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95章 血狱炼魂
    尸魔脚下一直到他四周数十步的区域内,原本是上好的青石地板的地面现在已经变成了一片翻腾着的血水,而他浑身仿佛是被一层薄薄的血雾覆盖着,双眼透着血红脸上露出嗜血的狰狞表情,而在他的周身还围绕一把把从脚下血水之中不断凝聚化成的血色长剑,在他的身前身后舞动着。

    而那八人化脉初期的黑衣刺客,每当要踏出这一片血水就会有一阵无形的力量将他们阻挡回来,而且稍有不慎,一不留意,就会被突然从地面的血色之中杀出的一柄柄细小利剑给偷袭到他们的致命之处,一个不留神也就呜呼哀哉了。他们也没有畏惧之色,似乎心灵相通一般分别做出了动作,一时间相互站在了位于尸魔八方之位,形成了一个先天八卦的阵势,可攻可守亦可相互支援。

    此时的林明正站在正院的屋顶,望着院子下方的局势心中不知道在思索着什么,他的脸上尽显思虑之色,而林明的身边一左一右分别是伯清绫和龙泽苑两女,都执剑而立眼观六路耳听八方,时刻守着护住林明,生怕有什么偷袭的刺客。林明这时,望着场中的僵持开口问道:“清绫,你刚刚安排好了吗?佳佳和小萝莉,是否跟着洪长老还有那些女孩们在一起?万一他们醉翁之意不在酒,来了声东击西,我们就被动了。”

    伯清绫知道,林明是在担心,便出声答道:“放心吧,她们没事的,那里还有洪长老呢!我不信,这些人胆敢动伯明宗的堂堂长老。”

    龙泽苑则是出声询问林明:“我去帮一下尸魔吧?”

    “别!”林明见龙泽苑蠢蠢欲动,急忙制止住她好斗的心情:“尸魔一个人没有问题的,这八个人还不是他的对手,更何况血狱已经布下,你现在进去是打乱尸魔的计划,到时候反而伤到你,那可就不美了。”

    “怎么?怕我受伤啊?”

    “那是……!”林明此言一出,顿时只觉得侧面的甚至那叫一个冰凉,只见伯清绫一语不言却冷冷的瞪着自己,简直是一副嫉妒吃醋到不行了,更是眉宇间挂着气恼,当下林明知道自己惹事了,而且绝对是龙泽苑故意的!果不其然,林明再一见一旁龙泽苑虽然脸上写着开心,但是那憋着笑意的样子就知道其中她的心思了,心中汗道:“这个后宫也是……哎,龙大姑奶奶,一天天想的还是怎么气伯清绫,看起来很喜欢欺负不喜欢说话性子冷淡的清绫啊!”

    “咳咳,我是怕你扰乱了尸魔的血狱炼魂!他这个血狱一布下,非得杀了人,才能罢休,否则血狱反噬的就是他自己了,现在进去了一个人,便是生了一分尸魔的杀意,我怕他暴走不分敌友,明白吗?”林明望着下面的尸魔,不得不惊叹道:“这样凶狠霸道的功法,还真是只有他能修炼。”

    “血狱炼魂?”龙泽苑想到了什么,望着下方尸魔,此时犹如魔神一般,出声问道林明:“是不是,就是需要以自己血肉之躯为牺牲,再辅以自身血魄,从而唤出血狱,再达到取敌人性命魂魄为己用增加修为的招式?原来尸魔,修炼的还真是失传已久的邪门功法《血狱经》。”

    “此等功法,伤人害己非正道所能容!”伯清绫不冷不淡一句话,算是将林明几乎要脱口而出准备要夸赞尸魔本事的话给打了回去,林明脸上一阵无语说道:“那个,术有正邪因人而异!不要过于拘泥,尸魔兄弟,现在是我们的人,他现在在下面可都是为了保护我们不是吗?”

    伯清绫也算是正道之人,更何况还是宗主之女算得上天之骄女了,说她一身正气是不为过的,自然是见不得这一等邪法,只是现在的她不得不接受了,为何?因为身边之人是林明,她心中所在意的人。

    女人,还真是会因为爱情而改变自己,甚至到了改变一切的地步,痴者,为情也。

    “汝等小儿,今夜扰我府邸,更欲要加害公子,我怎么能放了你们?现在你们真元已经消耗得差不多了吧?呵呵,那你们死期也就到了,不枉我付出这么多,耗损了不少气血精魄,只要吸食了你们血魄,不只能弥补上亏空,反而还要大赚一笔。哈哈,真是送上门的肥羊,早死早超生!”尸魔,大手一挥,另一只手往上轻抬,顿时大喝一声:“勾魂夺魄,魑魅魍魉,尔等受死。”

    周身血剑齐飞而出,那八人皆是一惊,正要行动谁知脚下却伸出无数血水里面冒出的手臂出来,不停的犹如活蛇缠绕困住八人的手脚,而且八人越是挣扎,越要挥动武器砍去之后的结果却是越来越多,断手之处生出更多小手,一直这样一点点的蔓延到了他们的全身。将他们死死的包裹住,彻底的困住在其中,唯有听到他们口中传出挣扎不断的声音。

    而血剑紧随其后,相继给他们来了一个被万箭齐发活活射穿的下场,直到最后没有了一点点声音,再被那些包裹着他们的手拖入到了血水之中,化为一滩融入其中的血水。

    “啧啧,有点残忍了啊!”林明说的实话,心中有些不忍却也不会阻止,谁叫这些人是来杀自己的呢!心中的不忍,也只是自己的慈悲作祟,至于林明一旁伯清绫则是将手中长剑收回剑鞘,扭过头去不去再看院子里的景象,龙泽苑只是有些厌恶的说了句:“那些手好像是虫子一样,真恶心!”

    尸魔,似乎真的在享受什么美味东西一般,闭目的神情显得他浑身舒坦说不出的舒服,最后当血水再不生起任何波澜之后,他才将身下的血水全部一瞬间收入身体之中,还别说就好像一个抽水的机器一下子将水抽了回去一般,片刻之后此地又再一次恢复到了原本的青石地板的模样。也只有地面上多了的八件黑色衣服,还有四周被损坏的假山和石亭,在告诉着旁人,这里曾经发生了打斗。言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