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18章 摊牌
    离开了洪长老的房间,林明便向着伯清绫的住所走去。其实林明刚刚就想跟伯清绫说这件事情的,但是事情的发展,似乎超出了自己的掌控范围之内,不论是自己的情不自禁,还是伯清绫的含羞而逃,都不是自己所能控制的事情。

    走到伯清绫房门前,心里还在犹豫着,要如何跟她说自己即将要离开的事情,她听到了这些事情,会作何反应?她要是提出来要跟自己离开的话,又该如何处理?

    若是自己真的直接回秦国倒还好说,直接将她带回家见父母便是,但自己回国以前还需处理天明教之事,这就不方便将伯清绫带去了。伯清绫毕竟是伯明宗之人,对天明教也并不是那么的了解,而且自己将天明教收入麾下,其实是有损伯明宗利益的事情。真是难办啊,算了,见招拆招吧。

    林明定下主意,抬起手敲响了伯清绫的房门。

    “谁啊。”话音落下,门便“嘎吱”一声的开了,露出一张不染铅华,但却娇艳可人的脸蛋,林明不由得看痴了。

    “呆子!”伯清绫见到林明这一副花痴一样的表情,心里又羞又喜。哪个少女不怀春,别说伯清绫,就是任何一个少女,见到自己的心上人这样看自己,怕也都是这个样子吧。

    “看够没?还看?”但是伯清绫似乎跟别的女生有些不一样的地方,那就是嘴硬。待得回过头来,便强自镇定了下来。但是抬头是却见林明依旧是用那种柔情似水的眼神看着自己,一颗芳心就又控制不住,化成一只小鹿在胸口乱撞。

    “好了别看了,你找我有什么事呀。”伯清绫娇羞地道。

    这一句话,犹如一盆冷水,泼到了林明头上。林明顿时冷静下来,回过神来,心里暗骂自己定力不好,又犯了花痴。可是骂完又苦了,该怎么跟伯清绫说,她大概会难过的吧。难过了要怎么安慰她呢?

    伯清绫看着林明阴晴不定的脸色,心里顿时感到有一丝不妙。能让向来处变不惊,无论什么事情,都是一副风轻云淡的样子的林明踌躇成这个地步,这事情该是有多可怕。

    “清绫。”林明第一句话,伯清绫心跳就几乎漏了一拍,天哪,这件事情关于自己,他这是第一次这样亲切的叫自己,可是这种亲切却透着一股距离感。伯清绫心慌意乱。他要干什么,他不要我了?

    林明见到自己第一句话便引得伯清绫如此脸色大变,于是心里更是不知所措。不过又想到这件事情总是要说,当断不断,反受其乱,不过这个断不是了断而是果断,于是把心一横,直接说道:“我过两日家中有事,要回去一趟……就不跟你们回伯明宗了。”

    啊??就这事??伯清绫心说,就这事你磨蹭半天,我当什么事呢。当下心中大定,不过却是起了玩心,决定逗一逗林明。

    “不跟我们回宗门了吗?”伯清绫装作十分难过的样子道。

    果然英雄难过美人关,林明平时仿佛泰山崩于前,都面色不改的风轻云淡处变不惊,顿时消失不见。

    “不是不回啊。”林明一个头两个大,却不得不耐着性子解释,“真的是不得不走,我保证,等我办完事情,我就回伯明宗找你好吗?”

    伯清绫看着林明不知所措的样子心里暗爽,叫你刚刚欺负我!哼!知道姑奶奶的厉害了吧~

    不过伯清绫却也不愿意再继续逗林明了,便出言道:“好了知道了,我回宗门等你,你自己办事要小心。”

    这回换成林明意外了,竟然,这么简单就,过关了?早知道这样,那还担心什么啊。庸人自扰啊简直。

    “嗯好,谢谢你。”

    “……”伯清绫沉默了一下,终于决定,还是把一些话跟林明说出来,“冥霖,其实我知道,你有事情瞒着我,瞒着洪长老,瞒着伯明宗。但是这些我都可以不去在乎。我知道,你心里有我,这就够了。”

    林明今天意外的次数真是比以前多多了。爱情真是个神奇的东西,竟然能这么快将一个人变成另一副样子。

    “原来你早就知道了。”林明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嗯,你在伯明宗的时候,能让父亲如此礼遇,我虽然不知道是因为什么,但是想来,跟实力是离不开关系的。而前几天你孤身一人跟着白无常离开后,却安全回来,更是验证了这一点,从那之后白无常再没有出现,这更是极其有力的证据,你,或者你身边有着一位存在有着极其强大的实力。”

    伯清绫平静地低声描述着,仿佛在诉说这一件自己无关的事情,“你应该可以在白无常重伤洪长老之前,出手解决掉白无常,但是你没有,而是选择了自己孤身随白无常离开,你走的时候我担心的要死,可是尸魔跟冥月,却看起来无动于衷,现在想来,他们应该是知道你的底牌的吧。”

    “……”林明没有想到,自己在伯清绫面前竟然暴露的是如此的彻底。

    “不过你不用担心,洪长老他们应该是不知道这些的。毕竟他们不像我,误把真心托付给了贼人。”

    伯清绫说这些话的时候,眼睛一直是看着林明的,林明能够从伯清绫眼中看出浓浓的情谊。他没有想到会是这样的情况,他一直觉得伯清绫是那种天真无邪的女孩,但没想到这个天真无邪的女孩看事情比谁都看的清楚。

    “清绫,对不起。”林明自问无法继续对伯清绫欺瞒下去,但是现在却真的不能跟她坦白所有的事情,“总会有一天,我会把所有事情原原本本的全部告诉你,好吗?

    但是现在时候还不到,时间并不成熟,你先回伯明宗等我,我一定会去找你,那时候时机也差不多了,我会在那个时候把一切都告诉你。”

    “好,”伯清绫乖巧的点了点头,“我等你。”言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