    多的话老朽也不说了,免得他会冲过来,像疯狗一样的咬我一口。忠言逆耳利于行,还望你听之,想之,然后行之,切莫一失足成千古恨!”

    墨青峰的神情没有变化,但内心却被妙俊风的话给晃动了。他深吸一口气,让自己的心境平复下来。他不想因此,而被妙俊风夺过节奏的指挥棒。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