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251 要不要灭口
    这边屏幕一黑,低着头颅的老虎突然转身。

    张凯一见这架势,这是要跑啊,这要给这东西跑了躲起来还好,慢慢找就行,可这万一从哪一边冲下禄山,那还得了。

    不行,不行!

    张凯一跃而起,几步就这么窜了出去,一脚对着老虎后腿踢去。

    老虎也是反应灵敏,虎尾一扫间,抽向张凯。

    张哥感觉自己托大了,这尼玛,悬空无处躲避啊。

    只能手肘下压,护住腰间,瞬间而已一股巨力袭来,张凯抛飞向远处。

    汤柔见了,猛的一个力窜向倒飞而回的张凯。

    而李江他们两人,从两边合围着老虎。

    老虎警惕的嘶吼着。也不敢再跑,动物本能的它不敢示敌以弱。

    “凯哥,你没事吧!”

    “我勒个去,你也会功夫?”张凯被汤柔抱着,惊讶的问道。

    “废话,我们特情局哪有不会功夫的。只是我没他们厉害而已。呃,不对,你没事吧?”汤柔吹着牛,突然反应过来,张凯没受伤吧。

    “你见凯哥什么时候怂过。特么的小老虎,偷袭老子。”

    汤柔捂脸。

    “是你偷袭人家屁股好吧。结果被反怼了。”

    张凯翻了个白眼,起身。

    “你们让开,特么的,敢和我动手,老子干不死你。”

    张凯说着,直接冲出。身体那丝丝灵力被张凯挥到了极致,加持在自己双脚之上。

    度简直丧心病狂,眨眼间就冲了过来。

    老虎一声嘶吼迎着张凯一个饿虎扑食。

    这次张凯可早有准备。脚下一个力,身体在间不容之际窜了起来,一把揪住虎头上的毛,身体一个旋转,就骑在了老虎背上。

    轮起拳头就是一拳砸下,张凯全力出拳虽然没有此时过,但也不是这个世界普通人可比,没有两千斤之力,也不遑多让了。

    一声闷响,老虎身体一矮,摇摇欲坠。

    张东阳见状,也不知从哪摸出一根针管,迅的冲了过来,给老虎屁股上推了一针。

    “什么鬼?”张凯好奇的问道。

    “把老虎后腿麻了,这会应该跑不了了。”

    汤柔见了,立刻拨了个电话。吩咐了几句就挂了。

    张凯看了老虎一眼,无奈的摇摇头。被研究是板上钉钉了。

    可可怎么办?

    “李大哥,张大哥!”

    “啊,张顾问,大哥可不敢当。我们以后可能会一直跟着您学习了。”

    “学习没有问题,我有把握让你突破,不过弟弟我有一事相求。”

    “您说!”两人激动的异口同声问道,突破后天可是他们梦寐以求的。

    “那个,今天,我们就是来抓老虎的,一番战斗后生擒了这畜牲,至于其他事,什么都没生,我女朋友只是玩笑重和我开开玩笑,不知两位大哥可否不提?”

    呃,两人同时转头看向汤柔,事其实不大,也不是很重要,两个小姑娘而已,可这里还有一个老大的秘书在啊。

    “别看她,这个我一会会灭口的,就说捕捉老虎中为了救我英勇就义。没事的!”张凯一脸笑意的说道!

    “张凯你王八蛋!气死老娘了。你灭个口试试!”

    “开玩笑的,其实你应该知道……”

    “哼,我暂时帮你保密,在现其它觉醒者之前。不是给你面子,是看在可可妹妹面子份上!”汤柔傲娇的说着。

    张凯笑笑,未来整个海蓝星大多数都会觉醒,张凯还真不担心以后。

    只是目前,有自己这一个出头鸟就够了,绝对不能让可可惹上麻烦。

    很快一队战士整齐的走了进来。

    还带着一个规模不小的简易担架。

    看着地上的老虎,这队战士一个个敬畏的看着张凯几人。

    这特么的就是差距啊,那么多军人特警,带着现代化武器,都没能拿着老虎怎么样,人家赤手空拳的进来才多久,就把老虎放倒了。

    “小心一点,连夜运去华京。”汤柔当仁不让的命令道。那上位者的威仪,简直丧心病狂。

    “是,长!”

    “凯哥,那我们走吧,下山等可可。这里交给他们就行了。”

    “别啊,叫人送点食物上来,我们在山上烧烤。”张凯笑着说道,好久没见可可了,想着要玩玩。

    “凯哥别闹,一会我们还要回华京复命。”

    “我有正事,这里环境刚刚好。”张凯说还眨眨眼。

    李江见了,那叫一个兴奋。

    “同志,你安排一下,送点牛羊肉上来。对了一会还有几个女孩过来,你派人送她们来这里。”

    “是!”

    “多送点,整牛整羊!”张凯补充道。

    这名战士一脸懵逼,还整肉牛?一只羊能吃的下吗?

    不过也没有反驳,只是答应一声。

    很快山上安静了下来。

    张凯仰头45度角看着天空。阳光透过斑驳的枝叶泼洒在他脸上,还别说显得很是高大尚感觉。

    汤柔都看迷了。

    这凯哥,还别说挺耐看的啊。

    “摆什么造型呢?你留着里有什么事。”

    张凯没有出声,不是故意装逼,而是在思考。

    思考要不要把长春功传下去。十年后的浩劫还不好说,眼看着,这个世界就要被自己整的幺蛾子玩坏了,一但人们有了强大的力量,会做出什么事来,还真不一定。

    必须有一批人强大起来,不然这个世界很可能再外域来袭之前,就不成样子了。

    传,必须传,大不了以后搞了积分在兑换一个更好的功法自己修炼。

    “李江,张东阳!”张凯突然历声喊道。

    “在!”

    两人听了下意识的立正。

    “你们说,我能信你们,哥有秘密啊。但为了让你们突破,我又必须告诉你们。好纠结啊。”

    “请张顾问放心,该说的说,不能说的我们绝对不说。”

    “算了,和你们相处下来,感觉你们很够意思,我这个人最重感情了,真要是有一天被你们卖了,算我眼瞎吧。李江,张东阳,你们面朝南方跪下。”

    “啊?”

    “师门传承,不入山门不得外传。当年那个老道教我时我也跪了。”

    两人一脸懵逼,汤柔先跪了下来。

    “我也要学!”

    李江和张东阳见了,也规规矩矩的跪了下来,传功可非儿戏,就算只是教相声,都要拜个祖师爷先。

    “呃,要说的什么吗?”汤柔弱弱的问道。

    张凯笑笑,“得了,意思下行了,那老道是死是活我都不知道,而且他也说师门就他一个人。盘膝坐好吧。”

    张凯说着,已经盘膝而坐,双手搭在膝盖上掌心外翻。就跟电视里打坐练功是一样一样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