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40章 需要契机
    眼看着京都风云变幻,不知道哪一刻就会爆发,林明现在的实力虽强,却也难以保证他在之后的角逐中能保住整个林家,助其上位。

    林明眉头紧锁,觉得还是不能坐以待毙,他需要一个契机。

    正沉思着,就听见外面的传报声,战神府小公子到。

    赵家印此人,和你关系好的标志就是喜欢和你玩,才一见到林明,赵家印马上就问林月去哪了,林明似笑非笑看了他一会,这才笑着说和母亲一起出去了。

    赵家印看起来有点失望,林明有意结交,自然不会拂了他的面子,笑道:“赵小公子见多识广,可知道这京城有什么好玩的地方?我太久没出去,今天想去见见太阳。”

    赵家印眼睛一下子亮了:“京城最近举行学院大比,各国修真学院都派了精英前来,热闹得很,我正想去看看。”

    林明皱了皱眉,他倒是知道学院大比,但是各学院在各国牵涉良多,一不小心得罪了哪个都是个麻烦,尤其现在这个敏感时候,林明并不想去凑这个热闹,谁知还没等他想好怎么拒绝,就被赵家印拉了出去。

    各国学院出来的优秀学生多数都进了四大宗门,四国每四年承包一次主办权,其中胜出者如果有别的抱负,也能直接为皇室效力。

    林明看着京城熙熙攘攘各国学生混杂的景象,知道皇帝也是在等这么一遭往自己手下纳人的机会,大比中脱颖而出的往往是年青一代的佼佼者。

    “前面那群人挡着路干嘛呢?”赵家印示意林明看前面,一边有点不爽地吩咐跟来的人去看看。

    没多久打探的人回来了,对着赵家印恭恭敬敬地道:“回小公子,前面两个人临时定下比斗,伤残不论,已经开场了。”

    “比斗?”赵家印眼睛一下子亮起来,跃跃欲试地看向林明:“我们去看看?”

    林明在想自己的事情,无可无不可地点了点头,就被赵家印拉着看热闹去了。

    人群在外围密密麻麻地围成了一个圈,也没看见赵家印的随从怎么动作,俩人就畅通无阻地挤到了最前排,林明又对战神府众人的平均修炼品级有了一个新的认知。

    等走到了前排才看见打斗的两个人,其中一个穿黑衣,身材高大健壮,另外一个青衣年轻人修长柔韧,一时间也算打的难舍难分,林明粗略一扫,已经能看出成败。

    黑子的境界比白的高一重,此时虽然战况看起来胶着,其实白衣服已经是强弩之末。

    “哥哥!”人群中忽然传来一声女孩的喊声,白衣服身形一顿,被黑衣服一脚扫在了地上,滑出三米远后一口血从嘴里喷出来。

    一个穿长裙的女孩从人群中冲出来扑到了白衣服面前,一边哭一边叫着“哥哥”。

    看到这女孩的时候林明才算回过了神,眉头几不可查地皱了一下。

    “这女孩蛮正。”赵家印在旁边兴味盎然道。

    “李树你个禽兽!我今天……咳咳咳,我要杀了你!”白衣服往地上吐了一口带血的唾沫,一把把女孩推开后摇摇晃晃地站了起来,大叫一声又向着那叫李树的黑衣服扑了过去。

    李树嗤笑一声一脚把白衣服重新踹倒在地,出言不逊道:“就凭你妹妹的姿色,我上她是看得起她,要不是她勾引我,爷还真不一定看得上她!”

    长裙女孩瞪大了眼睛,满腔恨意地看了李树一眼却无可奈何,只能抱着白衣服哭得肝肠寸断,那李树依然嚣张,一边往这边走一边道:“我可是豫章学院这一届天资最上者,你妹妹勾引我的居心,谁知道是不是觊觎我的位置和前途,要算账也是我来算!”

    最后一个字李树咬的极重,带上了恶狠狠的口气一脚冲着白衣服踩了下来,这一脚要是落实了,白衣服就别想活命了。

    长裙女孩惊叫一声整个人趴在了白衣服身上,要用自己的身体帮哥哥挡下这致命一击!

    “住手!”随着这一声喊,李树的脚落了一半,只差毫厘就踩上了长裙女孩的脊背,却硬生生在半空中停住了,任凭他用多大的力气,这一脚却似乎受到了无形的阻拦,无论如何踩不下去,没一会儿,李树的头上便冒出了豆大的汗珠。

    林明在赵家印欣赏的目光中越众而出,只是轻轻一摆手,看着平平无奇,只是这带着气劲的一掌让李树当场站立不稳,踉跄着向旁边倒去。

    “你这小白脸是谁!要帮他们出头吗!”李树歪歪斜斜地站稳,恶狠狠地冲着面前出现的林明道。

    在林明出现的时候,长裙女孩同样看到了他,秋水盈盈的一双眼睛慢慢落下泪来,无声地喊了一声“林哥哥”。

    李树看她这反应呵笑一声:“我当是谁,原来是骈头啊,这女人我玩厌了的,你要?”说着上前一步,“要就来拿,看到那小子的下场没?”

    “李树你……”白衣男恨声叫了一声,又是一口血喷出来,他的眼睛已经有些看不清东西了,境界的差异让他一开始就抱了输了的心思,但是即使是输,他也要带着李树一起下地狱!

    在李树阴毒的目光中白衣男竟然又站了起来,从一开始他就看到了人群中的林明,不知道他还念不念当初的情分,可是此时也别无他法,白衣男向着林明的方向作了一揖:“你我同窗一场,你可否答应我一件事?”

    白衣男不想让林明卷进这是非,所以干脆没有了称呼,径自惨笑一声道:“我妹妹遭遇了这番境遇,我也不再奢望你当我妹夫,只希望我死后,你能代我好好照顾她,把她当做你的亲妹妹。”

    说罢也不再看林明什么反应,事实上他也看不清了,在所有人都没反应过来的时候,他催动丹田处已经紊乱的灵气蓦地出现在李树身后,紧紧抱住李树的腰,周围灵力波动骤然剧烈,这白衣男竟然是走了鱼死网破的路子,想要自爆内丹!

    李树脸色刷的变了,他把气劲灌输在手上,狠狠冲着白衣男的背上拍了下去:“你他妈贱命一条,想死别拉上老子!”

    人们正要惊惶逃窜不被波及的时候,只见眼前一个残影闪过,周围灵气波动又忽然平稳下来,谁也没看到林明是怎么把白衣男拉开扶住的,但是他确实强行压制了这个人自爆内丹,修为上的绝对碾压让他此刻看起来没有半分狼狈,李树拍下去的手拍了一空,收不住劲整个人往地上砸去,丢脸至极。言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