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64 积分刷啊刷
    秋可可虽然说让张建华回家,她在这里照顾张凯就好。

    可这会他怎么可能丢下儿子还有秋兴离开。

    明天还要给秋兴转院,郑医生可是说了的。

    要是儿子好好的,明天这事让儿子去办也放心,可这会,儿子可不是好好的睡着的,这可是晕倒了,现在都叫不醒,还不知道明天几点能醒呢。

    张建华觉得还是有必要请一天假,把老秋送进医院再说。

    而此时的张凯哪是什么正常睡觉或是昏迷,这是mp消耗过度,昏迷就是因为mp跳到4的瞬间造成的!

    此时的系统那个苦啊!那个委屈啊。

    mp恢复药剂,最便宜的都要5万积分,可这会只有2万多点,如果不想办法把mp恢复到5点,张凯是不可能自主恢复mp的。

    无奈,无语!

    第二天一早,秋可可睁开眼睛,趴在床边就这么睡了一夜,腰酸背疼的,老爸都不要了,就这么陪着凯哥。

    回头看了眼靠在躺椅上,看着自己一脸笑意的张叔,秋可可小脸一红。

    “张叔,你什么时候醒的?”

    “呵呵,才醒,你靠椅子上睡会吧,**点叫他起床,我先去送你爸到医院去。小凯就交给你了啊。”

    张建华乐呵呵的说着,这就起身出门,现在才凌晨五点来钟。

    手续要是办的顺利,还能赶上上班。

    …………

    秋兴转院前,还亲自来看了一眼,秋可可靠在躺椅上玩着农药。

    “别玩了,一会小凯醒了,你们过来二院!”

    “知道了吧,你去吧,这把结束了,我就叫他起床。”

    “迟点,给他睡会!”淑姨叮嘱了一句。

    三个老人离开了。

    秋可可玩了一局才走到床边。

    小丫头凑在张凯身边,就这么看着。

    虽然不知道张凯为什么会做手术,还那么厉害!可这重要吗?

    郑医生都说缝的好。要不是凯哥,老爸还不知会怎么疯呢。

    丫头想着甜蜜的笑了笑。

    这就上手掐住张凯的鼻子。

    掐了一会,秋可可迷了,不是吧。

    立刻松开,焦急的喊道:“凯哥,凯哥,起床了!”

    均匀有力的呼吸声依旧,可这会秋可可不能保持淡定了,怎么这样都叫不醒。

    这就上手轻拍张凯的脸,口中喊着张凯的名字。

    依旧没有动静!

    “啊,凯哥,你醒了故意吓我对不对?”

    可看着张凯呼吸节奏丝毫没有改变,这不可能还在装吧。

    这就啪啪的抽了张凯嘴巴两下。

    这下秋可可真的吓傻了!

    “医生,医生,医生!”

    秋可可喊着,就冲出了病房。

    医生办公室,秋可可火急火燎的拉着刚过来没多久的郑医生就往病房跑。

    “郑医生,凯哥还没醒,叫不醒,怎么办,怎么办!”

    郑医生听了也是吓了一跳。叫不醒?几个意思哈!

    自己可是保证了是睡着了啊。

    郑医生来到病房,这就开始检查起来,越看越心惊,就是手术台上死了人,他都没这么慌过。

    能用的办法都用了叫不醒,这就开始折腾张凯了,各种能在病房使用的检查仪器,一股脑的搬了过来。

    秋可可哭的稀里哗啦的,是被张凯身上接满的各种仪器吓的。

    这在小丫头的认知中,只有电视里,那些快死的人身上才会出现这些。

    又是一个多小时候,忙的一头汗的郑医生已经放弃了。

    “小姑娘,他生命体征一切正常,健康程度超越一般普通人,大脑皮层活跃,一切正常。”

    “那怎么不醒。”

    “额,不知道,搞不好是装睡!装睡的人一定叫不醒。”

    “装睡?”秋可可气的牙痒痒,你装一个我看看。这么折腾了还能装?

