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24章 闹事
    却说由于来了十几位化脉境的高手林家人的底气也渐渐足了起来,所以行事也就不像以前那样畏手畏脚,只不过依然低调。毕竟整个出国加起来的化脉境高手都不会超过一手之数。

    这日又有一个平日里在街市中横行霸道的泼皮无赖又是来了林府门前闹事。却是奉了京城中另一个望族王家的命令。

    这个王家,在当初秦国初立之时,本是个三流家族。曾经与林家发生过矛盾,但是当时林家对于王家来讲,就是个庞然大物,动一根小手指头便能像捏死一只臭虫一样捏死王家。王家无奈之下,只得向林家低头。

    当时林家虽然宽宏大量放过了王家,但是仇已经结下。不管林家在不在意,王家却是已经记在了心里,甚至无时无刻不在想着报复。

    也就是在这样的情况下,王家走进了当时由于刚刚开国,百废待兴而忙的抽不开身的秦国皇室的视线之中。

    王家仇视林家,秦家也仇视林家,这两家人都无时无刻不在想着弄死林家。于是双方一拍即合。王家当即向秦国皇室表达了忠心想要以此获得秦国皇室的信任。而秦国皇室在一番调查之后,认为这王家值得信任,便开始扶持王家,想要以此在自己分身乏术的时候来制衡林家。

    而经过了几百年的发展之后,如今的王家,早已经是不亚于全盛时期的林家的一个京城名门望族。这样的一个家族想要对付林家,就算是林家全盛之时也要打起十二分精神应对,更遑论是如今这种举步维艰苟延残喘的状态了。

    而前几日,王家发现,现如今的林家,虽然表面上依旧跟以前一样极其低调,但是每个林家人脸上的神情却是不一样了。在之前,林家的人可以说是打不还口骂不还手,绝不在外招惹是非,生怕走错任何一步,从而导致满盘皆输。

    如果说以前林家人脸上的表情是隐忍,那么现在就是低调。这两者是有着本质区别的。

    何谓隐忍?克制,忍耐,无论受到何等的侮辱,都坚决忍耐下来,隐藏起自己的实力,让别人觉得自己软弱无能。然后厚积薄发积蓄力量,等待时机。重点主要在一个忍辱负重之上,为什么要忍辱,为什么要负重,主要还是因为实力不足,不隐忍不能够生存。

    何谓低调?谦虚,谨慎,不张扬,但却不会任人欺辱。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我必杀人。这大概就是对低调的一个很好的诠释。低调的人不爱惹人注意,但却不代表自己没有实力。

    而林家隐忍到低调主要表现在一个神色之上,之前的林家虽然心中有着希望,但是对于现实的了解使得每一个林家的人脸上都挂着种种负面情绪,仿佛有着一座大山在他们的头上压得他们喘不过气来,也正是这种神情,让得秦国皇室以及王家心中极其的痛快舒畅,甚至生起了猫戏老鼠般慢慢玩耍的念头。

    然而现在,林家的人似乎变得轻松了起来,整个林家不在像之前那样暮气沉沉,仿佛一个垂死病中之人,反倒是有着一股积极向上的朝气,这其中的一位意味,使得秦国皇室和王家有些坐不住了。

    于是就有了王家派了一个泼皮无赖前来林家门前撒泼的场面。

    这泼皮姓牛,家中排行老三,他爹也是个大字不识一个的庄稼汉,因此直接起了牛三这名字。

    牛三见林家的大门前门可罗雀,连守卫都没有一个,再没有世家大族的气派,不由在心里感叹了一句世事无常。走到林家大门前,蒲扇一样的巴掌直接就拍在了林家的大门上,发出“砰砰砰”的响声。口中大喊道:“开门开门!林家的杂碎们快给老子开门。”口中没有一丝一毫的客气之意。

    林府之内林家的人听到这,内心暗道了一句来者不善。林家一名离大门比较近的子弟听到这牛三毫不客气的叫嚣之声,心下一怒,暗道别说林家现如今今非昔比,却只是被家主命令要低调行事,这才显得有些凄凉,就是真的穷途末路,那也瘦死的骆驼比马大,又岂是谁都能来踩上一脚的。当下心中一怒便往大门处看看究竟是谁,竟敢在林府大门之前如此撒野。

    “何方宵小,竟敢在我林府门前如此撒野。真当我林府无人了不成?”人未到大门,这个林家子弟便出言质问,待得最后一个字落下,他已然打开大门,站在了牛三面前,见牛三衣衫不整、坦胸露乳的模样,心中顿时了然,“我道是谁,原来只是一个京城街头的泼皮无赖。说,谁派你来的?”

    “哟,终于有人出来了,老子还以为你林家的人全死光了。”牛三破口大骂,“奶奶的,累死老子了。”

    “我问你。谁,派你来的?”这名林家子弟见这泼皮无赖仍在口出狂言,心中大怒,但是想到家主的话,却又不得不强行冷静下来。

    “呵,这眼神是要吃人啊?现如今谁不知道林家在这京城内是夹着尾巴做人,任谁都能踩上一脚。”牛三见这名林家子弟眼神冒着凶光,不由得吓了一跳,不过转念一想这林家已经是这副模样了,自己还怕他作甚,于是嘴角冷然一笑,“告诉你,老子自己来的。你们林家,已经欠了老子六个月的保护费,还不快点拿来。”

    这名林家子弟听罢此言,顿时怒不可遏,当下便冲着这牛三威胁道:“你真以为吃定我林家了吗?此时收手还来得及,人命只一条,莫要自误。”

    “呵,还敢威胁老子,老子可不信你敢把爷爷怎么样,六个月的保护费合计六千六百六十六两银子,你要是不给,就别怪我不客气了。”

    “我就不给,你待如何?”这林家子弟便双手抱胸,一副不屑的眼神看着牛三。

    “不给,不给我就……”言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