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百四十四章 未雨绸缪
    妙俊风的话让吴杰和离昧的心一下子凉了下来。他们明白,自己在妙俊风的心里已经被划入边缘人士的范围,日后若没有显著的贡献,很难再进入核心圈。

    “吴杰,离昧,你们到议事殿等候,我有话要对他们说。”妙俊风不再像以往那样心慈,直接开口让他们离开。

    “诺!”吴杰和离昧弯身一拜,缓缓的向后退了出去。他们的身形显得很落寞,心里的滋味更是五味杂陈。

    “老师,您这样做会不会寒了他们的心?”皇甫凯见到他们的模样,感到于心不忍。

    “小凯,慈不掌兵。现在是凝人心聚士气的时候,容不得半点有异心的人存在。原本我是想囚禁他们的,但考虑到这十年来他们的贡献,我便赦免了他们。

    十年的时间,可以让一个人改变很多,也可以让一件事发生性质上的转变。正如十年前的我不是玄武圣兽的对手,但现在他却成为了我的打手。

    这件事你们要保密,接下来我还会去白虎城,朱雀城,青龙城。整个皇庭便是由四圣兽支撑而起,我若把他们收服,即便皇甫从龙从九天之上获得了皇道龙气的认可,也无法让我们脚下的大地接纳他。

    邹统,你是负责情报工作的,对皇甫从龙那边的情况你掌握了多少?”

    邹统向前迈出一步,俯身一拜后,开口说道:“回禀主公,皇甫从龙如今掌握三域,手上佣兵百万。在他的身旁不仅有皇庭境内诸多名门大家族的支持,更是获得了林杨两个世家的支持。

    不过,还有一个情报,我一直以来没有向上汇报。现在主公回来了,我觉得这件事有必要让大家知道一下。

    西人国那边对皇甫从龙持默认态度,但他们的黑暗势力却鼎力支持皇甫从龙,尤其是血族。起初对血族我也不是很了解,可随着近几年失踪人口的增多,我不得不重视起这个问题。

    为了掌握血族的情报,我特意去了一趟盟都,秘密的见了一下斯麦。从他那里我获得了大量可贵的资料,若是没有他,说不定在我们皇都之内,已经到处遍布血族的爪牙。”

    “血族这个族群我是知道的,以往和他们也交过手。他们的事就让我亲自来处理吧!你只要继续留意皇甫从龙身边的动态便可。

    孙伟,现在我们手中拥有的钱粮,能否支撑十万精锐大军连续作战半年?”吩咐完邹统,妙俊风把目光看向了孙伟。

    “回禀主公,保守估计可以坚持二百天。”孙伟俯身一拜,言简意赅的回答道。

    “很好,三军未动粮草先行,有了充足的粮草,才能让将士们发挥出真实的水平。稍后我会派人来与你商谈运输粮草的事,这些年也辛苦你了。”

    孙伟的呼吸有点急促,但还是控制住了情绪,站回到原先的位子上。

    “凯强,你长高不少,人也黑了,但精气神充足。现在的你对药道掌握到何种程度了?”妙俊风对凯强露出了笑容,这个笑容和十年前的那个笑容可以重叠在一起。

    “主公,我没有给您丢脸,您传授给我的药道,我基本上已经吃透。除了个别草药我无法获得,不能进行实验外,大多数的丹丸我都能配制出来。”

    “辛苦你了,但你的付出是值得的。战场上你的一粒丹丸便是受伤将士活命的希望。有些丹丸更是能将只有半条命的将士从鬼门关给拉回来。

    等处理完眼下的事,我会来亲自检验你配制的丹丸,你也先退到一边吧!”

    妙俊风在和凯强说完话后,没有立即开口,而是闭上眼,如睡着一般,把头靠在龙椅上。

    也许是一柱香的时间,也许是更久,在场的每一个人都忘记了时间的流逝,他们只是在静静等待着。

    “哎!妙家的事始终要解决下。不破不立,对妙家现在的做法,我感到很失望。我不想听辩解的理由,更不想知道事情为何会发展到这般地步。

    如今的妙家已不是原先的妙家,他的性质变了,已被打上林家的标记。一旦被烙印上这个标记,妙家实际上已经名存实亡。

    赵有德,荀记,你们二位是妙家的元老。我知道在发生这件事时你们一定竭尽全力的阻挠了,但迫于妙家直系的压力和世家的施压,你们不得不做出退步。

    然而,你们的退步不代表妥协,而是将妙家精纯的火种保存了下来。追随你们一同出来的人,都是妙家的好儿郎,他们在未来必定能扛起振兴妙家的重任。”

    “噗通”一声,赵有德和荀记老泪纵横的跪了下来。人老了,心境的起伏波动就大。妙俊风的话让他们背负了十年的责任在一瞬间得到了释放。

    有了他的认可,先前受到的委屈和责难又算得了什么呢?主公回来了,过往的一切都是天上飘过的浮云。

    “你们都起来吧!你们都是老人家,是我们这的宝贝。你们还要随我征战天下,看尽世间浮华。假如动不动就像个孩子一样哭的稀里哗啦,那我以后可不敢带你们出去征战咯!”

    “我没哭,刚才衣服上的毛絮进到了眼睛里。”

    “我也没哭,这几天感冒了,鼻涕和眼泪轮流着出来!啊切!”

    “哈哈哈...,家有一老如有一宝,我们这一下就有两个宝贝。若是等所有的老人都齐了,就算有人用金山银山跟我换,我都不会换。”

    “老师,您跟他们都交代过了,就没有什么要跟我交代的吗?是不是学生有什么地方做的不到位,惹您生气了?”皇甫凯向前走了三步,深深一拜的问道。

    “你这孩子,不说就是有问题吗?不说也可以代表你做的不错,老师没有要批评的地方。你的进步老师都看在眼中,你对老师的好老师也都记在心中。

    十年的时间对你来说不仅是一场磨练,更是一场对初心的考验。正如我刚来时说的,你没有忘记自己的初心,你还是老师心中的那个小凯。”

    “谢谢老师。不过还请老师给学生也安排点事做吧!不然,学生看到他们忙碌的样子,心里会感到过意不去的。”

    “不急,你要做的事有很多。当下你要做的事就是好好陪陪母亲,天伦之乐,母子之情大于眼下的所有事。”

    “诺。等学生与母亲叙完了,便来聆听老师的教诲。”皇甫凯再次对妙俊风深深一拜。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