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59章 灵狐
    池青魅看着林明,弯弯得眼睛犹如月牙一般,拿着自己的酒壶给自己倒了一杯酒,然后又要拿起林明的酒杯去倒酒,但被林明制止了:

    “非要喝?”

    “必须喝!”

    话都说到这个份上了,林明也不好再说什么,自己要再说就是矫情了,给自己倒了一杯酒,起身敬了池青魅一下,就要喝下去。

    池青魅赶紧拦住他:“不能这样喝,要喝交杯酒。”

    “啊啊啊。”

    “啊啊啊,不行了。”

    底下一片痛苦绝望的叫声,夜半每天妙人抽人,但规则不定,可能是喝酒,也可能是为你抚琴,亦或者单独为你跳一支舞。

    所以在当他们听到池青魅要喝交杯酒的时候,他们才会那么激动,因为这是头一次,魅儿跟人喝交杯酒,以前从未有过。

    林明放下酒杯,刚想问能不能不喝交杯酒,池青魅便知道他要说什么,摇摇头,说道:“不行哦。”

    林明无奈,只能跟池青魅环着手臂。近距离接触下,发现池青魅更美,就算她遮住了容颜只露出眼睛,也可以猜得出来她的绝世容貌。美的惊心动魄,让人窒息。

    贴近池青魅,林明只觉得一股淡香入鼻,这不是香水味,很自然,很淡。

    其他人眼睁睁,眼巴巴的看着两个人喝完两杯酒。看林明的眼神都在喷火,一杯喝完,众人的心啪的一声就碎了。

    池青魅抿嘴笑着欠身,林明拱手还礼。俩人分开,池青魅虽然走了,但是大部分男的眼神还是看着林明,似要噬人,这不识抬举的小子。

    林明坐下来,皱着眉,他倒不是在乎别人的目光,而是他刚才在喝酒靠近池青魅的时候,身体始终处于极度紧张状态,一级战备,虽然池青魅什么都没干,但是她给林明带来巨大的危机感。

    不简单!绝对不简单!

    这个酒馆有意思,看门小二是炼气两重,现在酒馆舞女居然给自己带来巨大的危机感,这个酒馆处处透露着不寻常。

    池青魅又说了几句话,随后便退下了,代表着她今天的演出已经结束。临走时,眼睛看了一眼林明。

    林明似有所觉,朝她看了过去,池青魅立刻报以笑容,快步走开了,林明觉得莫名其妙,事实上他一直就有疑问。

    他现在是易容的脸,就是很普通的大众脸,但是池青魅却能一眼挑选到自己,他可不会认为他人格魅力太大,让池青魅不得不选自己,对自己一见钟情,这是很扯淡的事情。林明猜想里面必有什么隐情。但是他想不出来会是什么。

    池青魅退到后台后,立刻就出现几名侍女,帮池青魅换衣服,换掉黑色的纱衣,取而代之的一个青色的裙子,穿在她身上,池青魅立刻没有魅惑的气息,而是恬静淡雅。只不过她的面纱始终带着没有摘下去。

    角落里一套黑色的夜行衣静静的呆在那,池青魅瞧见了,对正在走动的侍女说了一句,“把它烧掉。”

    池青魅慢慢走到二楼的一个房间。那里的窗户刚好可以看到一楼大厅。房间里已经摆好了酒具,屋里一个青年男子与一个同样美艳妖娆的女子。美艳女子穿了一件黑色短裙,刚刚过膝,上身衣物勾勒出她胸前的伟岸,实在是一个尤物。

    俩人看到池青魅进来,叫了一声:

    “魅姐。”

    池青魅点头应了一下,此刻脸上哪还有魅惑之色,只有淡淡的冷漠。池青魅径直走到窗户旁边的酒桌上,看着下方。窗纸是特制的,从里面可以看到外面,但从外面看不到里面,只能看到一层窗纸。

    这个角度刚好可以看到林明那个桌子,可以看到林明一个人独自饮酒,悠闲自得,丝毫没有因为刚才的事情高兴,好似没有发生一样。

    “魅姐。”那名青年男子上前叫了一声。如果林明在这里一定会认识这名男子,他就是那日在明德楼的萧沐然,当日萧沐然出现在明德楼,现在又跟池青魅走在一起,怪哉。

    池青魅收回目光,看了一眼萧沐然:

    “讲。”

    “你觉得这个冥霖如何?”萧沐然手中折扇缓缓展开,脸上依旧挂着那和煦的笑容,询问道。

    “不错,挺有意思的。”池青魅脸上看不出喜怒哀乐,相比之前的魅惑简直就是两种不同的风格。一个是魅惑众生,一个是万年寒冰,看不出感情。

    此时,另外一个女子凑上来,双手伏在桌子上,身体朝前倾,说道:“魅姐,我也要下去玩玩。”

    “灵狐你去下面干嘛?”萧沐然收起折扇。

    池青魅神情不变,说了一句:“去吧,注意点分寸。”

    灵狐脸上露出妖艳的笑容,没有理会萧沐然,回池青魅道:

    “好嘞,呵呵,我绝对不会整出事的。”说着,踩着轻快的步伐下去了。两个女人看似都是妖娆,实则不是。

    池青魅是魅惑,而灵狐则是妖冶,如果说池青魅是褒姒,虽然没干什么,只是笑笑就能让人心神不定,那么灵狐就是妲己。

    等到灵狐走后,萧沐然担心问道:“魅姐,灵狐下去不要紧吗?”

    “不碍事,她懂得分寸。”

    既然池青魅都这么说了,萧沐然也不好再说什么,不再说话,站在池青魅旁边看着下方大厅,就看到灵狐缓缓走出去。

    ……

    林明一壶酒也快要喝完了,他没有用灵力逼出酒力,顺由酒精冲上脑袋,他现在微醺,略微带一点点醉意。眼看着一壶酒喝完,喝完就该走了,林明是这么想的。

    忽然大厅中一片骚动,灵狐走下二楼进入一楼,酒客们的音量顿时提高了一个度:

    “喂喂喂,快看快看,这是谁?”

    “哎呦,这,没见过啊,从来没在夜半的舞台上见过她。”

    “难不成是新来的妙人?”

    ……

    刚走一个池青魅,众人的心又被灵狐勾起来,看着灵狐的美艳模样,顿时就有很多人坐不住了,但是他们在等,等一个合适搭讪的时机。言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