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百五十七章 司徒登
    “嘭嘭嘭”的声音接连响起。

    秦杰手底下的精锐,保持着临死前的状态,笔直的倒了下来。

    “我的话不会重说第二遍,对不听话的人,唯有以死谢罪!”妙俊风说话的声音很轻,但给在场之人的震撼比天上炸了一声惊雷还要强上几倍。

    “秦杰,你的父亲太纵容你了。就算是头猪,用这么多的资源喂,也能成为一名皇境强者。可你呢?到现在还是王境小成。

    整天的花天酒地很爽吗?这种日子过不腻吗?你不会还以为当今的天下是曾经的神皇掌权吧!

    就说到这吧!该送你上路了。记住,我叫妙俊风。”

    “还请丞相手下留情!”求情的呼喊从后方传来。

    妙俊风没有转身,他用神识捕捉到了后面的景象。原来带自己来的统领再把自己请入府后,他马不停蹄的去搬了救兵。

    求情的这个人自己不认识,但绝对是一名强者,比自己眼前的这个怂包要强上百倍。

    “司徒大哥!快抓住他,他是皇庭通缉的要犯,妙俊风!”秦杰见到来救自己的司徒登,扯着嗓子大喊道。

    “你闭嘴!对妙俊风的通缉那是神皇在十年前下达的。可在十年后的今天,这份通缉令早已作废。你若想活命,就给我乖乖的站到一旁。”

    妙俊风听到“司徒”二字后,转过身子,向这名英俊的青年问道:“你是司徒家的长子司杜登?”

    “回禀丞相,正是在下。”司徒登对妙俊风弯身行礼,表现的中规中矩。

    妙俊风对此感到不解,他直接问道:“既然你是司徒家的长子,你为什么没有去帮你们司徒家效忠皇甫从龙,反到在这里替皇甫明和皇甫凯效力呢?”

    “说出来也不怕您笑,我和丞相您一样,是一个痴情的人。我留在这是为了爱情,为了乾百合。”

    “乾百合?他不是喜欢孟浩吗?难道到现在他们还没成婚?”妙俊风不爱打听八卦,但不代表这些八卦就不传入他的耳中。

    “没有!孟浩那小子,太不是东西。百合为他付出很多,可他就是半推半就。有时候我觉得,他们俩的身份是不是对调了,女追男有那么难吗?再说百合的姿色绝对算得上一流,又不是奇丑无比。”

    “这到也是。乾贵妃的亲姐姐长得不比乾贵妃差。在我的印象中,她的生活有点乱,在男男女女的事上,总是有太多的扯不清。

    我们扯远了,我想知道,你为什么要救他?你跟他的关系很好吗?”

    “不!受人之托忠人之事。秦方将军在出征前,把他托付给我,让我在他遇见危难时,出手相救一次。

    若不是您的到来,这一次的机会也许等到秦方将军回来都用不上。毕竟这里是朱雀城,秦方将军的影响力还是有的。”

    “说的有道理,不过,你觉得我会手下留情吗?”妙俊风把身子往前倾,双眼一眯的问道。

    “光凭我的一声呼喊不足以救下他的命,但为了承诺,我不得不向您发出挑战!假如我胜了,还请您饶他一命,若是我输了,我的命您可以一起拿走!”

    “有意思!你跟你们司徒家的其他人不一样,在你的身上我看到了司徒家未来的希望。念在希望的份上,我接受你的挑战。

    你们都退下吧!除了他留下。”

    妙俊风的话让在场的闲杂人员如临大赦,他们迫不及待的往外逃去,同时在经过妙俊风的身旁时,都会恭敬的说声:“感谢大人的不杀之恩。”

    五分钟过后,除了一地的尸体和缩在墙角瑟瑟发抖的秦杰,此地再无一个路人甲。

    “司徒登,在皇都我就听说你文武双修。今日有缘一见,还请不要留手,拿出你最强的实力!”

    “在丞相面前我不敢托大,您的丰功伟绩早就让我们这些军中精英热血沸腾。能和您一战,是我的光荣,也是我们全体精英的光荣!

    丞相,请注意,我要出招了。”

    司徒登的左手和右手分别召唤出一黑一白的两个光球。

    黑色的光球透漏着深邃的黑暗,白色的的光球散发着温暖的柔光。本不该同时出现的黑白光球,在此刻,相安无事的出现在一个人身上。

    “不错!是个好苗子。文武双修,参悟了两条大道。黑暗之道和光明之道。你的道心很强大也很坚定,不然,这两种道可不是那么好融合的。”

    “承蒙您的夸奖!请赐教!”司徒登两手一扔,黑白光球交织成螺旋状,朝妙俊风飞射而去。

    妙俊风没有防御,而是静静的站立在那,双眼一丝不苟的盯着离自己越来越近的黑白光球。

    很久没有研究过对手的招式了。司徒登的招式让他内心的研究欲冉冉升起,求解的思想成为他目前主控的思想。

    “好!就这样继续保持,被光球砸死才好!”缩在墙角的秦杰,对这一幕产生了兴趣。他双眼瞪得老大,双手也是紧紧握紧,似乎司徒登的这一击能将妙俊风给抹杀在此。

    “界禁!”

    失之毫厘谬以千里,妙俊风对黑白光球的速度把握的相当精准。当它们离自己的眼睛还有十厘米时,界禁眨眼间就把它们给封在了里面。

    黑白光球显然不喜欢呆在这个小笼子里。它们默契的一撞,“轰”的一下,强劲的气流在界禁内肆意乱冲,黑暗法则和光明法则联合携手,希望能借此找到一个突破口。

    然而,在妙俊风的界禁面前,它们所做的一切都是徒劳的。直到它们能量耗尽,也没见它们找到出来的路。

    “司徒登,我觉得你的父亲不了解你。我觉得你悟性妖孽,天资极高。能够让黑暗法则和光明法则手拉手,不冲突,我真的是第一次见到。

    幸好我们不是敌人,不然,我真的会为你感到惋惜。我不想亲手杀死一位未来能创造奇迹的人。”

    “丞相大人过赞了,我这个人没什么长处,就是爱修行和琢磨。不然,也不会对家族的事不上心。

    今天能得到您这么高的评价,我感觉以往我的付出都是值得的。

    还请丞相赐招,这一战,不瞒您说,我已经在心里期待好久。”

    “和你这样的对手过招是有趣的,也是能让你我相互学习的。准备好,我的攻击要来了!”地君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