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百八十三章 联军压境
    翌日清晨,皇甫明和皇甫皓正式在盟书上签了字。

    盟约的内容是双方在一起商讨后,一条条用文字记录下。盟书一式三份,三方各执一份。

    “四皇子,八皇子,当老奴把这份盟书递到公子手上的时候,公子一定会很高兴的。还请二位皇子按照盟书上约定的时间早做准备。”

    “童老,你就放心吧!人无信不立,我和四哥会准备好的。到是你们,千万不要让我们失望。”

    “如此甚好。”童老满意的点了点头。

    由于昨晚的愤怒,皇甫明并没有去关注母后和妹妹。他的做法让离开的布克感到很高兴。世上就应该多几个像这样的人才。

    躺在睡椅上,手捧书卷,轻松惬意的妙俊风忽然神色一禀,抬手一夹。

    “有意思,墨家有必要这样偷偷摸摸的给我送信吗?”妙俊风看到信函表面上烙下的“墨”字,心里生了一抹疑问。

    打开信函,在看到信上的内容后,妙俊风面色一寒,把信握成了一团。

    “是谁?就算我不喜欢她们,但她们的生死只能由我来掌控!”妙俊风心念一动,抬手一招,一枚菱形的光晶在他手掌上快速结成。

    “去!”,下一瞬,妙俊风的身影消失在了躺椅上。

    “哗”的一声,妙俊风在光晶的牵引下,来到了一座宅院里。

    “幸好在乾丽的身上留下了我的印记,不然,还真不好找。只是她们怎么会来到这里?”在妙俊风眼中,这座宅院并不像表面上那样美丽,而是处处充满了死气和怨气。

    “嗖!”,“啪!”

    妙俊风抬手就是一拳,将偷袭的血族给砸飞而出。

    “又是布克吗?只是他派这些低等级的血族成员守在这有用吗?”妙俊风看都不看摔在地上的那名血族,抬脚就向屋里走去。

    “嗡”的一声,血光乍起。猩红的光束凝聚成一张血色蛛网,把妙俊风牢牢的罩在了里面。

    “嗒嗒嗒”的声音,在血色蛛网成型后,紧随其后的响起。

    一只长相狰狞的大腹血蛛,嘴上流淌着腐蚀的口水,向妙俊风快速移动而来。

    “这才有点意思嘛!这才像布克的布局。一明一暗,一弱一强,把敌人玩弄于股掌中。”

    妙俊风打了一个响指,一道灰色箭矢从地上疾飞而起,精准的射入了血蛛的额头中。

    “叽叽叽”的嘶鸣声响起,血蛛蛛脚乱舞,拼命的挣扎着。但死亡邀请函既已发出,又怎是轻易可以收回的呢?

    “嘭”的一声闷响,大腹血蛛带着饥肠辘辘的身体到冥界报道去了。

    “开!”,妙俊风大喝一声,被血咒封死的大门,“嚓”的一下,由外向内的打了开来。

    “什么人!”乾丽的声音从屋内传来,皇甫珠更是躲在她的身后瑟瑟发抖。

    先前,外面的打斗声她们已经听见。但她们不知道,来到这里的闯入者究竟是来救自己的,还是另一方势力派来的人。

    “乾丽,你们也太不小心了,在自己的大本营还能被人给擒下。看来皇甫明真的是一点用也没有。”

    “俊风,是你吗?”乾丽拉着皇甫珠就跑了出来。

    “当然是我,除了我,你觉得的还有谁能来救你们?”妙俊风冷着脸,不想在她们面前流露过多的神情。

    “谢谢你救了我们。有件事我要告诉你,但请你在听后,能放明儿一马就放他一马,不管怎么说,他是你弟弟。”

    “弟弟?妙文的事你知道了吗?我对弟弟的感觉可不好啊!对敌人我向来不会心慈手软。你爱说便说,不愿说我也懒得听。”

    “皇甫从龙和西人国派使者前来,想要唆使明儿跟他们结盟,一起攻打你。我和珠儿正是因为想要把此事告诉你,才会被西人国的人给抓住。

    那个人看上去挺有涵养,名字叫布克。一身实力我觉得不在你之下。”

    “布克?你们遇见他能活着,算你们运气好。他可不是一个善茬,死在他手上的人多得难以数过来。

    现在你们是准备回朱雀城还是跟我走?算了,还是跟我走吧!就你们两个现在回朱雀城不知道又会摊上什么事!”

    “谢谢哥。”皇甫珠蹿到乾丽身前,向妙俊风弯身致谢。

    妙俊风瞥了她一眼,随后说道:“你们闭上眼,一会若有晕车的感觉,千万别把眼睛睁开。等我让你们睁开眼的时候,你们再把眼睛睁开。”

    去时很快,回时很慢。妙俊风也是头一次带活人在空间通道内穿梭。他对空间之道的研究很浅薄,只停留在入门级别。

    有了这次尝试,日后他对空间之道的理解将会更上一层楼。

    乾丽和皇甫珠的到来,让城主府内有了生气,不再像以往那样冷清。

    她们母女俩在妙俊风的允许下,可以在玄武城内随意行走。这几日,她们母女把玄武城逛了个遍,同时,也注意到在世人口中传诵的妙家军。

    见过皇庭的军队,见过皇甫从龙的军队,更是见过皇甫明和皇甫皓统领的军队。这三支军队和眼前的妙家军比起来,差的不是一点。

    “当”“当”“当”...

    城内警钟响起,玄武城立刻进入战时紧急状态。

    “二柱,你留在城内,保护好她们。我去去就来。”妙俊风一边系着披风,一边向二柱吩咐道。

    “遵命。师父,您可千万不能大意。就算是蚂蚁,被它们蛰一下,也还是会疼的。”

    “放心,你师父是目无余子的人吗?”妙俊风拍了拍二柱的肩膀,迈着沉稳的步伐,走出了城主府。

    站在远处,望着妙俊风离去的背影,皇甫珠发自内心的说道:“母后,您有没有觉得穿上战甲的他特别帅!”

    “他是我儿子,能不帅吗?到是你,收起你的小心思。他是你哥哥,你不可以喜欢上他!”

    “母后,你是哪只眼看出我喜欢他了?我对他的感情是兄妹之情,不是情侣恋情。有这样一位哥哥,我觉得很自豪。”

    “你能这样想,母后感到很欣慰。就是不知道明儿怎么想,他们俩若是在战场上相遇,母后真不知道该怎么办。”

    “母后,您就放心吧!哥的心里早就有了安排,我们就不要去瞎操心了。”

    “咦?没看出来啊!什么时候你对俊风这么亲昵了呢?难道明儿跟你在一起的十几年,还不如跟他在一起的十几天吗?”

    “嘻嘻,感情这东西真说不好。反正这也不是您想看到的嘛!”皇甫珠说着说着,便向乾丽撒起娇来。地君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