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章 交易
    “唳!”一声凄厉的鸟鸣声响起,金乌长大了嘴,吐出一团团火焰,将林明经脉的断裂处续接起来。如果林明在此身陨,这只未成熟的金乌将提前夭折,而赤帝则会永无翻身之日。

    “啊——!”林明自然是能感受到自己体内的变化,当下惊叫出声,他不知道这样会不会影响到自己断脉的重生。如果金乌修复了奇经八脉后,顺势占据了他的身体,那这一次的痛苦就白承受了。

    “不用惊慌,续接断脉必须要有血脉的力量……但是接下来,金乌会尝试抢夺你的身体,这个时候就要看你的意志了——金乌虽然力量强大,但这毕竟还是一只雏鸟,如果你能够将其降服,那将会成为巨大的助力,你的前途也就不可限量。”老人缓缓地说道,“但若是你没有承受住金乌力量的冲击……那后果也就不用我再说了。”

    “我明白的,前辈……”林明强忍着断脉的巨大痛苦以及体内金乌之火的灼烧,用沙哑的声音说道,“无论是为了林家,还是为了我自己……我都一定会承受住。”

    “金乌又如何?赤帝诅咒又如何?那只不过是一只小破鸟而已,难道还想要我的命不成!?”

    “说得好,老朽就再助你一把,将金乌打回你的体内。这样的话,断脉续接的成功率就会大很多。”听着林明热血沸腾的话语,老人也有些动容。这个少年在外门遭人欺辱了那么久,锐气却没有被消磨,反而是隐藏在了自己的心中,一边锻炼着内心,一边以自己坚硬的心来将这股锐气打磨得更加锋利。有如此韧性,就算没有金乌血脉将来也能够出人头地,更别说林明还天赋异禀了。

    “喝!”

    老人运起一股灵气,再一次凝聚出一个掌印,只是这次不是针对林明,它的目标是林明胸前那只叽叽喳喳的小鸟。金乌似是感到嘞威胁,对着老人喷出一股金焰。

    不过,金乌虽然天生就拥有特殊的力量,奈何它的宿主林明只不过是一个练气一重的小子,就算将他的灵气榨干也难以撼动老者一根毫毛。因此老人并没有理会金乌幼雏的反抗,而是冷哼一声,强行将金乌推回了林明体内。

    “啊!!!”

    一股灼热的感觉出现在林明胸口,他还没有反应过来,剧痛就出现了。虽然金乌没有办法抵挡老者的掌印,但它晓得老者这么做都是为了帮助林明,于是便在林明的体内大闹起来,以求得一丝喘息的机会。

    老者的眼神微微一凝,他清楚金乌引起的剧痛是林明的承受极限,只要超过了这个极限,林明的意志就会立刻崩溃,活生生的被痛死。但若是一直放着不管的话,林明的意志早晚也会承受不住,老人陷入了进退两难的境地。

    正当他无可奈何打算放松对金乌的控制时,林明的叫喊声突然响了起来。

    “不!前辈,绝对不要放松!我能够顶得住!”

    林明大声喊道,紧接着又痛苦地*起来,刚刚喊出的那一句话泄了他一直憋在胸口的气。虽然如此,他还是坚持承受着金乌的力量冲击。

    “好小子……”见林明精神如此强韧,老人忍不住赞叹出声。随后,灵力化成的掌印又往里按了一分。

    金乌在林明体内痛苦地挣扎着,它不但要想尽办法抵挡老者的灵力,还得努力不让林明的奇经八脉彻底断裂。这下金乌完全是自讨苦吃了,如果不维系住林明的经脉,它自己也会随之消亡,但如果再这样下去,它就会被林明彻底驯服,从此成为林明的奴仆。

    “在这样下去,金乌差不多就要鱼死网破了……虽然说这样会让赤帝复活的时间推迟,但晚复活总比成为一个无名小卒的奴仆要好……它肯定是打的这个主意。”老者的声音响起,“这个时候就要看你自己的了,要怎么做,才能够让金乌心服口服的臣服于你……”

    林明强忍着痛苦,努力集中精神思考起来。幸好这种痛楚在林明身上已经肆虐了很久,他差不多也习惯了。

    “它不愿意成为我的奴仆……而我必须又驯服它……可驯服它,不就是让它成为自己的奴仆吗?如此一来就没有解决的办法了……”林明苦苦思索着,他总感觉自己有什么地方想错了,但却又不知道自己什么地方想错了。

    “快一些!这畜生要爆发了!”老者的声音响了起来,但是,林明仍然想不出有什么解决的办法。

    “驯服……不是奴仆……驯服……不是奴仆……”林明的头都快想破了,但是仍然想不出什么好办法,金乌是大凶之物,难道真的有办法和它和平共处吗?

    “和平共处……和平共处!”

    不知怎的,林明想起了小时候的一件事情:有一次他和管家出去逛街,在一个卖肉包的小铺旁被两条野狗围住了。管家十分瘦弱,且不是修炼者,而当时的林明也只是个小孩子,因此两人竟然是被两条野狗逼得无路可走,想来也是十分可笑的。

    这个时候,一个经常在林家表演的驯兽师刚好经过,见到林家的小少爷被野狗困住了,便笑着走了过来。他找林明要了一个肉包子,随后放在狗鼻子让它闻了闻,等狗的食欲被挑起来了,再把肉包子放到狗够不着的地方,同时伸手示意要摸一下狗。

    为了得到那个肉包子,那只野狗低下了头,原本凶恶的表情消失无踪,变得无比谄媚。

    同时驯兽师告诉了林明一个道理:多聪明的动物都不会和你讲道理,你想要和它和平共处,就要给足够的好处,就像处朋友一样……就算对方不喜欢你,只要好处给多了,一样会和你成为朋友。

    朋友!没错,林明想要的就是这个答案。这么久才想到这个简单的答案,其实也怪不得他,林明以前在林家也是一位小少爷,能够和他称上朋友的人并不多。再加上林家为了和秦家争夺皇权,从小就会给孩子灌输一些支配、统治之类的理念,因此林明思考驯服的时候,并没有联想到和平共处。

    心中已然有了答案的林明开口道:“金乌,我知道你不愿意成为我的奴仆……但是我也不是要你臣服于我,只是在你离开我身体之前,和平共处。只要你协助我修炼,每天我都会供给你一定量的灵气,而且我还有一个条件,那就是你在离开的时候不能吞噬我的身体或者灵魂……如果实在没有办法,我会给你找一具足够强大的身体,和一个足够强大的灵魂。我并不是要你做我的奴仆,只是想和你做一笔交易,你看如何?”

    金乌安静了下来,它凝视着林明,不知道在想什么。

    “这样僵持下去,对我们两方都不利,你说呢?我知道你听得懂我的话,不必再装傻了。”林明继续说道,这一次他显然没有那么自信。

    老者听着林明犀利的言辞,对这个少年的评价又高了几分,在这个时候还能够冷静地和金乌谈判的人,心理素质必然是极高的。

    终于,在林明不断地阐明利弊之下,金乌那高傲的脑袋,终于低下来了……言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