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百三十二章 激战 上
    “你的怜悯之心我不需要,因为,最后死的那个人肯定会是你!”杀手原本慌张的神情变得镇静起来,眼神里也是流露出一股必胜的自信。

    “我不知道你的自信源自于哪里,但我知道,我会亲手把你的自信震得粉碎!”妙俊风对他微笑了一下,也正是这一笑,让杀手刚升起的自信再度罩上一层阴霾。

    “道友,你这样威胁一个晚辈,可有失你的身份啊!”一道声音在妙俊风的耳边响起。

    本不该出现第三人的空间通道,在此时却响起了第三个人的声音。这让妙俊风对来者的实力产生了大胆的假设。

    “嗡”的一声,在杀手前方,从荡漾的空间涟漪中,迈步走出一名老者。

    这名老者身穿一身葛衣,披肩的长发黑白参半,一双眼睛老而弥坚。步伐虽慢,但却蕴含了道的韵律。

    “皇甫从龙真的很舍得下血本啊!能够请来一尊精通空间之道的大能,这代价可不小啊!”妙俊风没有讽刺皇甫从龙的意思,他间接的捧了一下老者。

    “道友过奖,本尊久未出世,今日一出便能遇见像道友这样的强者,实在是人生一大幸事。只可惜你我不能煮茶论道,不然,定能让这通道中弥漫起大道之音。”

    “也是,不过这便是人生。我也很想领教一下拥有空间神通大能的手段。出招吧!”妙俊风进入警戒状态,面对他自己可不能掉以轻心。

    老者没有说话,只是把双眼一禀,玄奥的空间波动立刻像潮水一样向妙俊风蜂拥而去。

    在这股力量的侵袭下,稳定的空间变得柔软起来。妙俊风双脚站立的地面变得起伏不定,宛如大海的波浪。

    周边干燥的环境转眼间变得水绵绵一片,仿佛如今的他置身于水泽国度中。

    “道友,请赐教!”老者是来杀妙俊风的,但他不会因为杀而杀,他有自己的处事原则。

    “还不知道阁下贵姓!我也是头一次和像你这样精通空间之道的人战斗!”妙俊风随着波浪的起伏一上一下,他并没有因为对方的强大而出现任何心理上的波动。

    “姓名什么的已经变得不重要了。道友只需知道,你若不出全力便会死在这里。”老者保持着谦虚的态度,但在这柔和的外衣下,却隐藏着他的傲气。

    “好!那就等我打败你再问你的名字吧!”妙俊风抬脚往前一迈,虚幻与真实对接。

    他从真实中来,向虚幻中而去。又从虚幻中而来,向现实中而去。虚无之道和空间之道是远房表亲,在某些时候,还是可以相互借鉴的。

    妙俊风的速度很快,但在空间潮汐的影响下,他就像是在原地踏步,没有向前走出一步。

    杀手的境界没有他们那么高,他看不出其中的明堂。因而从看热闹的角度,他兴奋地握紧了拳头。

    “老朽送你出去吧!接下来的战斗不是你可以参与的。回去告诉公子,假如老朽死了,他还是收起自己的野心吧!妙俊风不是他可以招惹的人!”

    不等杀手开口说话,老者一掌拍出。不仅把禁锢他的结界给拍的粉碎,更是把他从空间通道中直接送了出去。

    “破!”妙俊风大喝一声,从空间潮汐中走了出来。

    “不错!后生可畏啊!但你是不是疏忽了什么呢?”老者对妙俊风能够走出来并不感到惊讶,只是他想不明白,妙俊风为何会留下一个这么明显的隐患呢?

    “等我战胜你,我想借着它研究一下空间之道。我觉得对它的研究,会让我的虚无之道更上一层楼!”妙俊风没有隐瞒,向他道出了实情。

    “呵呵,看来老朽不发威,你真把老朽当老年人啊!你可知水能载舟,亦能覆舟。山洪的爆发可不是一介凡夫俗子可以阻挡的!”

    “拜托!之前的力量是平静的溪流吗?我明明是从海洋中归来好不好!来而不往非礼也,也请你见识一下我的虚无之道吧!”

    妙俊风抬手一张,使出了虚实引渡,这是要将老者直接给接到虚无世界中去。

    “拦!去!”银蓝色的光芒亮起,虚无世界和现实世界之间的节点被老者拦截了下来。

    “道友,彼此的试探可以到此为止了,就让我们拿出点干货吧!”老者嘴上说着,出手也不含糊。他单手连挥,一瞬间向妙俊风辟出了十几道空间月刃。

    空间月刃在空间通道中,如翱翔在天空中的雄鹰。在这里它们可以将威力发挥到极致。

    “还真是麻烦呐!”妙俊风心念一起,数十个结界在他身前形成了一道道光壁,像是为深邃无光的空间通道凭添了几盏光明之火。

    “吭吭吭...”,空间月刃飞劈到光壁上,没有溅起火花,只留下一个个被劈斩后的印痕。然而,空间月刃的攻击不会因为受到阻挡,就停下自己的步伐。

    银蓝色光芒亮起,空间月刃疯狂吸收周围的空间之力,猛的一爆发,一连突破几道光壁。

    眼看再进一步就能收割到妙俊风,可先前被突破的光壁流光一闪,从前方迅速位移到后方,再度成为了空间月刃前进路上的阻碍。

    “老人家,光凭空间月刃还无法伤到我,你是不是要再加点料呢?”妙俊风笑眯眯的向老者问道。

    “那我就加一味空间封锁吧!这一味调料足以让你的舌尖品尝到幸福的美味。”

    话音落下,自由的空间刹那间凝缩起来,整个空间通道像是被浇灌了无形的水泥,让走在里面的人不再灵活,不再能够随意移动。

    当水泥干涸后,轻者被固定姿态永不能动,重者直接殒命,被空间收割生命。

    但对空间月刃来说,此时的感觉无比美妙。它在这里不受任何限制,只要轻轻挪动,便可一瞬千里。

    “不破不立!限制与束缚,哪有毁灭来的彻底呢?”被束缚住的妙俊风,心念一起,毁灭的力量自他身上狂放而出。

    空间的力量是强大,但也阻挡不了毁灭的步伐。当一切都不复存在,空间还有意义吗?甚至在大毁灭面前,空间也不复存在,留下的只有毁灭后的虚无。

    “咔咔咔”,“嚓嚓嚓”,“噼里啪啦”,“嘭!”

    空间通道在妙俊风毁灭之力的爆发下,寸寸崩碎,直至通道塌陷。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