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百五十一章 是扎西还是归西
    走出酒楼,妙俊风对等在外面的扎西说道:“我们到城外一战吧!我胜了,你们死。你胜了,我随你们处置。”

    “妙俊风先生,这话可不是我们想听到的。可谁让您说出来了呢?我们也只好恭敬不如从命了。”扎西礼貌的向他点头一笑。

    “这一战我会作为见证人。不管是人族还是血族,都是万千种族当中的一族。我们应当携手共建和谐世界,而不是像现在这样矛盾激化。”

    “查理男爵,您身为贵族,应该比我更清楚上面那些大人们的意思。当他们做出决定后,您觉得身为下属的我们能提出抗议或做出改变吗?”

    查理没有说话,扎西说的是事实。在事实面前,所有的理由都是苍白无力的。

    白虎城外,桦树林中,五个人分作三个方向,呈品字形站立。

    “远到是客,妙俊风先生,请您先出手吧!”扎西脸上的笑容就一直没有变过。

    “扎西,不是我小看你们。若是我出手,你们恐怕连一招都接不住。这样岂不是太不给彼得侯爵面子了?”

    “扎西,你出手吧!俊风说的是实话。”作为公证人的查理,不想让双方把时间浪费在无聊的口水仗上。

    “好吧!只可惜,当着您的面把您的朋友伤成那样,我实在有点于心不忍。”扎西脸上的笑容变得冰冷起来,淡淡的血红色气体自他身上缓缓飘出。

    “唰”的一下,扎西的身影在原地消失了。没有风动,没有地痕,更没有音浪声,他如蒸发了一般,消失在大家的眼前。

    “界禁!”妙俊风想也不想,看都不看,朝着东北方点出一指。

    “嗡”的一声,在淡金色光芒的映照下,扎西的身影显露了出来。此时的他虽然还是人样,但惨白的脸色,伸出的血牙,猩红的长甲,让他血族本色尽显。

    “妙俊风先生,难道您不知道东方的术法对我们血族无效吗?除非你的术法上升到仙术级别。”扎西为了证明自己的话是正确的的,他伸手向界禁壁抓了过去。

    “噗呲”一声,他猩红的长甲被界禁壁给灼烧了一下。

    “圣光?不对,这是东方的仙术,难道你已经修到仙境了?”扎西的脸上露出了震惊之色。

    “仙术?你要说是那便是吧!不管是东方还是西方,光明的力量对阴暗邪恶之力都会有克制作用。

    教廷的信仰之力,东方的浩然正气,表现形式不同,但根本属性都出自光明正义之源。

    就先说到这吧!我们是来战斗的,不是让我来给你上课的。你还有什么要说的吗?没有的话,就到此结束吧!”

    “妙俊风先生,难道您忘了在我的身上有什么吗?”扎西得意的一笑,从身上取出了血杀令。

    “以我血召唤血祖意志,恳请您降下荣耀,让血族的光辉遍布世间!”扎西割破自己的手腕,让流下的鲜血把血杀令完全包裹住。

    做到这并不能完全激发血杀令,这只是开启血杀令的第一步。想要让血杀令发挥出全部实力,必须要让它饮饱鲜血。

    实力低的人很可能会在开启的一瞬间,变成一具干尸。稍高的即便激活了血杀令,也会变得虚弱不堪。只有真正的强者才能运用自如,让它在自己的手中展现出耀世的光彩。

    扎西的实力毋庸置疑,即便流失了身上三分之一的鲜血,他身上的气势也没有多少下滑,仍然保持着高昂的斗志。

    “哎!”一声老者的沉重叹息,在每个人的心间响起。

    紧接着血红色的光芒自界禁内激射而出,直冲天际。转眼间,血色的能量以极快的速度向四面八方扩散,很快便形成一个半圆形的血色光罩,把这片白桦林给罩在了里面。

    “血色炼化!”扎西双眼冒光,兴奋的喊了一句。

    对于光罩内的血族来说,血色炼化对他们非但没有伤害,反而有极大的好处。凡是身处于光罩内的异族,在炼化之力的作用下,会化成纯粹的血水,反补身处于光罩内的血族。

    血族中的嗜血好战派,对东方修士的血液极为喜爱。饮下他们的鲜血,不仅能够补充能量,更能让自己的修为显着提升。

    越是修为高的东方修士,他血液的滋补程度也就越高。按照妙俊风的修为,只要饮下他的血液,自己说不定不用先祖恩赐,就能让自己突破后天的瓶颈,成为一名先天的贵族。

    “扎西,你很愚蠢,难道你不知道刚才那声叹息代表的寓意吗?”妙俊风一步步的向困在界禁内的扎西走了过去。

    “妙俊风先生,请不要跟我玩心理战。就算我经历的战斗没你多,但我的战斗经验也足以让我识破你的手段。

    我很期待一会你我的融合,想来你鲜血的滋味应该很美味。”扎西沉浸在自己的幻想喜悦中,把妙俊风视为了即将下咽的食物。

    “哎!就让我送你一程吧!不然,你还真当自己不死不灭。明王剑,剑斩妖魔!”

    闪烁着金色光泽的明王剑被妙俊风一手招来,随即,很自然的对准扎西就是一个下劈。

    金色的剑光,光明的火焰,徐徐的禅音,润物细无声。

    半圆形血色光罩分裂成两半,扎西连同界禁一起被一分为二。

    所有的结果在一瞬间被呈现出来,完全没有经历太大的波澜。

    “是扎西还是归西呢?”妙俊风把明王剑一收,转身向他同伴站立的位置走去。

    看到扎西连反抗之力都没有,被眼前这个凶人翻手即灭。他们俩感到害怕了,他们的脚步不由自主的往后退去,但速度确是那样的缓慢。

    “放心,这个过程没有痛苦。你们死后也不会下地狱,只会灰飞烟灭。”妙俊风双眼一秉,从他的眼睛中射出两道死光,分别打在他们二人身上。

    查理男爵没有出手去救他们,他就像他之前说的那样。只做一个静静的旁观者和公证人。

    “恭喜你,你赢了。接下来你是不是要去城主府呢?”查理微笑的向走过来的妙俊风问道。

    “是的,我要处理的事有很多,不能在这里耗太多的时间。这个你收好,我们走。”妙俊风把血杀令递给了查理。

    “这...”

    “没有这这那那的,既然是我的战利品,我想把它送给谁就给谁,不是吗?”对朋友,妙俊风向来不吝啬。地君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