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百八十章 与光影对话
    夜,很静。

    妙俊风独自一人坐在空旷的大殿内。

    微风拂面,烛光摇曳,烛影飘逸。安静的氛围让妙俊风的心灵得以放空,得以回归最原始的状态。

    卸下一切防备,让自己真实的活在这个世界上,本是一件很正常的事。但现实世界却让人不得不收起真实的自我,去创造一个和自己类似的矛盾体。

    都说寂寞是一种病,一旦被寂寞缠身,心理上的负面情绪和生理上的**会逐渐取代理智,让人陷入一种不真实的状态,犹如一头原始的蛮兽。

    可妙俊风不会如此,他知道自己的状况,他更清楚一旦自己把情绪的闸门开启,他会比任何人都更加可怕。

    耐得住寂寞,在寂寞中品尝孤独,在孤独中追寻真实的自我,是一种枯燥又危险的悟道方式。

    在这种悟道方式下,大毅力,大智慧,大恒心就像三盏明灯,会被悟道者越点越亮。

    “问君能有几多愁,恰似一江春水向东流。我的心事能跟何人分享,何人诉说呢?纵然我登临绝顶,那也只不过是一个孤独的可怜人。”

    沉静的大殿,在妙俊风的话语声中增添了一点生气。但生气过后,取而代之的是更加浓厚的静和一股凭空出现的愁。

    “谁?”妙俊风把目光望向了靠近自己的石柱。

    “你的警惕性真高。”说话人的声音采用了秘法,像是在水中说话。

    “既然来了,何不现出真身,你我好好聊聊呢?”妙俊风似笑非笑的说道。

    “不必了,我觉得这样挺好。对你我都是一种保护。在这样的情形下,兴许我们可以聊得更多些。”

    “也是。谢谢你。”妙俊风打了一个响指,让整座大殿被结界封闭起来。

    “哗哗哗”的波光阵阵,一团朦胧的光影出现在了石柱的前方,看样子像是靠在石柱上。

    “有什么想说的,你可以说了。我洗耳恭听。”光影开口不问结界,反客为主,比妙俊风更像此地的主人。

    “你到是个有意思的人。”妙俊风对它产生了兴趣。“我不知道该说什么,不如你开个头吧!”

    “好,那就说说你现在的想法吧!不管是真的假的,只要你说便行。”

    “我现在的想法。若是我告诉你,我对未来感到恐惧,你信吗?”妙俊风面露肃容,双眼紧紧的盯着那团光影。

    “我信,为什么不信?”光影对妙俊风的目光和从他身上散发出来的气息熟视无睹,张口就说出了自己的想法。

    “你能告诉我你信我的原因吗?”妙俊风追问道。

    “很简单,就因为你是妙俊风。你觉得还需要更多的解释吗?”光影的声音虽然朦胧模糊,但还是能从中听出它的肯定之意。

    “你对我很了解啊!和你说说也好,也许说出来能让我更好的面对自己。

    我现在很强,但还不够。想要问鼎至尊,就注定要血战到底。无情的杀戮是我不喜的,但不杀戮等待我的就是被杀。

    当我们的实力和对手相当时,我们与他们的谈话可以理解为沟通,双方也可以开展合作。

    当我们的实力弱于对方,但仅仅是弱一点时,我们与对方的合作就变成了依附。假如再弱一点,就变成了附庸。,甚至再差的就会面临直接被吞并的命运。

    可当我们实力强于对手呢?不用我们去找他们,他们便会来主动找我们。只要我们足够强,便能对他们提任何要求,甚至翻手间就可以把他们给镇压。

    我说的这些,你懂,世上任何有头脑的人都会懂。但真正能看透,识时务,知进退的,又有几人呢?

    就拿当下来说,西有血族,南有皇庭诸皇子,东有修罗,北有未知凶险。只要我走错一步,来自四个方面的压力就会把我,把我身后的大军压得粉碎。

    我需要释压,我也是男人。可我却比他们都能忍,我相信我的忍耐会为我搏得美好的未来。人生很长,并不是只争朝夕。

    看似享受了人生,品尝了美酒佳肴,坐拥荣华富贵,美女如云环绕,但到头来你是否能真正拥有和掌握它们呢?

    拿青春去换取它们是不智的,拿未来利益去换取它们是无知的,拿心中的**和诸多侥幸理由来拥有它们,是不智和无知的双重结合,是只有愚昧的人才会去做的事。

    也许我说的严重了,毕竟在这世上凡人还是居多的,能获得成就的人毕竟还是少数的。”

    “说了这么多,你还是没有说到自己。我感觉你很空虚,你需要一位真正能懂你的人在你身边。这个人不是你的兄弟,不是你的徒弟,不是你的属下,而是真正只属于你一个人的人。

    不要否认我说的话,我相信我的直觉。孤阳不生,孤阴不长,男欢女爱本就是天地大道中必不可少的一个环节。

    我知道某些修行功法斩断了它们,但修炼者本身真的斩断了这种天地蕴含的阴阳之道吗?不!他们没有斩断,否则,修行这些功法的人,个个都能超凡脱圣,成为真正的天人。

    妙俊风,你需要找个伴了,哪怕陪你说说话也好。当然,男欢女爱也是免不了的。我很担心,你这样一味控制,到最后要么你真的丧失了对这方面的兴趣,要么你会变得比洪荒蛮兽还要可怕!

    你的心魔你知道,压制的越厉害,反弹的也越厉害。你若在它不会作乱。假如有一天,你不在了呢?试问这世上有谁能压制它?

    它就是你,你就是它。想要超凡入圣就必须斩掉心魔。你觉得现在的你可以净化心魔吗?也许你有这本事,但也只能削弱它而不能净化它。”

    “感谢你对我的关心。你的关心让我联想到一个人,一个我一直在猜测他来历的人。我很感谢他为我修的衣冠冢。即便我还在,我也没去毁掉它。我觉得留着它,我便能找到那个人。”

    “哦?你该不会认为这是你和他之间的因果,只要留着这个因果,你们迟早有相见的一天吧!”

    “是的,我正是这么想的。而且这个想法也成了实际。”

    “成了实际?”

    “难道不是吗?你不就是那个人吗?”

    “我,我...”

    妙俊风站了起来,深吸一口气,用很诚恳的语气对光影说道:“谢谢你,请收下我由衷的谢意。”地君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