    “额,应该不是,我找一些资料,在观察一天,他目前身体状况非常好,下午给他挂点盐水。看看情况不行,我联系外院专家会诊!”

    而就在这时,浙市,q电台播音室内,欣儿在一档音乐栏目中,当这特约嘉宾。

    “欣儿,有网友提问,你最欣赏的男性,是什么样子的!这个问题有点设计**了,你可以不回答。”

    “哈哈,没什么不能说的欣赏而已,又不是非嫁不可对吧。其实,我真有一个特别欣赏的男人,他可能比我还小一岁,但我一直管他叫哥的,他就是我这首忐忑的词作人。是个很有才华,风趣幽默的大男孩!”

    “啊,这首歌的创作者,竟然这么小?真是想不到啊。张凯对吧!”主持人说到张凯的瞬间!

    张凯的眼角,就开始疯狂的刷过惊讶情绪了。

    “对的,他说我这个玉女一点不可爱,就帮我写了一首歌,说这样让大家知道我其实也是一个活波爱玩闹的女孩。”

    “这张凯什么人啊,你这样的还不可爱吗?他还有什么其他作品吗?我真是有点好奇!”这话自然是张华安排的,这才炒热张凯的第一步。

    “哈哈。”欣儿咯咯直乐!笑了很长时间。

    “欣儿,什么这么好笑,说出来让大家都乐乐!”

    “你打不过我吧,大家应该都听过这首气人的歌吧。他就是原创了,这歌还有个故事呢,可能有些朋友知道,在一次华国和寒国的武术切磋中,张凯哥,就是这么边唱歌,边揍的那个寒国友人。这个揍字,我是不是用的不太好,要不换成切磋吧!哈哈哈!”

    一时间听众砸了国,纷纷在平台互动,就是揍,揍的好!

    “还真是有意思!还有其他的吗?”

    “有呢,下周一,会有一首新人新歌登录q音乐,大家倒时候可以留意一下张凯这个词曲作者,至于其他的,我就不说了,网上还是可以找到一些关于他的作品的。总之在我眼里,这个大男孩,是个天才,娱乐圈的天才!”

    电台的这次直播,观众虽然不是非常多,但关于张凯的一些信息,开始慢慢在网上发酵了。

    而昏迷中的张凯,眼角下的积分,就这么持续不间断的刷着。

    …………

    张凯的老爸回家就赶着上班去了。

    秋兴这个病人,靠在二院复健中心的病床上,嘴上骂着,女儿白养了。

    “你打电话催啊。”

    “不打,这要靠自觉,一定和小凯玩去了!”

    “这有什么不好的,不是你希望的吗?”王淑没好气的说道。

    秋兴不自觉的就笑了起来。

    回到二院的检查,让昨晚接诊的那位大夫吓傻了都。

    脸打的是啪啪的响。

    你别管我在哪缝的,就问你我手还能不能恢复。

    想想还解气呢!

    而此时,二院的一间会议室内,秋兴的术前检查报告,和此时的复查报告,被放在投影仪上。

    “病人说手术是在私人医院做的,这样的手术,即便是华京医院,也不过如此了。我建议,找到这个医生,让他为更多伤者解决伤痛。这能救多少人,多少家庭。”

    “嗯,等一周,看看这例病人的恢复情况,若是在预估之内。不惜代价我亲自出面请他过来。实在不行,将那些必须截肢的病人,转诊到他的私人医院。医生不仅要有医术,还要有医德,如果能让病人有更好的生活质量,即便我们医院损失一点名声,也在所不惜。”

    “主任,我们是三甲医院,往私人医院转病人,合适吗?”

    “合适,总比截肢强,没有办法也就算了,既然有办法,就必须对病人负责,我们是医生,不是商人!希望在坐的都记住这句话。”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