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百一十六章 分裂的妙家
    凭妙俊风的能力,现在完全能去第四层。但他还是止住了脚步,静心坐在第三层阁楼的蒲团上。

    “咚咚咚”的脚步声响起,所罗门和麒麟回来了。

    “呦!妙老,您这是修炼了什么秘术,一下在返老还童了!您这秘术要是传到外面,那不知会让多少人心动啊!尤其是美丽的仙子们!”

    “所罗门,是不是很久没跟我斗嘴了?怎么一见面就要掐我呢?我们还能不能在一起愉快地玩耍了?”

    “大哥,二哥是想您了。您是不知道,这一路回去,他是没少嘀咕您。没有您的日子,对他来说就好像没有阳光的世界,一切都变得了无生趣。”

    “咦?一段时间不见,麒麟的口才渐长啊!他会觉得人生了无生趣?我看这太阳还是从东方升起,在西方落下。等什么时候,太阳从西边升起了,你的话我就信了。”

    “你看,我就说吧!他不相信我,他怀疑我对他的感情!哎!真是了无生趣啊!”所罗门摇着头,做出一副悲苦状。

    “好了!我知道你们想我,现在不是团聚了吗?快跟我说说上面的事吧!我很想知道妙家和小凯现在怎么样了。”

    “就让麒麟来说吧!不然,会把我气坏的!”所罗门双臂环抱,在妙俊风的对面坐了下来。

    “大哥。现在的皇庭可以说三分天下,在这三分天下中,皇甫凯的实力最弱小。

    他之所以能撑下去,是因为有两大助力。一个是来自西人国嘉德家的力挺,还有一个便是来源于忠于您的手下。

    荀记,赵有德,吴海,葛玄等众多老谋之人在半年前就投到了皇甫凯的门下。后来,凯强,邹统,孙伟等人也是赶了过去。

    可以说,只要是忠心追随你的心,现在都效力于皇甫凯的麾下。”

    “等等!你刚才用的是投这个字,难道妙家在我离开后出现变故了吗?我那徒弟安忠,现在如何?”

    “大哥,我说了,您可千万不要动怒。安忠在您消失一段时间后,就被家族里原先跟他不对路的人给暗杀了。

    现在的妙家,除了以上我说的那些人外,其余的都投靠到了皇甫从龙的麾下。用他们的话说,他们是从龙之臣,未来的妙家定能立于世家之林。”

    “世家之林?这些人把世家想的也太简单了吧!想要成为世家,不仅在实力上有要求,对年限更是有苛刻的要求。

    皇甫从龙的实力是不错,也最有可能在最后的争夺中夺得皇位。但他背后的势力会让他在坐上皇位后,龙椅还没捂热,就被群起而攻之。

    你继续往下说,我不再打断你,客观的事实有助于我们制定出符合实际的作战策略。”

    “就像大哥您说的,皇甫从龙的势力现在很大。整整半个皇庭都在他的掌控之下。而且西人国对他的援助简直可以用匪夷所思来形容。

    不过,西人国派来的援军不是联盟的军队,而是祭司殿的。在我和二哥的侦查中,我们发现,在祭司殿的军队中,还有一支隐秘的部队,部队中的人给我们的感觉很阴暗,很冰冷。

    这种感觉我们先前也遇到过,就是在嘉德城你与血族战斗时我们感觉到的。

    因而,我和二哥推论,皇甫从龙不仅是获得了西人国祭司殿的全力支持,更是获得了血族的支持。”

    “血族?原先我也只是一种猜想,现在我可以肯定了。在皇甫从龙的身体里应该有血族的血液。他在等,等到时机成熟时,便会让自己彻底转化成血族成员。

    如此一来,他的实力为何进步迅速,为何在发出天道誓言后,不被天道制裁就能说的通了。

    他这是在和魔鬼做交易啊!藏的可真深,这样的敌人才是最可怕的,一旦动手,绝对会是致命的一击。”

    “是的,我和二哥也是这么认为的。皇甫明和皇甫皓结成了联盟,占据了整个朱雀域。他们背后的靠山除了朱雀域的军方,还有来自林家和墨家两大世家的支持。

    皇甫从龙一直想对他们动手,但害怕他背后的两大世家会联合其它的世家向他发难。因而,他对朱雀域的进攻一直停留在小打小闹的程度上。

    说出来您也许不相信,在朱雀域的前线上,作战最勇猛的当属妙家军。我们若不是亲眼所见,也不会想到,妙文率领的妙家军竟然会如此善战。”

    “等等!你说妙文?他的修为应该被我给废了,怎么可能这么快就修了回来?你们有近距离观察过他吗?有在他身上发现黑暗的气息或者是血族的气息吗?”

    “这个到没有,但我们在他的身上感觉得到了另一股不寻常的力量,至于是什么力量我们也说不来,也许等您见到了就会解开答案。”

    “咦?我们伟大英明睿智的所罗门王不是无所不知吗?他怎么也不知道这股力量是什么呢?”

    所罗门白了妙俊风一眼,随后说道:“只有不断学习才能不断进步,我是博学,但那是曾经。被封印这么久,有些知识慢慢的也就会遗忘了。

    你要是被封印上千年,说不定还不如我呢!”

    眼看他们就要掐起来,麒麟赶忙继续说道:“大哥,我觉得我们现在最该关心的是皇甫凯,虽说他的太子之位名正言顺,有不少老臣和名门世家支持。

    可一旦皇甫有德驾崩,他的太子之位也许便会立刻失效。您也知道,太上皇其实并不喜欢他。要不是看在皇甫有德的份上,还有顾及到自己的名声,说不定现在就把他的太子之位给废了。”

    “你说的我明白,但我们暂时回不去。假如在我们回去前,他死了,那也只能说明我和他的缘分很浅。

    该留给他的我都留给他了,若是连支撑和防御都做不好,那他真的会让我感到相当失望。”

    “俊风?这话是什么意思?难道你留了什么后手?”

    “你们还记得二柱吗?在危急时刻,二柱会出手救他的。因此,我才说,他若死了,那我真的会感到相当失望。”

    “远水救得了近火吗?”麒麟问道。

    “那就得看他知不知道变通了。制符师公会和炼器师公会可是有传送阵的。”妙俊风把头一偏,目光眺望向皇都的方向。似乎在这一刻,他一眼便望到了那个让他担忧的学生。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