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百七十七章 苍木
    “苍木!”

    低沉的声音自林天的口中发出。

    苍木是他的式神,也是很难掌控的植物系式神,更别说苍木本身就是神话中的神木。

    能支撑起一个世界的树叫世界树,能支撑起一个宇宙的树便叫苍木。相对于世界树来说,它只不过是苍木身上一截比较重要的枝干而已。

    “咻”的一下,一株鲜嫩翠绿的苍木破空而出,扎根在妙家宅院的废墟上。

    它看起来是那样的柔弱,轻轻一折就会断送年轻的生命。然而,眼前的一切都只是幻象,妙俊风不会因为它的表象就真的认为它是一株柔弱的可以肆意践踏的树苗。

    “妙俊风,能见到苍木,你也算死而无憾了。你要知道,世界树常人都见不到,更别说苍木了。它是一个好孩子,不喜欢杀戮,所以,你自裁吧!”

    妙俊风眨了一下眼睛,他觉得林天的话很白痴。敢称呼苍木为孩子,他是有病吗?他真把自己当天帝啦!掌控一方宇宙,自身拥有无敌之姿。

    “林天,你脑子没进水吧!它是小孩子?它不爱杀戮?你可知它只要稍微晃一晃,整个宇宙都会摇三摇。

    我不知道它为什么会成为你的式神,但我从它的状态可以看出,现在的它伤的很重,实力只有全盛时的六分之一。正因如此,才给你创造机会,让你把它收服。

    你实力不如我,连你都能收服它,你觉得我有必要畏惧它吗?它是整个宇宙的支柱,本身就不会介入任何一方势力的斗争中。

    它之所以愿意助你研习道法,只不过是为了有个静静的养伤之所。毕竟,不是所有的人都像你一样那么弱。

    假如它在我的手中,说不定一身的实力早就恢复的七七八八了。哪还会像现在这样病怏怏的!

    林天,你这是误人子弟啊!害树不浅呐!”

    “住口!苍木,杀了他!”林天发现和他说话就是不智,对他只能手起刀落,不然,美好的心情会被他破坏的一塌糊涂。

    “嗤啦啦”的树叶婆娑声响起,一阵阵绿色光辉从它身上扩散开来。

    “噗噗噗”的破土而出声,在光辉洒满大地后,接连响起。原本焦黑的废墟大地上,一个个绿色的萌芽贪婪的捕捉着绿色的光辉,并在光辉的滋润下,疯狂的生长着。

    同样,光辉也覆盖到了妙俊风的身上。妙俊风感到自身的生命力在不断扩增,无尽的力量开始游走在身体的每一处。

    “又是生机之力,不过这一次的生机之力跟青龙掌握的不一样。青龙的生机之力只针对有生命的活物,而仓木的生机之力却很包容,不管是活物还是客观事物都能被这股力量滋养。

    换句话说,青龙的生机之力停留在法则的层面,而仓木则是在道的层面,甚至是凌驾于道之上。

    这股力量蕴含世界之力,宇宙之力,说是微弱版的开天辟地之力都不为过。暂时不去压制它,借此机会揣摩一下世界之力和宇宙之力。”

    林天的嘴角掀起一抹弧度。看到妙俊风站在原地一动不动,整个人都蒙上了一层淡绿色的光辉,他知道,这是苍木对他进行了掌控。

    看似无限生机,实际上是死亡的邀请函。当载体与生机之力彻底融合之时,便是苍木进行收割之刻。

    “妙俊风,让你嘴硬,让你自以为是。我到要看看,当你化为苍木的养料时,你还能那么狂吗?”

    时间一点点的过去,地面上破土而出的嫩芽已经长成了岑天大树。而妙俊风则像是蚕茧中的蚕蛹,被绿色的生命能量紧紧包裹。

    “你怎么受伤了?”妙俊风通过神念与苍木交流道。

    “你说呢?”

    “能伤到你的人不是目前的我可以抗衡的。我连这个世界都还没有出去,知道太多对我来说,并不意味是件好事。”

    “你是个明白人。但这并不代表我就不杀你。我之所以让你活到现在,是因为我在你身上感受到了不属于这个世界的气息。

    这股气息让我感到忌惮,倘若我真的对你痛下杀手,站在你背后的那位存在肯定不会放过我。”

    “让你忌惮?能让你忌惮的存在可不多啊!难不成只有到了金仙级别才能让你忌惮?”

    “你也知道金仙?看来我的预感没有错,站在你身后的果然是这一级别的存在。人为什么要知足常乐呢?就是因为人比人会气死人啊!

    要是让我早一点遇见你该多好,兴许就像你讲的那样,现在的我已经恢复的七七八八了。”

    “好了,你就不要抱怨了,现在不也挺好吗?但是我很担心,你在他手上的确恢复了一点,可也因此沾染了数不尽的因果。

    这些因果在我眼中不是黑色就是红色,甚至某些因果还带着诅咒。你啊你,为了恢复力量,也不能这样乱来啊!身为苍木的你,难道不知道这样做有违天和吗?

    天道无处不在,虽然他视天地万物为邹狗,但在他心中,还是有一杆不偏不倚的称。”

    “我明白你的意思,但事已至此,时光不回,我也只能继续前行。哪怕我最终要面对的会是那狠辣无情的天裁。”

    “好吧!既然你有了准备,那我也就不多说什么了,只能祝你好运了。不过,我还是想给你一个建议。

    即便你现在因果缠身,你也仍可以通过自身的努力来尽量削减这些因果。不管是行阳善还是积阴德,都是不错的选择。

    退一步说,成为世界树也没什么不好。说不定在某一个地方,新的苍木已茁壮成长,它差的只是那么一点契机。”

    “你的话我会考虑的,你与林天的战斗我也不会再介入。他不是你对手,但他的父亲就不一定了。”

    “谢谢你的提醒,只有不断挑战强者,才能让我越蹬越高,直至登上最巅峰。”

    “祝你好运。”

    “铃铃铃”的声音响起,伴随着声音的还有那抽丝剥茧般的律动。

    林天兴奋的盯着那个即将被剥完的蚕茧,脑海里也是在幻想着妙俊风憋屈惨死的模样。

    可是,他的期盼落空了。在看到妙俊风笑容的一刹那,他差一点当场崩溃。

    “不!这不可能!你怎么会是仓木的对手?它可是苍木啊!能支撑起整个宇宙的苍木!”地君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