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百二十二章 我是你师父
    张青衫愣在原地,他不明白妙明为什么要说那番话。再有,风神是不会说谎的,妙明确实只是一道意志,并非真身。

    “张青衫,你还傻乎乎的站在那干什么?难道是想向大家展示你无敌的风采吗?”

    话音入耳,张青衫巡音下望,一个他看不透的青年正抬头迎向自己的目光。然而,下一刻,他的脸色“唰”的一下就变了,身体也是一个踉跄,差一点就从天上一头栽下。

    自己曾在水晶镜像中见过他,他的样貌自己一辈子也不会忘记。

    “唰”的一下,张青衫急速落下,有些拘谨的站在妙俊风面前。此时的他,没有了刚才的能说会道,像是一个刚从学堂踏出的学生。

    “不要紧张,先前的你不是蛮好吗?难道你若表现正常了,我会吃了你吗?”妙俊风伸手,拍了一下他的肩膀。

    “您,您真的没死?”此话一出口,张青衫就后悔了。多好的机会啊!自己怎么就这样糟蹋了呢?

    “世上想我死的人有很多,但老天不收我,我又有什么办法呢?十年磨一剑,我也该出来活动一下了,不然,那些魑魅魍魉们岂不是要上天!”

    “小的参见丞相,之前多有冒犯,还请丞相大人恕罪!”张青衫单膝跪地,向妙俊风行了一个官礼。

    张青衫出身于官宦世家,对尊卑礼教相当重视。虽然对妙俊风的通缉令仍未撤销,但他丞相的官位却始终保留着。

    “你起来吧!我早已不是皇庭的丞相了,你不必行此大礼。一门三榜眼的张家在之前我也有所耳闻,若不是皇庭遭此变故,说不定张家就会变成一门四榜眼了。”

    “大人过奖了。若是大人一早亮出身份,小的也许就不会做出刚才的荒唐事了。不知...”说到这,张青衫又犹豫了起来。

    “你是不是想问,妙明和我是什么关系?”妙俊风轻笑着问道。

    “是的,我总感觉他跟您很像,但从您身上散发出来的气息和他的不一样。若要打个比方,站在您身边,就好像站在春日的阳光下,而他则是冬日的暖阳。”

    “你的感知很敏锐,分析的也很有道理。跟我来吧!我会帮你解开这个疑问的。”妙俊风转身,向内城的方向迈步而去。

    “傻小子,走吧!俊风能看上你,是你的福气!若换做是我,早就一巴掌把你给灭了。”

    “青衫,二哥是刀子嘴豆腐心,他的话你别放心上。跟上吧!”

    直到此时,张青衫才注意到,在他的面前还站着两个人。只是他们两个先前确实站在这吗?

    妙俊风熟门熟路的穿过内城的城门,沿着大街走到底,三转四拐之后,站在了城主府的府门前。

    他望着眼前的大门,仿佛在昨天自己还来过。岁月匆匆,但记忆却是那样的深刻,那样的令人难以忘怀。

    “哎!”深深的叹了一口气,妙俊风抬脚拾阶而上。

    “来者何人,请止步!”守门的是老兵,他们并不是咄咄逼人,而是严格执行着自己的命令。

    “退下吧!”妙俊风看了他们一眼,道出了妙明的语气。

    听到这个声音,看到这个眼神,守门的老兵情不自禁的退回到原地。他们不明白自己的心为何会那么激动,这种激动之情只有在当年才拥有过。

    妙俊风没有多做解释,脚步一迈,走入了城主府。

    跟在妙俊风身后的张青衫发现,他对这里的环境很熟悉,所走的路径可以说除了这座府邸的主人外,外人是无法得知的。

    “到了!”来到一座石室的门口,妙俊风停下了脚步。

    也是在这时,从高空里传下一道破风声。二柱火急火燎的俯冲而下,“咚”的一声,双脚深深的扎入岩石地面下。

    烈天战气被他激活,烈天战斧被他横在手中。一双眼睛布满了血丝,像是一头即将发怒的豹子。

    “擅闯禁地者,死!”

    这里是二柱的逆鳞之地,是对师父的悼念之所。除了他本人以外,就连百里翠鸣都无法踏入这里一步。

    “你做的很好,为师因你而骄傲!”妙俊风看向二柱的眼神变得柔和,好像父亲注视儿子的目光。

    二柱的心神出现了短暂的波动,但很快就被他给按压下来。他大吼一声道:“大胆!不许你亵渎我师父!冒充我师父,其罪当诛!”

    “哈哈哈...,俊风啊!你的徒弟是要弑师吗?这都怪你,谁让你不告诉他你的真实身份,谁让你在他面前把自己裹得严严实实,这就叫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

    “所罗门,你不说话没人拿你当哑巴!瞧你那幸灾乐祸的样子!我知道你这是在嫉妒我,嫉妒我收了这么一个好徒弟!”

    “我呸!这有什么好嫉妒的!要是伟大的我开山收徒,绝对能收到比二柱好百倍的徒弟!而且还不止一个。”

    “好,那我就当两个吧!”妙俊风回的很随意。

    “哼!两个也比一个强!”

    眼看两个人又要掐起来,麒麟赶忙圆场说道:“二哥,现在不是争论的时候,还是赶紧让大哥取回肉身吧!”

    “没肉身我看他不也挺好吗?”所罗门把头一偏,不再说话。

    他们三个人的言行,让守在石门前的二柱感到疑惑不解,但却让心思敏捷的张青衫看透了里面的玄机。

    “傻徒儿,看为师一会不好好教训你!”妙俊风撂下这句话,光影一遁,便消失在原地。

    “不!你不可以亵渎我的师父!”二柱狂吼一声,紧随其后的破门冲入。

    然而,他终究是慢了一拍。呈现在自己眼前的万年冰棺中,哪还有师父的影子,只剩下空落落的一片。

    “不!”此刻的二柱,万念俱灰,他“噗通”一声重跪而下。

    “啪”的一声,一击板栗烧准确无误的敲在了老地方。这让失神的二柱恍然间像是抓住了什么。

    “为师怎么收了你这样一个愚笨的徒儿!难道非要为师给你道破其中的玄机吗?十年过去了,你的悟性怎么还在原地踏步走呢?”

    听到这个声音,二柱猛地抬起头。然后,脸上的神情接连发生几度转换。最后,他声泪俱下,一把抱住妙俊风,嚎啕大哭起来。

    面对像孩子一样的二柱,妙俊风也只能不断拍着他的后背。像哄小孩入睡一样的安抚他。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