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百零四章 保罗教皇
    “要动手了吗?不知道你准备用什么样的圣器来对付我呢?”妙俊风弯身,把罪徒绳从地上捡了起来。

    “用圣器对付你,我怕再次亵渎了圣器。对你我觉得还是亲自缉拿为妥。”柴思夫毫不保留的释放出自身的气息。

    他的气息如火一般炙热,使得周围的空气都变得朦胧起来。一道红线自最外围升起,把他和妙俊风圈在了里面。

    “妙俊风,若是你现在束手就擒,我会给你个痛快的。你可不要小看了我释放出的信仰之火,这只是刚刚开始,厉害的还在后面。”

    “废话少说,我很期待你后面的厉害招式。”妙俊风头一次见到这种变异的信仰之力,他很想从柴思夫的身上了解到这股变异力量是如何发生的。

    “哼!敬酒不吃吃罚酒!仁慈的主啊!请您降下火焰,煅烧他心中的罪恶吧!”柴思夫此时的虔诚祈祷让妙俊风一时产生了错觉,觉得刚才是不是自己眼花了。

    “呼哧”一声,绚丽的火焰凭空升起,沿着红圈自外向内的快速推进。

    从火焰展现出的颜色和散发出的温度可以判断,这种火焰绝不是凡火,其威力高于凡火数倍。

    “可怜的人,等他下了地狱,应该会发自内心忏悔的。”

    “没想到柴思夫主教的实力又提高了。就算他手中没有圣器,也足以面对任何问题了。”

    竞技殿内想起了一边倒的声音,除了米修斯和斯麦的脸上仍保留对妙俊风的信任之情,其他人基本上都认为妙俊风在劫难逃了。

    处在火焰煅烧下的妙俊风,用心感受火焰的来源和组成。在他面前玩火,正应了那句古话,关公面前舞大刀,献丑了。

    拥有地火的妙俊风可以拍着胸脯说,除了天火,他最不怕的就是火焰。当下的火焰虽然厉害,但连挠痒痒都算不上。

    柴思夫脸上的笑容僵住了,他知道自己火焰的威力有多大。在这种火焰面前,就算教皇陛下都要谨慎对待,可眼前的这个人,给自己感觉,竟像是在享受。

    “柴思夫,要说你没眼光是一点眼光也没有。要说你没本事吧!本事到是有一点。你的火焰威力不俗,但对我却产生不了一丝威胁。

    收起你的火焰吧!要是没有更厉害的招式,就请站到一边。我今天不想大开杀戒,但若有人非把自己的脑袋送过来,我也不介意让这里见点血。”

    妙俊风的话说的很从容,仿佛他说的话就是准则。一旦有人敢违反准则,他便会毫不留情的给与制裁。

    “妙俊风,你不觉得你的口气太大了吗?你可别忘了,这是哪里?这里是离神的国度最近的地方,这里是圣庭中枢!”

    “哦!我知道,你没有必要总是重复,我的记性很好,只要说一遍就行了。还有别的要说的吗?没有的话,我就要动手了。”

    “哼!启动圣阵!”伴随着柴思夫的一声呼喊,一道光束精准无误的把妙俊风给罩在其中,好似早有准备。

    与此同时,圣廷建筑最高层,教皇保罗走到窗前,把目光往竞技殿的方向望了过去。

    “看来头盘你不大满意啊!这么快就要品尝主菜了!只是在品尝完主菜后,你还有精力来品尝甜点吗?呵呵,年轻人,你太高估你自己了。”

    被圣光困住的妙俊风,初时的确感到有点不妙,可在后来,他发现上帝留在体内的能量为他化解了圣光的威力。

    不仅如此,圣光的威力在它的帮助下,竟然转化成了可以提升修为的灵力。

    有了这个发现,妙俊风可不会无动于衷。他立刻盘膝而坐,进入了修行状态。

    站在圣光外的柴思夫在见到妙俊风的举动后,立刻放声大笑的说道:“你以为凭你的本事可以化解圣光对你的净化和感召吗?

    笑话!你还真把自己当成你们东方人口中所谓的神仙了!就算是神仙来了,我们伟大又神圣的圣光也同样会把他给转化咯!”

    米修斯走到斯麦身旁,拉住了准备冲上前去的斯麦。他用尽可能充满说服力的语气说道:“斯麦,你要相信俊风。若是连我们都对他没有信心,你觉得我们佩做他的朋友吗?”

    “可是这次不一样啊!”

    “正因为这次不一样,我们才更要相信他!他总是能创造奇迹,不是吗?”

    “好吧!为了义气,我站在这等待。倘若妙俊风有个三长两短,我管它这里是哪里!我一定会让伤害到他的人付出应有的代价!”

    修行如逆水行舟不进则退,也强调稳扎稳打,切忌拔苗助长。然而,妙俊风因为特殊的原因,修为在此刻如坐火箭般节节攀升。

    “叮”的一声,像是作息时间到时敲响的铃声。闭着眼的妙俊风面带微笑的睁开了双眼。

    “爷爷对我真是好啊!送给我的礼物更是弥足珍贵。

    一来帮我将修为提升到了神境小成,二来让我和西人国的信仰之力有了感情。从此以后,信仰之力将不会对我排斥,我若需要,信仰之力将会转化成为纯净的灵气。”

    “收!”妙俊风站起身来,抬手一拂。

    从圣光阵中发出的圣光,如潮水退却般,发出“哗哗哗”的声响,退回了阵内。

    “这,这怎么可能?”在达尔主教身上出现的神情动作,如同翻版一样,在柴思夫的身上上演了。

    “有我在,一切皆有可能。”妙俊风咧嘴一笑,双手后负。

    “噗”的一大口鲜血从柴思夫主教的口中喷射而出。

    “哎!身为神职人员,心胸应开阔,你的心胸太狭小,不太适合成为主的仆人啊!”

    听到妙俊风的这句话,柴思夫再次从口中喷出一大口鲜血。然后,也就没有然后了。他两眼一闭,直接晕死过去。

    妙俊风盯着倒在地上的柴思夫摇了摇头,随后,把头一抬,朝最高处建筑望了过去。

    “保罗教皇,你也该现身一见了吧!难不成你真想让这里血流成河吗?”

    “妙俊风,你是一个善良的人,我相信你是不会这么做的。你和他们一起上来吧!我已经为你准备好热茶了。”

    在场的人在听到保罗教皇的声音后,立刻喧闹起来。他们没有想到,教皇陛下自始至终就一直关注着这里。既然如此,那...

    所有的联想全部到此为止,没有人愿意为此而付出生命的代价。地君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