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96章 愤怒林明
    “千真万确,那周修与林明早就串通好了让我等去截杀秦大小姐,可是我等不同意拼死保护大小姐,可是林月这个时候突然出现大小姐为了保护她中了一剑,这一剑……这一剑正中内府!”

    “大小姐……大小姐不治身亡!”徐天再次嚎啕大哭起来,就像是自己承受了莫大的冤屈,“我的兄弟也都纷纷为我挡剑我才逃出来通风报信!”

    “您若是不信现在可以去看看那周修一定没有在自己的处所!”徐天刚说完秦风直接冲了出去,他大吼一声:“林明,周修!我要你们死!”

    看着已经被愤怒冲昏头脑的秦风徐天当即嘿嘿笑了几声,他眼角带着几分皎洁,“自相残杀吧,只要你们死了这长老之位还不是我徐天的!”

    果不其然,周修刚从山下上来正撞见那一头怒火的秦风,看到他从山下上来似乎与之前的一切不谋而合,“混蛋,你去干什么了!”

    “秦风,你敢这么跟我说话!你别忘了我也是长老!”周修一脸不满,但随即一个响亮的耳光从他脸颊响起。

    那周修已经愣在了原地,他根本不敢相信秦风竟然敢打自己,“混蛋!我要去大长老那里去告你!”他还算理智知道自己打不过他便要去告状,可是这恐怕已经不可能了。

    气头上的秦风拔出长剑直接砍下去,砰!

    周修惊险躲开,可是随后又是一剑他根本无处闪躲只能丢出两枚灵符抵挡,轰隆隆,他到飞出去一口鲜血喷了出来,“秦风,我们远日无怨、近日无仇,你不要欺人太甚!”

    “无怨无仇?你可真的说的出口,我妹妹的死难道与你没关系?”他从牙缝中挤出这几个字,而后他自此发动攻击,那周修东躲西藏有些懵逼,“秦风你不是疯了,我怎么可能杀了秦雅,就单单是咱们俩这层关系他还要喊我声师傅,我怎么可能做出这等事!”

    “混蛋,你少装模作样,你和林明密谋的诡计徐天都给我说了,你还想抵赖不成?”他怒斥一声,而后刚想再次攻击却被一声暴喝叫住。

    “你们都给我住手,青云宗生死存亡的关头你们还在这里内斗,真是荒唐!”这来人正是青云宗的大长老。

    看到大长老周修似乎就像是看到救星一样,而秦风心中的火气也稍微平复了下,他将自己妹妹惨死还有周修与林明的计划都说了出来。

    可是周修却一个劲儿的哭冤,他已经快要把自己的肠子都要哭出来了,“天地良心,我根本就不可能杀害秦雅,肯定是有人陷害我,对,刚才你说是徐天告诉你的,肯定是徐天陷害我!”

    “徐天为什么要陷害你?你不会是想要反咬一口吧!”秦风*味十足,若不是大长老在他肯定不会饶了周修。

    “因为他……”说到这里周修欲言又止,他肯定不可能将自己绑架林月然后交给阳炎的消息告诉他们。

    毕竟林月现在纵然是林明的妹妹他依旧是宗主的亲传弟子,若是让人知道自己肯定也活不了,与其这样还不如自己当一回冤大头。

    “反正这人肯定不是我杀的,我相信大长老一定会查明真相的!”他说完盯着秦风,可是后者依旧满含杀意,“你放心,你肯定跑不了,就算是到天涯海角我也要杀了你!”

    他不由得一个哆嗦,全身冷汗。

    大长老随后一挥手,几名执法长老直接冲了上去将两人绑了起来,“给我押入地牢,等这次事情过去之后再给我查清楚!”

    对此二人都没有什么异议,毕竟周修可以暂时保命而秦风也可以等到水落石出的那一刻手刃仇人。

    而此时在青云山脉之外的一个小镇,林明正品着一杯茶水,他把玩着手中的项链嘿嘿笑道:“这次可真是辛苦你了,弄出这么一串能够提升功力的项链肯定很辛苦吧!”

