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百八十四章 战童老
    玄武城西南方三百里处,妙家军和三方联军在这里对阵而立。

    骑在战马上的妙俊风,策马一鞭,往前走了数百米。

    “彼得公爵,你的伤好了吗?可千万别好了伤疤忘了痛,这趟浑水,你就不应该来!

    皇甫明,皇甫皓,我不来寻你们的麻烦,你们应该感到庆幸。现在到好,你们竟不知进退,仗着人多主动向我发起了挑衅。希望挑衅的后果你们能承担得起。

    嗯?老头?你是谁?自我介绍下吧!皇甫从龙派来的应该不是弱者。哎!遗憾呐!他要是来了,我就可以一劳永逸了。”

    童老两腿一夹,骑马上前,笑着回道:“妙帅,老奴早就听闻您的传奇,今日能够目睹您的真容,实乃三生有幸。

    我姓童,真正的名字早已忘记了。您可以称呼我童老,或者还是老头。反正,在您的眼中,只有强者才配让您记住他的名字。”

    “童老,这就是你的不对了。我妙俊风不管是对强者还是弱者,都一视同仁。既然你不肯告诉我你的名字,那就让我来告诉大家你的名字吧!

    你姓童,单名一个童字。你对自己的名字很不喜欢,可这是师门所起。无奈之下,你来到这里后,便以童老自称。

    其它的我也不再多说,对他们来说知道太多未必是件好事。兴许不用我出手,你就会杀光他们。”

    “哈哈哈...,妙帅说笑了。我的屠刀怎么可能会对友军下手呢?到是你,知道的太多,让我忍不住想对你下手了。”

    “可以啊!这又有何不可呢?请上前一战。”妙俊风坦然接受了他的提议。

    童老双眼一眯,身上的气势陡然间冲天而起。此刻的他哪还像一个已到垂暮之年的老者,分明就是一头从远古而来的暴龙。

    “杀”童老单脚一蹬,他身下的战马顷刻间化成一团血雾。

    这让一直小瞧他的彼得瞪大了双眼,双眼中露出不可思议的震惊。

    “童老,你身上的杀伐之气太重,这样对身体不好。”妙俊风的起势跟他相比,犹如鸿毛飞舞,身姿轻灵出尘。

    “妙帅,请赐招。”进入战斗状态的童老,没有了先前的儒雅,完全变成了一个只知战斗的机器。

    他的拳头充满了爆裂之感,风系法则和金系法则被他完美融合在这一拳中。

    “好!速度中蕴含力量,力量中蕴含锋锐,二者相辅相成。我若是被这一拳击中,不死也要残。”

    妙俊风双掌横推,打出一个黑白太极图。这是精神太极的体外演化。

    童老的拳头在砸入太极图后,先是迸发出激烈的火花,尔后,犹如石沉大海,所有的力量都被精神太极给吞个干净。

    “妙极!老奴到要看看,这精神太极的尽头在哪里?”童老并没有因为力道的消失而苦恼,反到兴奋的加大了输出。

    “咔咔咔”的裂纹声响起。在太极图表面出现了细密的裂纹。

    “噗”的一声轻响,太极图崩碎开来。之前被太极图吞噬的能量在此刻如出笼的鸟儿,四散纷飞。

    地面上“嗤嗤嗤”的出现一道道割痕,空气中“呲呲呲”的出现一条条黑线。至于靠的近的花草树木,更是被这股能量给撕个粉碎。

    “白鹤亮翅!”妙俊风再出一击,一只亮翅的白鹤以极快的速度朝童老飞扑而去。

    这是拳法的演化,里面蕴含了生生不息之力。

    “来得好!”童老的动作干净历练,直接提拳而上,隐隐的在他拳头上出现一只苍鹰的鹰首。

    “啾”的一声,鹰啼声响彻天际。

    “嘭嘭嘭”的声音在半空中不断响起,白鹤与童老杀得难舍难分。

    “破!”童老杀到最后,来了火气。拳头上的鹰首从虚影状态化成了实质,实质的苍鹰破拳而出,化作一抹银色流光,刹那间洞穿白鹤。

    扑杀了白鹤,苍鹰调转方向,向妙俊风嚣张的扑了上去。

    “结界!”妙俊风抬手一点,将苍鹰圈在了结界内。

    “界禁!”,不等童老做出下一个动作,妙俊风便对他释放出了界禁。

    被困在界禁内的童老,没有慌张,更没有去强行破坏界禁。他的目光在游走界禁一遍后,对妙俊风称赞道:“你能将结界悟到这种地步,实在难能可贵。结界说到底是对空间之力的运用,你若能再进一步,空间之道的大门便会为你彻底敞开。”

    童老的话让站在他身后的联军有些犯懵。这叫怎么回事?怎么打着打着,他表扬起妙俊风来了?这节奏有点不对啊!

    “是的,正所谓前人栽树后人乘凉,我会继续钻研的。我知道困住你的界禁对你来说形同虚设,你之所以不动,是出于好奇和爱才。”

    “哈哈哈...,说得好。在你面前还真是没有秘密可言,幸好老奴不是青春年华的小姑娘,不然,会被你说的不好意思的。”童老抬脚一迈,下一刻,就站在了界禁之外。

    离开界禁后,童老再度进入战斗状态,身上的气息从之前的外放专为内敛。

    面对童老身上气息的转变,妙俊风双眼一眯,知道真正的战斗即将开始。先前的过招是他在试探自己,假如连先前的招式都接不住,那他便会在刚才毫不留情的杀了自己。

    “童老身上的气势怎么弱了?难道他想投降吗?”彼得向皇甫明开口问道。

    “不!童老的做法就好比打架时先收回自己的拳头,然后,蓄势待发,给对方狠狠一拳。他越是显得平静,就越表明他接下来的攻击会更猛烈。

    这是东方修者的攻击方式,和你们西人不同。我们要相信童老,在我看来,二哥之所以能取得如今的成就,和他应该是密不可分的。”

    “哦?是吗?童老真有这么强大吗?那我就不明白了,既然他那么强大,为何要委身在弱小的皇甫从龙身边呢?”

    “这个问题你恐怕要去问他了,因为连我也想不明白。”皇甫明的心里怒火中烧,为什么在自己身边,就没有这样的大能呢?自己是天之骄子,理应有这样的待遇。

    彼得公爵嘴角微微翘起。皇甫明虽然没有开口,但他内心隐藏的活动瞒不了自己的眼睛。这是血族的天赋,也是只有贵族方可掌握的读心术。地君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