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百一十八章 再遇百里翠鸣
    站在扩大了几倍的妙城前,妙俊风忍不住的感慨道:“二柱这个徒弟还是不错的,妙城有如此规模,他是费心了。”

    “大哥,我觉得在收徒弟这件事上。您收下二柱,是最明智的选择。假如你日后在选徒弟时,都能像选二柱一样,你还担心你的门庭不发扬光大吗?”

    “麒麟啊!你看俊风像是开宗立派的样子吗?他是闲云野鹤,不是锁在笼中的百灵鸟。”

    “喂喂喂,怎么话到你的嘴里就变味了?难不成你是嘴巴没味道了,想吃点辣的?”

    看到大哥和二哥斗嘴,麒麟感到很开心。这样的日子,就算没有尽头,自己也心甘情愿。

    妙城的城门口有守门的士兵,但他们只是威严的站在那,不会对路人进行盘剥和审查。

    住在妙城内的百姓和过往的客商,对妙城的守军那是赞不绝口,也很喜欢这里的风气。不然,二柱也不会几次对妙城进行扩建。

    “俊风,当年你制造出的那条护城河现在都已成为内城外的景观河了。不知道在妙城的百姓中,可有人记得在这里曾经爆发过的精彩战役呢?”

    “往事随风而去,老一辈人也许记得,年轻一辈很少有人能记住了。他们只知道这里是无忧忧虑生活的地方,哪还会去了解曾经的过往。

    历史就是这样,经过一代代的沉淀,能够拥有先辈遗志的人将会越来越少。正因为少,才会觉得他们可贵。”

    “打住!停下你的长篇大论!你往那边瞧!”

    顺着所罗门的话,妙俊风和麒麟把目光不约而同的朝他指的方向望了过去。

    “哼!你们懂什么!在这里可是爆发过惊天之战!皇庭的妙俊风驾驭水龙大战修罗国几十万大军!那一站简直可以用惊天地泣鬼神来形容!”百里翠鸣双手叉腰,气呼呼的喊道。

    “百里小姐,你这可是犯了众怒啊!你怎么能为一个敌人说话呢?他不是我们修罗国的人,就算他本事再大,也不值得我们去追捧!”一位风度翩翩的公子哥,手拿折扇,慢摇轻扇的回道。

    “西日庆,别以为我不知道你们一直记恨妙俊风,连带着把妙这个字都记恨上了。这座城原本的名字也不叫西日城,而叫黄城。

    自你们西日家族来此经营后,黄城变得日益繁华。因而在当时,紫杉王允许你们把城池的名字改成西日城。

    今天,西日城之所以被妙城取代,那是因为妙老的功绩无人能及,连紫杉王都被他给打跑了。

    你们西日世家若是想在这里好好生活,就不要那么多事。今天纠集这帮人,明天纠集那帮人,二柱那根木头不在乎这些,本大小姐却不能不在乎。

    本大小姐可不能让安宁繁华的妙城,因为你们这帮蛀虫而变了味!”

    “百里小姐,请注意你的言辞。这里是妙城,不是帝都。百里家族的影响力辐射不到这里。我西日家族虽说是个小家族,但还不是你一个百里家族可以肆意侮辱的!”

    “哼!别以为本大小姐不知道,不就是请了几个皇庭的人来做客吗?有什么了不起的!今天也是本大小姐心情好,出来劝劝你,要是换做平时,我才懒得去管这破事呢!”

    “劝我?本少喜欢结交天下各路英豪,请几个皇庭来得朋友怎么了?难不成我请他们来,会影响到皇庭与修罗国的关系吗?

    你可别忘了,皇庭在不久前可是刚和我国缔结永世修好盟书。我们两国现在是盟友关系,你若在此混肴是非,小心我到陛下那里告你一个破坏同盟之罪。”

    “切,有本事你就去告啊!就这破盟书有用吗?皇甫从龙还没坐上皇位呢!就算他坐上皇位,你觉得他还会拿这份盟书当盟书吗?

    一个对父亲不敬,对长兄不恭的家伙,他配成为一国之主吗?”

    百里翠鸣没有意识到,她的话已经引起了部分人的不满。对他们来说,皇甫从龙就是他们的天,有人敢说天子的坏话,那自己就不得不出手,以示惩戒。

    “百里小姐,你必须要为你刚才的话道歉!从龙大人的名讳不容他人诋毁!”一名身穿青衫的男子从人群里走了出来,面色不善的对百里翠鸣低喝道。

    “你是谁?皇甫从龙的名字凭什么不给人提?难道对他非要歌功颂德,除此以外,一点杂音也不许有吗?哼!这样的人心胸实在太小,他不配坐上那个位子!”

    百里翠鸣来劲了,你越是让自己服输,自己偏不服输。自己今天就是要跟皇甫从龙杠到底了!

    “百里小姐,这可是你逼我的。亵渎大人那是死罪!看在你不是皇庭人的份上,死罪可免,但你一定要跪下,为你刚才的言行赔罪!”

    青衫男子言语一出,让西日庆都觉得有些过了。倘若百里翠鸣仅仅是百里家的千金那也就算了。可在这妙城,有谁不知道,他是城主的心爱之人呢?

    一提到城主,疯魔二柱这四个字就会蹦入人的脑海里。十年里,他南征北战,参与了大大小小数百场战役,每一场战役都是身先士卒。

    如今的他,凭借着昔日的光辉战绩和真实实力,成为了妙城名至实归的城主。

    “青衫兄,我看这事就到此结束吧!百里小姐好歹是百里会长的独女,你若是让她跪在这向皇甫从龙大人赔罪,后面的事就会变得不好处理了。”

    “庆兄,其它的事都可以商量,唯独这件事不容商量。从龙大人在我们心目中的地位有如神明。亵渎神明,那可是死罪!如今我只是让她跪下,已经算是小惩大诫了。

    再有,我是皇庭人,百里会长即便身为修罗国制符师公会的会长,也无法对我怎样。除非,他向制符师总会申请,调到皇庭去当会长。”

    张青衫的话让西日庆哑口无言,他有点后悔了,后悔把这帮极端分子接到妙城。刚才的话,他是明摆着把自己也拉到了修罗人的对立面。

    “是谁在这里大言不惭啊!这里是妙城,不是修罗国,也不是皇庭。谁要想耍威风,就给我滚回自己家里去!在这里容不得他放肆!”

    雄厚的声音响起,百里翠鸣一下子咧嘴笑了起来。她就知道他一定会来救自己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