    “废话,你知道老子多麻烦吗?”金寒此时一脸的埋怨,然后再看他面前这已经摞起来将近一米高饭碗。

    “你埋怨个啥,我答应说给你买好吃的,你乖乖吃就好了,”林明翻了个白眼,而后者此时则尴尬的笑了起来。

    “也是,不过林少你可不要小看这串项链,它可是很通灵性的,只要是主人不喜欢的东西接近他就散发出令人不适的寒意,这也算是其中的一个玄机吧!”金寒挑了挑眉毛洋洋得意,林明也是眼前一亮。

    “不错嘛,就凭这件事我给你说……”他顿了顿随后抬起头高声道:“小二儿,再给我上三万面!”

    说完金寒顿时眉飞色舞的笑起来,“正好我还没吃饱!”

    可是就在此刻一道消息却传入他的耳中,“你们听说了没有,青云宗已经被四大宗门围攻了,宗主还为此受了重伤呢!”

    “我也听说了,据说是为自己死去的宗门弟子讨要说法,还说什么最终凶手叫什么林明!”

    “这个林明我也听说了,听说之前还在北域杀了几大宗门的长老,真是嚣张至极!”他们一个个商量的酣畅淋漓,而林明则眉头紧锁的瞪着他们几人。

    “你们都不行,这算什么消息,我可是听说林明的妹妹林月已经被外面的太阳神教控制了起来,据小道消息说一日之后就要当众凌迟处死!”

    “不会吧,那林月是无辜的啊,不知道这青云宗怎么想的!这小姑娘摊上这么一个哥哥和宗门可真是倒了八辈子霉了!”

    “谁说不是呢,”他们都摇头叹息。

    可是林明的面色已经寒冷起来,他眼睛里满是杀意,“吃完了吗?”他丢出四个字之后看向金寒,后者顿时一个激灵当即点点头然后把嘴角的最后一根面条吸进了嘴里。

    “随我去青云宗,最快需要多久?”他问道,金寒当即从当街展开翅膀,“不需要一日,也不需要一个时辰,只需要一刻钟!”

    呼哧一声,林明直接消失在了这座小镇,而当街的那些拼命还依旧傻傻的站在原地,他们很显然还未从刚刚的震惊之中清醒过来。

    “林少,这次虽然关乎林月但是你不要冲动,你面对的可是四大宗门,一不小心便会陷入劣势到时候非但救不了人恐怕自己也要搭进去。”金冥沉声道。

    “金冥说得对,林少,此行万事小心,不能莽撞行事,”金时也出言道。

    听言林明并未说话,他只是看着青云宗的方向,“傻姑娘,你为什么不捏碎灵符,这样我就可以去救你了,为什么你不捏碎灵符!”

    几息之后,他们便来到了青云山脉,而此时的阳炎正看着林月逼问着林明的去向,可是小女孩虽然满身的伤痕却依旧不说一句话。

    那灵隐宗的燕灵儿看着林月被整成这样自然于心不忍,“师傅,我们难打就眼睁睁的看着无辜的女孩被他折磨吗?”

    “林明有没有罪我不管,但是林月是无辜的啊!”她刚想继续说下去却被灵昆直接堵住了嘴巴,“你疯了吗?这件事不是我们能管得,谁也不希望无辜的人受害但是怪就怪在她是林明的妹妹吧!”

    “可是我们就不能救下她吗?她还是个孩子!”她据理力争传音道

    灵昆也是极度无奈摇摇头,“能够救下来自然是好事,但是他们宗门都不管我们何必多此一举,而且太阳神教的阳炎阴狠狡诈,他要是借题发挥反咬一口我们岂不是得不偿失?”

    “可是……”

    “没有什么可是了,”灵昆缓缓松开她的嘴巴而后给他一个劲儿的使眼色,后者不再说话只能是低下了头。

    而一边的圣女峰与天剑门则也是无动于衷,都是老谋深算的狐狸,阳炎的小心思他们还是可以看出来的,但是后者却依旧乐此不疲的一鞭子挥了下去。

    啪!

    鲜血从林月的肩膀上流了下来,伤口皮开肉绽,十分渗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