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百三十九章 暴揍 上
    “玄武城,一个让我充满快乐回忆又无限伤感的地方。一别十年,你还是没有太大的变化啊!”妙俊风站在玄武城的天空上,俯瞰着下方,发出了深情地感慨。

    “你小子怎么又来了?难不成又把轩辕君给拉来了?”玄武圣兽的声音在妙俊风的脑海里响起。

    “老玄武,我想来就来,想走就走。轩辕大哥很忙的,这点小事不用惊动他的大驾!”

    “哼!好大的口气!别以为修到仙境就可以目空一切了!想要让我正眼看你,等你修到了圣镜再说吧!”

    “修到圣镜对我来说,还不是和吃饭喝水一样简单。今天我来这并不是要对玄武学院怎样,而是想和你再较量一次。

    怎么样?敢不敢接下我的挑战啊?当然,我不会伤着这里的花花草草,我们战斗的地方仍然是在玄武城,不过是世界的另一面。”

    “小子,激将法对我没有用。但我很想揍你,别说是虚界,就算是去神界,我都要暴揍你!”玄武圣兽接下了妙俊风的挑战。

    空间一转,一名魁梧的老者和妙俊风站在了玄武城的正中央。这里的环境和真实世界的玄武城一模一样,唯独缺少了生气。

    “小子,你能把战场选在这里说明你已经做好准备了。在这里就算我把你揍得体无完肤,也不会有人知道。”

    “老玄武,这句话应该是我对你说才对。我选在这里,不仅是因为想保存你的颜面,还因为在这里我可以主宰一切。”

    “哈哈哈,臭小子,牛皮吹大了吧!别以为在这里充斥着虚无法则就可以压制我了,我是圣兽,不受你法则的压制,懂吗?”

    “我懂!你都一大把年纪了,脾气能别那么冲吗?其他的三位我还没有见到过,但由于你带给我的影响,让我对他们或多或少产生了一些抵触。”

    “废话少说,本座是来揍你的,不是来陪你聊天的。接招吧!看本座不打爆你!”老玄武挥拳而上,虎步生风,人未至声势已至。

    “果然强悍,这是要肉搏啊!上一次我发挥失常,这一次我要让你知道,什么叫以柔克刚!”妙俊风摆起精神太极的架子,稳稳的等待着老玄武的出拳。

    刚猛有力的直拳遇上了漫卷云舒的柔劲,让老玄武感觉这一拳像是打到了棉花上。

    “哼!要说柔劲,本座强你数百倍!”老玄武胡子一吹,水系法则喷涌而出,刚猛的拳劲转眼间变得柔绵似水。

    然而,涌来的柔水像是被引入了固定的渠道,倾泻而下的力道虽能完美卸下,但却一点也作用不到妙俊风的身上。

    “哗哗哗”的水流声随着老玄武的出拳而衍生出了实态。仿佛一条河流被他拿捏在手,当成了攻击的匹练。

    朦胧的水雾越聚越多,老玄武走到哪,哪里就会弥漫厚重的水雾。

    “哼!小样,本座还收拾不了你!有水雾的地方就有水系法则。本座到要看看,你的虚无法则能否压制本座的水系法则。”

    妙俊风没有回话,而是一脸认真的见招拆招。若是老玄武能细心点便可以发现,此时的妙俊风除了在与他过手外,实际上也是在借鉴学习水系法则。

    大道万千,每一种道都有自己的道韵,但殊途同归,尽管道不同,但还是能从不同的道身上找到它们的共性,并由此及彼,来弥补自身之道的缺陷。

    “哗啦啦”的声音响起,一条与老玄武手中对称的河流在妙俊风的手上浮现。

    若老玄武手中的河流为阳河,妙俊风手中的河流则为阴河。阴随阳动,阳浮阴沉。

    妙俊风的表现让老玄武大吃一惊。天才他见得多了,但像他这样的天才,自己还真是头一次见到。

    能够一边与敌对战,一边从敌人的招式中参悟敌人的道。纵观历史,这样的人屈指可数。

    “臭小子,你以为模仿到了我的手段就能战胜我吗?笑话!看招!”老玄武是一部活历史,虽然妙俊风的才能惊到了他,但还不足以让他为之钦佩。

    “呲啦”一下,在阳水的周围生出了数条冰河。每一条冰河都散发出酷寒的冷意。在冰河冷意的驱动下,已经形成规模的水雾,刹那间变成了冻雾。

    一层薄冰在妙俊风的身上结起,使他的动作慢了下来。不等他震下这层薄冰,又一层薄冰是接踵而至,覆盖在了第一层薄冰上。

    之后,薄冰的的覆盖速度变得越来越快,让妙俊风在转眼间穿上了一套厚重的冰甲。

    “臭小子,本座玄武寒冰的滋味如何?它的温度虽然不是极寒,但却有坚韧。不管你的力气有多大,它会像你天生的皮肤一样粘着你,让你怎么也甩不开它。

    慢慢的它会成为你身体的一部分,再然后,你就会成为它的一部分,最后,你到底是你还是寒冰呢?哈哈!很快你就会知道这个谜题的答案了。”

    老玄武收手,双眼放光,对眼前的这个艺术品他感到很满意。纵然他是天之骄子,但还不是栽在了自己的手上。

    “老玄武,看样子你很高兴啊!只是你觉得这手段对我有用吗?”这边妙俊风刚说完,那边“轰嗤”一声,熊熊的火焰自他身上冲天而起,把他衬托的犹如火神下凡。

    “昂”的一声龙吟,在熊熊大火中,充满了威严气息的火龙王在妙俊风的召唤下,从火海中腾跃而起。

    只见它龙尾一摆,扫出一道红芒。红芒所过之处,冻雾随之消融。

    “呼呼呼”的一朵朵火云在龙爪的挥动下,向四面八方分流而去。它们是火的使者,给这片冻结的地域带来了温暖和光明。

    妙俊风单脚一点,凌空而起,坐到了火龙王的头颅上。

    “老玄武,好戏才开场呢!你别拿对付小孩子的把戏来糊弄我。我知道这不是你的本事,倘若你只有这点本事,那咱们俩还真不知道谁揍谁!”

    “黄口小儿,本座本想放你一马,你可别不知天高地厚!”

    “得!打住!没想到圣兽玄武也有睁着眼睛说瞎话的时候。若不是我有真本事,指不定刚才就魂归九泉了!

    来吧!让我们互相伤害吧!你可千万别留手!我不想在暴揍你一顿后,背上个欺负老年人的罪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