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百九十四章 瓦沙克
    一辆白色的马车在大道上飞快的行驶。

    车厢内,一老一中一青年有说有笑的继续谈论着大同世界。

    若不是普罗的到来,斯麦被卸去一切职务的事他会继续保密下去。他之所以保密,并不是因为他要面子,而是他不想让真正的朋友为自己担心。

    “米修斯,我觉得教皇找你未必就是坏事。他老人家深不可测,虽然和朗普见过面了,但我觉得他只是走个过场而已。

    祭司殿殿主和他的矛盾,凭朗普的本事是无法调和的。目前的平静是欺骗世人的假象,不到最后关头,谁也不知道这盘棋的终极一招会如何下出。”

    “老米啊!你看看,我们的斯麦即使变成了一个普通老百姓,但他的心还是在那议会大殿上。

    像他这样的人,不去当盟长实在太可惜了。不如我们助他一臂之力,让他早日坐上那个位子吧!”

    “小妙,你该不会想去完圣庭后,直接去盟都吧!你要是去盟都,那盟都还不炸翻天?”

    “哈哈哈...,和你们在一起我都觉得自己年轻了。老米,小妙,炸翻天!哈哈哈...”

    “律...”,一声长鸣,飞驰的马车猛地停了下来。

    “哎呦!我的老腰!”斯麦在三个人中算是普通人,更是我们通常所说的“老年人是豆腐做的。”

    “咻”的一抹流光打入了斯麦的身体中,斯麦顿时觉得神清气爽,仿佛年轻了十几岁。

    “小妙啊!要不你每天给我来一下吧!我感觉有了这股能量,我至少能再活一百年。”斯麦的表情很怪异,让妙俊风看后心里有点变扭。

    “别!我可没有这喝咖啡的时间每天给你来一下。等这边的事忙完了,我给你炼制一枚丹药。吃下它,我保你五十年不生病,五十年内的身体状态犹如回到十八岁。”

    “真的啊!太好了!若是如此,我便可以放开手脚,大干一场了!”斯麦高兴地窜了起来,却忘记身在车厢内。于是乎,“嘭”的一声,他看到了一排排的小星星在自己眼前飞来飞去。

    “小妙,你再帮他看看吧!大脑可是很金贵的。我先下去看看,马车不会无缘无故停下来。”米修斯说完,打开车门,快步而下。

    米修斯走到前方,在见到站在马车前的人后,他一时不知道该怎么开口。

    这个人自己太熟悉了,自己一身所学都是他教的。在自己心中,老师是天底下最聪慧的人,也是天底下最有爱心的人。

    “米修斯,见到老师也不打声招呼吗?”身披白袍的瓦沙克率先开口说道。

    “老师。”米修斯向他行了一个学生礼。“老师,我不知道拦马车的人是您,更没有想到圣庭会把您派来。若换成别人,我会反抗到底,但对您,我不会做出忤逆的事。”

    “米修斯,在你的眼中老师是那样不堪的人吗?老师来这里可不是教皇的意思,而是爱德华的请求。

    在以往,爱德华曾帮助过我,因而这一次,我是来还他人情的。这个道理你应该懂。”

    “老师,我不明白爱德华为什么要这样做。他和妙俊风之间应该没有仇恨才对!”

    “这个你就要问他们了。你去把妙俊风请下车吧!老师也想见见这位被世人传诵的神乎其神的人。”

    “不用了,我来了。

    沙瓦克,所罗门王七十二魔神柱排列第三,位阶贵公子。心地善良,通晓过去与未来,善于发现隐匿的事物,自身知识渊博。

    不知道我说的对不对?”

    听到妙俊风的话,瓦沙克的身体有了明显的颤动。自己的真实身份除了极少数的几个人知道外,其他人应该不知道才对。可他为什么能如此清晰的道出自己的身份呢?

    “哗”的一声,两道柔和的光束从瓦沙克身上发出,刹那间照射到妙俊风身上。

    妙俊风不躲不闪,双手后背,一脸笑容的看着他。从他的笑容中,米修斯读到了自信和吃定老师的内容。

    “不!他的过去一片朦胧,他的未来也是一片朦胧。神秘且强大的力量在守护他,让我看不透他。”沙瓦克收回了自己的目光,他明白若是刚才的目光中含有一点恶意,那现在的自己也许已经受伤了。

    “沙瓦克!你看这是什么?”妙俊风举起自己的右手,在他的大拇指上,一枚古朴的戒指,在阳光下发出神秘的光纹。

    “所罗门之戒!”沙瓦克震惊的将披风的衣帽拉了下来。

    他长得不好看,头颅犹如倒三角,一双眼睛自上而下竖起,如月牙一般。

    米修斯很诧异,以往老师在掀下衣帽后,会以老者的形象示人。像今天这样,以庐山真容见人的情形,真的不多,似乎自己从来就没有见到过。

    “瓦沙克,你随我来,我有话对你说。”妙俊风转身,向大道旁的树林走去。

    瓦沙克没有迟疑,快步跟上。一旦心中有疑问,他会强迫自己必须把这个疑问解决。不然,自己会觉得犹如生病一般的难受。

    树林内,妙俊风对沙瓦克微微一笑,“沙瓦克,你是善良的魔神,平日里也没有做出天怒人怨的事。因而,我愿意跟你心平气和的好好谈一谈,而不是先教训一顿再说。

    你刚才说的没错,这的确是所罗门之戒,也是你们心中伟大的所罗门王赠予我的。

    从你的眼神中我读到了你对他的牵挂。放心吧!他还活着,而且还很滋润。

    这一次他没有跟我一起来,他有其他事情要去忙。对你们,他既感到欢喜又感到憎恨。他知道在你们这一群人中,有人想杀死他夺回自由之身。也有人想找到他,为他继续效忠。

    正因为这样复杂的情绪一直缠绕着他,折磨着他,导致他现在真不知道该如何面对你们。

    顺便透漏一个消息给你,他的实力已趋于恢复。也就是说,现在的他和当年的他已经重合。

    沙瓦克,我来这的事,还有所罗门的事你知道就行了。在没有我们的允许下,这件事你必须把它牢牢地锁在自己的心里。

    七十二魔神的事我一直放在心上。随着时间的推移和我现在整个霸业的推进,不用多久,失散的大家应该都能被我找到。

    今天,就说这么多吧!我对你是放心的,善良的你知道该怎么做。智慧的你更知道该如何处理和面对接下来要发生的事。

    我们出去吧!谈的久了,会让他们担心的,也会让跟在你身后的那群人对你产生怀疑。”

    “好,我愿听从大人的命令。在王归来前,您的命令我会视之为王的命令。”沙瓦克没有对妙俊风的话产生质疑,他相信自己的判断,也相信妙俊风的为人。地君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