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百二十八章 甘拜下风
    “嘤”的一声,一把散发着银色光芒的骑士剑被爱德华召唤而出。

    这把剑有他三分之二的身高,自剑身上散发出来的光辉,不像大多数兵器那样,蕴含森寒的杀气。它的光辉充满了柔和的净化之力。

    “这把剑叫银辉,通体用银晶铸造而成。自从教皇把他赐予我后,胜利的光辉就一直伴随着它。

    今天我要用这把剑向您致敬,还请您用您的方式让它感受到您的诚意。”

    妙俊风点了一下头,抬手一招,将明王剑握在了掌心里。

    “这把剑是我给自己炼制的符器,名为明王剑。此剑蕴含光明之力,属于成长型符器。自伴随我以来,屡战屡胜,更是黑暗势力的克星。

    今天,我就用它来领教一下银辉的力量。这也是它第一次和骑士剑进行较量。”

    演武场外,朗斯有点不耐烦的说道:“他们俩怎么婆婆妈妈的?为什么还要站在那啰里啰嗦的说一大堆,直接动手不就行了吗?”

    罗娇欲言又止,但站在他身旁的罗乾坤看不过去了。他咳嗽一声后说道:“这是双方对彼此的尊重,也是双方准备以最快的方式决出胜负。

    他们二位认同了彼此,觉得对方是一位可敬可佩的对手。越是介绍的详细,越代表他们接下来的攻击不会有任何的留手。”

    “原来是这样,今天我算是长见识了。”朗斯谦虚的接下了罗乾坤的解释。对他来说不管罗乾坤说什么,自己都会虚心接下,谁让他是自己认定的未来岳父呢?

    银辉在手,爱德华整个人的气势从之前的明镜止水,一下子蜕变成了山洪巨浪。

    强悍的剑势从他身上爆发而出,惊天的剑气在他的控制之下,收缩在一个很小的范围内。不然,整座演武场恐将会被他的剑气给毁于一旦。

    妙俊风与他相反,整个人进入一种返璞归真,天人合一的状态。他站在那,却又让人感觉不到他站在那。

    他和周围的环境融为了一体,更是将必胜的信念注入到明王剑中。

    “身为主的仆人,我定当以我的言行来执行主的意志。身为圣骑士的我,定当以手中的圣剑,将黑暗驱逐到地狱,驱逐到囚禁惩罚他们的地方。

    仁慈的主啊!请您见证我的这一剑,让主的光辉降临这里,让您的仁慈感化这里的世人!”

    此时的爱德华,看起来很神圣。在剑势的包裹下,虔诚的咏唱着。

    从他口中发出的咏唱,和从朗斯口中发出的咏唱有着截然不同的效果。

    伴随着爱德华的咏唱,从天空中降下了大股祥和的信仰之力。这些信仰之力从遥远的西人国破空而来,转瞬即至,为爱德华的剑势加持了这股神圣的力量。

    “神的裁决,银辉闪耀!”

    爱德华挥剑了,没有剑光,没有破风声,只听到一阵阵像是风铃般的声音。

    微风浮动,妙俊风感觉到了这一剑的玄妙。这不是普通的物理攻击,而是以物理攻击为辅,精神攻击为主,更注重对人灵魂的打击。

    “不动明王!”妙俊风双眼一瞪,气势一增。周身金光外放,犹如一尊明王降临。

    袅袅的虚空火焰在他身旁燃起,一道道禅音在众人耳边响起。金色的的光芒自九天之外遁空而来,为他加持了光明之力。

    同样是正义光明的力量,现在比拼的就是谁的底蕴深厚,谁对自身的光明之道悟得更深。

    另外,还有最重要的一点,就是这一击也是双方精神力之剑的比拼。谁若是先弱下势头,那这一战将会提前落幕,没有悬念可言。

    点点星光不断汇聚,围绕着妙俊风形成了一条小型的星河。在这星河之内,似乎有万千众生,在那诚心的祷告。

    “当”“当”“当”的钟声响起,每一次星河对金光的撞击,都会想起一道钟声。

    每一次的钟声,都是明王力量与信仰之力的较量。不管是在庙宇中还是在教堂里,钟声都代表着集合,醒悟与祈求。

    “明王焰矢!”妙俊风不想打持久战,他想速战速决。

    一支金色的火焰箭矢,突破星河的阻挠,向爱德华激射而去。

    “不愧是大人!”爱德华将手中的银辉一个横档,拦住了向自己射来的箭矢。

    明王箭矢在附着到银辉上后,立刻演化成金色的液体炎流,顺着银辉向爱德华的手臂上蔓延而去。

    “神圣守护!”

    “嗡”的一声,神圣的光罩在爱德华身上冒出。金色的液体炎流被神圣光罩一下子弹飞了数十米。

    “神圣之翼!”

    一扇巨大的银色羽翼从虚空中一闪而现,它带起一尾圣洁的光焰,向妙俊风发起了光焰冲锋。

    “麒麟印!”

    “昂哞”一声兽吼,一只散发着七彩祥瑞的麒麟自妙俊风眉心处遁出。

    它踩着五色祥云,携带神兽之威,迎向了冲锋中的银色羽翼。

    一别十年,麒麟印再度重现世间。

    “咔擦”一声,银色羽翼被麒麟印给撞飞而出,在飞出的同时,身体上也是出现了一处处的裂纹。

    “去!”

    妙俊风心念一动,麒麟印攻势不减,携胜利之威,向爱德华发起了第二波冲击。

    爱德华屏气凝神,将银色羽翼召回,同时,将神圣守护之力悉数注入银色羽翼中。

    “斩!”

    爱德华对这一击很有信心,但他没想到,就在银色羽翼向麒麟印发起进攻的时候。妙俊风的明王剑已经搭到了他的肩膀上。

    无论是爱德华还是在场外围观的人,都没有看清妙俊风是如何突破银河封锁的。

    “还要继续战下去吗?”妙俊风向他轻声问了一句。

    “不用了,我甘拜下风。没想到银辉的第一次失利是发生在您的身上。不过这样也好,总是胜利会助长它的骄傲之心,败在您的手上我想它也会像我一样心服口服的。”

    爱德华收起身上的剑势,即便他还有再战之力,但面对深不可测的妙俊风,他觉得还是适可而止的好。输人不输阵,能够坦然面对失败,也是对自己内心的历练。

    “这是怎么回事?爱德华为什么要认输?他明明还可以继续战斗的!”朗斯忍不住的喊了一声。

    罗乾坤瞥了他一眼,收回目光,用平淡的语气说道:“再继续战下去没有任何意义。爱德华圣骑士有手段未使出,妙俊风又何尝不是呢?

    有时候,主动认输也是一种大勇气,大智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