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83章 恶人先告状
    那吴坤好像也感应到有人在骂自己他连续打了两个喷嚏后看向帝皇笑道:“那可不行,这好酒就一壶,先到先得!”

    “你这话倒是有意思,如果我要定了呢?”帝皇依旧带着一抹笑意,吴坤竟然真的有些急了,“如果你要是强要的话你们皇城的酒库就必须借给我管理一年!”

    听到这话帝皇竟然哈哈大笑起来,“如果真的给你看管一年怕不是酒库都要空了吧!”

    “你啊跟你的父亲一样,都是一个酒痴,而且性格方面也很相似但却唯独没有一点,”帝皇没有继续说下去,他眼睛里带着几点晶莹的光芒看向前方。

    “你要喜欢那就让给你罢了,帝皇你这是何意?”吴坤无奈的挠了挠头,可是后者依旧没有说话。

    几息之后,吴坤突然再次睁开眼睛他猛然看向前方,“送酒的来了!”

    此话一出,众人都纷纷看向前方。

    与此同时,皇云天与林明的身影也出现在众人眼中,他们胯下乘骑狂牛一路火花带闪电的奔袭而来,“父皇赎罪,儿臣有事耽误来晚了!”

    皇云天从狂牛背脊上跳下来瞬间跪在地上谢罪,林明则站在身后行了一礼。

    这一幕的出现其他几位皇子只是如释重负,但二皇子与三皇子却彻底傻了眼,他们看向皇云天与林明咽了口吐沫,“这……”

    “这……怎么可能!”二皇子直接失声叫了出来,他瞪大眼珠子不敢相信的站在原地像个木桩,那三皇子的脸色也很难看。

    “什么怎么可能?”六皇子突然问道。

    众人的视线也从皇云天身上转到了二皇子身上,后者当即脸色大窘摇摇头,“没……没事,九弟能够平安归来真的是太好了,我们不如现在就开始评选吧!”

    好在二皇子能够及时转移话题,他们才会再次看向皇云天。

    帝皇并未出口那边上的大皇子却率先带着不悦的语气责问道:“九弟,国师之前再三强调要赶在黄昏之时回来,你看看你迟到了多久,让这么多人等你到现在,你是需要领些处罚!”

    “大哥说的对,九弟你这次可真是做得不对!”六皇子此时也跟着说道。

    皇云天虽然嘴上点头称是但是心中却是一个劲的骂着,这些皇子哪一个不是盼望着自己受点处罚,甚至是剥夺自己的评选资格,但是奇怪的是这次竟然没有人提出。

    帝皇清了清嗓子刚想说话却看到一道声音已经迎了上去,此人正是之前的吴坤,他看着皇云天嘿嘿一笑。

    皇云天顿时后背都发凉,“吴将军,你这是……”

    “小公子,老臣有个请求不知道当讲不当讲,”吴坤竟然有些犹豫,但是她那一双绿豆大的眼睛却不时看着皇云天腰间的酒葫芦。

    上面斑斑点点的血迹似乎还没有完全干涸,虽然换了衣服可是这酒葫芦上的血迹却似乎在诉说着他们的遭遇。

    “吴将军您有什么要求只管说,只要我能办到的就肯定给你办,”皇云天先是看了看帝皇后者点了点头他才说道。

    “也没啥大事,这酒葫芦你就给我吧,反正里面的酒水也不是什么名贵的酒,”他搓了搓手笑道。

    看到这林明也是不由得苦笑一声,皇云天更是二话没说直接将腰间的酒葫芦递了过去,“我还以为是什么事,原来是这个酒葫芦,里面的酒也不是什么好酒改日我定然亲自带上好酒登门拜访!”

    “不用不用,这才是最好的酒!”他抱着酒葫芦直接闪到一边,帝皇那本来严肃的脸竟然带着一丝笑意。

    皇云天也是一脸懵逼,但看到自己父皇龙颜大悦当即长舒了口气,果不其然帝皇竟然亲自走上来拍了拍他的肩膀,“我儿不愧是我儿,你我心灵相通啊!”

    皇云天更是听到云里雾里,他挠着后脑勺还在思量身后的林明已经碰了碰他的手臂,他这才急忙回应道:“我乃父皇孩儿自然能够与父皇精诚一心,心灵相通。”

    “你这一个酒葫芦可是为我省去不少麻烦啊,要不然让吴将军去看酒库我这一年可都没有什么酒喝咯!”他摇摇头笑道。

    “好了,将功抵过!”他而后大袖一挥不由得向其身后看去,而此时林明也正抬眼看着帝皇。

    “你是谁什么人?怎么之前没有见过老九带你出来过?”他狐疑的上下打量了两眼林明,不过天神境初期的修为却散发着不输于神皇境的气息。

    单单是这一点就足以让他惊讶了,“禀告帝皇,臣下乃九皇子朋友这次能够参加狩猎万分荣幸!”他恭恭敬敬行了一礼。

    帝皇却眉头一皱,“你是老九的朋友?你叫什么名字?”

    “林明!”他说完帝皇身后不少人都开始议论纷纷。

    帝皇也感到一抹惊讶,“你们在议论什么?”

    皇云天也有意的让林明往后走走,可是林明却摇了摇头,“反正早晚都会知道名字的,而且我也没有做什么大逆不道的事情对吧!”

    可是此时一道极为怪异的声音从人群中传了出来,张立威走了出来,他身边跟着齐宝,“林明你杀我儿子伤我副将之后又加害于我,现在你竟然哪还敢蒙蔽九皇子出现在帝皇的狩猎场上!你可真的是胆大包天!”

    众人顿时炸开了锅,“这林明不就是之前在外城出尽风头的那个小子吗?”

    “对啊,怎么会出现在这里,而且似乎九皇子还和他关系不错,”那剑斩身后的护卫小声嘟囔道。

    齐宝也随声应和道:“张副将所言极是,帝皇我们不能纵容这种人继续胡作非为,一定要重罪处罚!”

    帝皇也看向林明,皇云天直接站到他跟前道:“父皇,这件事……”

    可是他还未说完就被林明打断道:“九皇子不要为我说话了,一人做事一人当,这件事幸亏张副将说出来了,否则我还真的忘了!”

    “死到临头了你还嘴硬,你是真的长了两个脑袋不成?”齐宝大喝道。

    “两个脑袋倒是没有,我只是想说一下真想而已,”他随后看向张立威眉头一皱:“你只知道恶人先告状,但是在帝皇面前你敢说你儿子就没有错?”

    “当然……当然没有错,他能有什么错!都是因为你!”张立威忽然怒斥道将一切的责任都推给林明。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