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百零九章 一切皆有可能
    ,!

    空间之道对妙俊风来说不陌生,但时间之道对他来说不仅陌生还很可怕。

    站在时间长河的河流中,即使你不动,你也会随波逐流,飘向未知的远方。

    每一个世界都有一条时间长河,众多的时间长河交织汇流成一条宇宙时间长河。

    到了宇宙长河这个层面,没有人再敢去追寻和探究。因为,河流的力量已经超出太多,仿佛一滴水就能让一个人遁入轮回。

    妙俊风索性盘膝而坐,双眼合拢。他相信保罗在此时是不会出手的。就算他可以在时间长河中来去自如,但也怕自己破釜沉舟,拉他一起坠入时间长河中。

    坐在沙发上的保罗,见到妙俊风进入入定状态后。他的脸上出现了释然的笑容。

    “妙俊风,我知道你悟性很高,可你真的认为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把时间法则参悟透吗?你可知道,自从我可以召唤出时间长河后,我就一直在研究其中的奥妙。

    整整二十年了,我到现在也只研究出一点皮毛。哼哼,我承认我的天赋和资质不如你,但你绝不可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超越我所参悟的法则。

    妙俊风,时间长河不会等你。你陷得越深,出来也就越难。到最后,不用我出手,你便会自我陨灭在时间的历史长河中。”

    保罗放下喝空的咖啡杯,站起来,走到自己的办公桌前,开始处理桌上积攒的文件。对他来说,妙俊风已经毫无反抗之力。

    要不是自己不得不遵守大预言术的准则,说不定在之前,就一把将他掐灭在时间长河中了。

    入定状态下的妙俊风,元神在识海世界中的文武大门前不断徘徊。

    这道门是东方世界每个修道者必须开启的悟道之门。没有这个门,你既不能踏上文者之路,也不能迈入武者之道。

    眼前这个门的棱角已经变得圆润光滑。与其说是门不如说现在的它更像个球。

    “虚无法则演化到极致便是混沌法则。在混沌世界中没有空间也没有时间,当天地初分,生死阴阳萌发,五行之力衍生后,世界的轮廓开始形成,时间与空间也随着世界的诞生而到来。

    想要走出时间长河,我有两种选择。一是以最快的速度参悟时间法则,二是借用虚无法则这个捷径,推演混沌法则,然后一举突破束缚。

    嗯,就目前看来,第一条路可行,但保罗和现状不会给我充裕的时间。

    若是走第二条路,即便我有六成的把握,但在参悟混沌法则后,能否一举成功跳出历史长河,仍是未知之数。”

    妙俊风感到为难,他发现自己还是小瞧了保罗,小瞧了大预言术。没有两把刷子,怎么能坐上教皇的位子?怎么能平息各派系之间的矛盾?怎么能让圣庭和祭司殿分庭抗礼呢?

    一想到这,妙俊风的身体不自觉地的往后一靠,稳稳的靠在了文武之门上。

    “当”的一声,像是从遥远时空传来的钟声。

    妙俊风的情绪在这钟声响起后,以很快的速度平静下来。

    “当”的又一声响起,妙俊风感觉自己的思绪变得清晰,阵阵清凉之意从头传到脚。

    “佛有过去佛,现在佛,未来佛。凭借佛法可以贯穿过去未来,我未修佛,但大预言术中的信仰之力很充沛。

    我可以将信仰之力转化为浩瀚的佛法,凭此沟通过去与未来。我只要能将力量发挥到突破时间长河的束缚就行,并不需要真正掌握穿梭过去未来的能力。”

    想到就去做,机会稍纵即逝,灵光可遇而不可求。若是错过,自己恐怕就真的要沉沦在时间长河中了。

    柔弱的金光似飘沙般向妙俊风身上聚拢而去。起初的光芒不是很亮,比烛光还微弱。然而,随着时间的推移,金光的强度越来越盛,直至变得光芒万丈。

    没有光亮的历史长河和空间房屋,在金光的点缀下,显得璀璨夺目。

    如此盛况,让伏案提笔的保罗身体一震,迫不及待的把头抬了一起来。

    “这,这是怎么回事?”瞪大了双眼的他,完全猜不透在妙俊风的身上发生了什么。当然,在他的潜意识内,他已经把妙俊风能够参悟时间法则这一项给剔除了。

    妙俊风没有睁眼,他随着感觉站立而起,一步跨出。

    不要小看这小小的一步,这一小步若换算成距离,那将是无穷尽。一步一空间,一步一世界,这样玄妙的状态也只有在顿悟状态下才能不经意的发挥而出。

    假如在妙俊风清醒过来后,能够捕捉到那么一点,那对他来说将会受益匪浅,甚至可以让他的空间之道再上一层楼,而不是仅仅成为一种辅助手段。

    一连数十步,妙俊风的脚再一次踏上了现实的土地。他的容颜和身体状况也恢复如初,不像在历史长河中那样干煸,苍老,瘦小。

    “你究竟做了什么?你是不可能从时间长河中走出来的!更别说空间屋宇了!”保罗拍案而起,声音中充满了质疑。

    “一切皆有可能。”妙俊风没有睁开双眼,只是淡淡的回了一句。

    “一切皆有可能?你这话骗鬼去吧!若是你有凌驾于我的实力,我绝对能感觉得到。可我在刚才就没有从你的身上感觉到力量的波动。

    还有,你那金光是怎么回事?你那步法是怎么回事?为什么我觉得这些不像是我们这个世界应该拥有的!”

    “保罗教皇,你的心眼被你的心魔蒙蔽了。身为神职人员,应该拥有一颗与世无争的平静心。可你呢?心不静,太贪婪,简单的事物在你的眼中变得复杂多变,善良的人在你的心中变成了没有作为的懦夫。

    保罗教皇,你老了,该退位让贤了。再让你在教皇的宝座上待下去,圣庭将会迎来黑暗的灾难。”

    “哈哈哈...,你是在说笑吗?你不觉得你说的太幼稚了吗?”保罗教皇双掌一用力,办公桌直接化成了碎末。

    “不!我说了,一切皆有可能。你为什么就不相信我的话呢?”妙俊风缓缓地把眼睛睁开了,此刻他的双眼,变得比之前更加明亮,更加充满智慧。

    “妙俊风,你这是在逼我!你知道把我逼急了会有什么下场吗?”保罗的情绪波动很大,身上的戾气逐渐将他光辉的气息取代,心魔的力量由此开始不断加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