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百一十九章 张青衫
    西日庆的脸色在听到这个声音后,立马变得煞白。

    “青衫兄,我们还是赶紧离开吧!和城主发生冲突是不智的行为!再有谁也不知道妙老是否就居住在内城里。若是惹他老人家不高兴了,那对我们来说将会是天大的灾难!”

    “庆兄,你不用害怕,今天就算是妙明来了,我们也能安然退去。既然你愿意为从龙大人效力,那我们就是自己人。

    对自己人,从龙大人向来不吝啬。在我来之前,他已经授意我帮你夺回西日城的控制权。一旦西日家重新掌权,你可就摇身一变,变成了西日家的中兴之主。

    所以说,庆兄,在这件事上我们不能退。你一定要跟我一样,向从龙大人展现自己的忠心。”

    西日庆心里很气愤,这下到好,直接点明了。眼前这事若是过不去,那西日家很可能因此而被逐出妙城,甚至会被连根拔起,不复存在。

    张青衫心里暗笑一声,随后把目光锁定在向自己这一群人走过来的那个人身上。

    这个人步履沉稳,气息深厚,一身血气内敛,目光深邃。一头竖立的短发,更是增添了他的刚毅。

    疯魔二柱,他的出现,立刻让这里变得寂静无声。

    “不相关的人速速离去,我给你们十个呼吸的时间。”二柱不想伤及无辜,同时也是给西日庆一个机会。

    妙俊风凭借其元神之力,释放出一个结界,让他们一行三人站在原地。

    “西日庆,我给了你机会,可惜你没有珍惜。西日家会因为你今天愚蠢的决定,而永远的消失在妙城。”二柱的目光很冷,语气也很寒。

    “城主,你怎么就知道庆兄的做法愚蠢呢?说不定他做出了一个伟大的决定!

    你知道吗?大人原本是不准备派我来的,但经不住我一再恳求,还是派我来了。在我心中一直有个疑问,我必须要亲自来到这里才能解决这个疑问。

    呵呵,你想不想知道我的疑问是什么呢?这个疑问对你来说很可能也是最关心的。”

    “我不想知道你的疑问是什么。我只想亲手把你们撵出去!来吧!我知道你想和我战上一场!”二柱抬脚往前迈了一步,身上的气息瞬间外放。

    “吼”的一声虎吟,在二柱气息外放后凭空响起。眼下的二柱已成为一只准备觅食的猛虎,一身的热血开始一点点的沸腾起来。

    “城主,你我一战是免不了的。只是你觉得我们在这里战斗合适吗?你就不怕伤到城内的居民,伤到睡在内城的妙老吗?”

    张青衫的话触碰到了二柱的逆鳞。师父是他最尊敬的人。为了保存师父的尸身,二柱想尽一切办法,为他造了一具万年冰棺,

    把师父送入里面,就像是师父睡着了一样。只要冰棺不毁,肉身便可保持不腐不坏。

    “你放心,就算整个内城被夷为平地,师父也不会有事的。说不定不等你动手,师父他老人家就会出来活动一下筋骨。”

    “是吗?那真是太好了。早就听闻妙老神通广大,有如陆地神仙。今日若能一见,定当虚心请教。”

    “看来皇甫从龙还是放不下先前的那笔账啊!眼看十年都过去了,他怎么还是念念不忘呢?我知道他一直派人在打探师父的去向,认为师父可能在那一战过后,寿元无多,就算再能熬,也熬不了几年。

    妙城对他来说有很大的战略意义。得到妙城,就等于打开了修罗国的西门户。等到他统一了皇庭后,修罗国就是他的下一个目标,或者说是潜在目标。

    因此,师父的生死对他来说极为重要。若师父还活着,那他定不敢妄动。若师父仙逝,妙城他是要定了。

    张青衫,在我面前你就不要演戏了。想要见我师父,很简单!打赢我,把我打到不能动了,最好是快要我命了,说不定师父就会按你们的意思,出来走个过场。”

    “好!城主是个痛快人,那我也就不再遮遮掩掩了,我们半空中一战吧!”张青衫双手一背,扶摇直上,如清风飘向高空。

    二柱眉毛一抬,单脚一跺,如猛虎下山,携带王者之势冲向高空。

    “青鸾,祝我一臂之力!”张青衫飞升至高空中的第一件事,便是召唤出自己的式神青鸾。

    青鸾虽没有朱雀那样有名,被封为神兽。但它的实力决不可小觑。俗语说凤鸾和鸣,在青鸾的身上可是有凤凰的一丝血脉。

    “定身术,急急如律令,敕!”

    一个大写的“定”字,转瞬即至,稳稳地遁入了二柱的身体中。

    “烈天战气,开!”现在的二柱可不是曾经的二柱,对战经验丰富的他,立刻开启了自己的战气。

    “嗦嗦嗦”的声音响起,伴随着一缕缕白烟的冒起。张青衫的定身术被二柱体内的战气给化解的一干二净。

    “烈天战斧,来!”二柱把握住机会,握起战斧,对准张青衫站立的方向,隔空就是一劈。

    “唰”的一道斧刃划过天际,同样的转瞬即至。二柱这是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

    “啾”的一声鸾鸣,青鸾挥动翅膀,对准这道斧刃喷出一口青色火焰。

    锋锐霸道的斧刃在遇到青色火焰后,好比三九寒天的积雪一下子遇上了夏日的烈阳。

    “城主,很可惜,就差一点。你可不要小看了我这式神。我相信随着我的成长,终有一天,她会蜕变成真正的青鸾,翱翔于九天之上。”

    “好大的口气!这也得你有命活到那天才行!我看你也是一个可造之材,为什么要跟在皇甫从龙身后助纣为虐呢?”

    “城主,这话你就说错了。纵观天下,能让我效力的人已经不多了。假如妙俊风还在世的话,说不定我会投于他的账下。只可惜天妒英才,他已经陨落在历史的长河中。

    我不管你们是怎么认为从龙大人的。在我心里,能一统天下的人唯有他而已。能与天下群雄争雄的霸者也唯有他而已。

    我愿意成为他的左膀右臂,为他消除前进路上的阻碍。哪怕就此身死道消,我也无怨无悔。”

    面对这样的张青衫,二柱还真有点下不去手。然而,道不同不相为谋,如今各为其主,不管对方是否有远大理想和追求,如今也只能用实力说话,以对待敌人的方式来对待他。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