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07章 收服
    大概是近朱者赤近墨者黑,被林明传染了吧。所以白无常不但没有稳定下来,而且胸中怒气郁结却无处发泄,使得她血气狂涌,一下子没控制住,喷出一口鲜血,整个人瞬间虚弱不少。

    “噫,你这人,多大年龄了,一点抗压能力都没有,你能活到现在也算是个奇迹了。而且你是不是不照镜子的,竟然真的会以为,我这种翩翩公子会对你有想法,真不要脸,人呐,得有自知之明。”金冥看到白无常被自己气到吐血,又这样说了一句。

    林明如果不是知道现在自己身体不是由自己主导,还真的会觉得,这就是自己,于是他就觉得金乌一定都是这副德性,自己这样也一定是金乌血脉影响的,幸好金冥不知道林明这样想,不然一定用太阳真火活活烧死他。

    白无常听了这句话,内心松了一口气的同时,却也十分不忿。不过仔细一想又觉得不对,为什么自己会有这么少女的情绪。修炼《魅影剑法》早已使她清心寡欲,断情绝性。但今夜却被这冥霖几句话,说得情绪波动如此之大,完全不像是平常的她,到底是哪里出了问题。

    “话说你这功法倒也不错,不过……可惜啊可惜。”金冥一眼看出白无常此刻内心的想法,也不点破,倒是说了这样一句含糊不明的话,听得白无常心里痒痒的。

    “可惜什么,我这《魅影剑法》乃是绝世强大的功法,岂容你胡言乱语。”白无常怒道,在她心中,这《魅影剑法》的地位极高,哪怕是刚刚才将其蹂躏的金冥,对它有一句负面的评价,在她看来,也是不行的。

    “强大倒是强大,可惜啊可惜,似乎是本残缺的功法。没有完整的,练久了怕是要神经错乱,走火入魔。你能练到现在,也是厉害,但是你又能再坚持多久呢。”

    金冥每一句话都直击白无常内心,他是什么人,竟然对自己的功法如此了解,一般人都觉得将真元当做兵器来修炼是一件非常残忍的事情,因为真元乃是人体之本,就仿佛人的元神魂魄,将其当做兵器来日夜修炼,所承受的痛苦,也可以说是及其可怕的。这也是修炼《魅影剑法》容易走火入魔的原因,即使扛得住一次两次,最后结果终究只能是走火入魔而亡。

    而白无常对《魅影剑法》侵淫已久,早在很久以前,她依靠《魅影剑法》破入铸脉境之后,她就已经明白,自己得到的《魅影剑法》是残缺的,应该还有一份可以降低痛苦的冥想之法,但是不知道在哪。

    “你知道我这《魅影剑法》残缺了哪一部分?”白无常眼中带着希望看向金冥。

    “臣服我,追随我。我就给你那份观想法,并且我还会给你更多,让你变得更为强大。”

    “我怎么相信你。”白无常沉默了。

    “我还不屑于骗你。”

    ……

    临江镇,悦来客栈,门口。

    一名华衣中年男子满脸央求跪在伯清绫面前,头如捣蒜,不断地向着伯清绫磕头,似乎在乞求原谅。

    但是看伯清绫的表情却是一脸冷漠,无动于衷。在她看来,眼前这个人让自己的心上人生死不知,简直是该死千百次,甚至这还不足以能够洗清他的罪孽。

    甚至在伯清绫看来,赵龙极能做出那样的事情,那么这与赵龙极同为这临江镇三大家族族长的中年男子,也肯定不是什么好东西。

    事实也确实如伯清绫所想,在天明教到来之前。三大家族在这小小临江镇可以说是为所欲为,对平民百姓做的事可以说是恶贯满盈,令人发指。

    对于这一点,龙泽苑和廖佳佳深有体会,毕竟她们俩本就是这临江镇之人。而且她们也曾经遭到赵龙极等人的虐待。

    越是这样想,伯清绫心里就越是是生气。看着面前正低着头,如捣蒜一样不断磕着头,试图用苦肉计来感动自己,企图得到那一丝不存在的生路的郭家家主。顿时怒从心中起,再也不想压抑心中愤怒,抬起一脚,就往郭家家主脸上踹去。

    可怜郭家家主,原本也是一凝气四重的人物,在这凡俗世界也能混的风生水起。可惜,谁让他招惹了不该招惹的人,参加了不该参加的事。正是因为如此,面对这一脚,郭家家主竟是不闪避,甚至都不敢运起真元反抗。

    于是乎,他悲剧了。这伯清绫乃是伯明宗凝气八重的天骄人物,含怒而出的一脚,虽然没有动用真元,但也够这郭家家主喝一壶的了。只见这郭家家主惨叫一声,身体飞了出去几丈远。落地之时,脸与地面亲密接触,摩擦了一小段距离。

    当他抬起头之时,能看到他的脸已经血肉模糊,门牙也掉了几颗,说不出的滑稽可笑,但是搭配着那一脸血肉模糊,却只会叫人觉得可悲。

    “当真是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不远处传来一道声响,由远及近,一道身影在黑夜中渐渐凝实,却是归来的林明,只听得他一声轻笑,接着道,“不用再在这装可怜了,当你举起屠刀之时,就该知道自己必将死于屠刀之下。你们原先的暴行,就注定了你们得不到原谅。回去吧,在这里是毫无用处的,回去等待伯明宗的审判吧。”

    伯清绫在听到第一句话的时候,整个人浑身一抖,这声音对她来说真的太熟悉了。虽然此时他们也并没有分别很久,但是林明的生死不知,真是让她提心吊胆。此刻见林明平安归来,便再也按耐不住,美眸含泪,一路小跑,犹如乳燕投林一半,冲向林明怀中。

    “死坏蛋,你终于回来了。”伯清绫紧抱着林明,言语带着哭腔,浮凸的曼妙身材摩擦着林明身体,使得林明大感吃不消。

    “好了好了没事了乖,别在这呆着了小心着凉,我们进屋吧。”林明温声安慰。言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