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43章 我等着
    这一字字都透着一个年轻人透彻的委屈和愤恨,把人们的怀疑消解下去一点,直到这件事惊动了京城御魔司,众目睽睽之下,御魔司长官独孤城面无表情地带着大队人马包围了林府,请京城百姓见证,数十个人每人分拿一件灵气分立两旁,独孤城板着一*不变的严肃脸引着林明一件件检查过来,仪器却只是探测到精纯的灵气,从始至终没有魔气的尖锐警报响起来。

    李青不敢置信地喃喃着:“这……这不可能……”

    直到十件灵器走完,都没有检测出林明体内的半分魔气,林明看着李青,目光愤恨,又看向独孤城:“请独孤大人在众人面前还我公道!”

    独孤城点点头,声音威严而清冷:“经十件帝国最权威灵器检测,林明并未修炼魔功。”

    话音刚落,李青便大喊道:“这不可能!他分明吸走了我的灵气,导致我……对!他打败了我!”李青想到了什么狂喜起来,“他一个凝气六重,竟然打败了我这个凝气八重!说他没修炼魔功,我不信!”

    “够了!”独孤城打断了他,“一个凝气八重的修者接受凝气六重的挑战,你很有面子?”

    “就是!看林家大公子厉害,一次两次地妄图污蔑他是歪门邪道,我看你们招招致命,丝毫没有人性,你们才是歪门邪道!”

    “口口声声自己凝气八重,凝气八重怎么会被凝气六重打败?只怕你这凝气八重也是假的吧!”

    “技不如人就说对方修炼魔功,这样的传承竟然还好意思开学院,我家的孩子就算没有学院可以上我也绝对不让他去豫章学院!”

    “豫章学院的脸都被你们丢尽了!”

    “就是!还在这碍眼睛啊!”

    豫章学院一而再再而三的挑衅终于激起了这些临时正义人士的众怒,只见大家七嘴八舌直把李青说的脸色剧变无地自容,一回头就要跑,却被林明喝了一声:“站住!”

    李青回头,林明挑起嘴角笑道:“我的事解决了,你们的事还没解决!”

    林明一回身对独孤城行了一礼:“独孤大人,这人三番四次污蔑与我,并且他的学生,”林明指了指还被两个人抬着昏迷不醒的李树,“玷污了清白的女儿家,还把她的哥哥打成重伤,请问依据京城律法,该如何惩处。”

    独孤城瞥了李青一眼,没想到还有这么多事,却还是一板一眼答道:“杖责,流放。”

    “他们是豫章学院来参加大比的带队老师和学生……”林明像是为大比着想的样子,为难道:“这会不会对大比有影响?”

    “不会,豫章学院是个小学院,只要四大学院在,大比就没影响。”独孤城答道。

    “是。”林明垂下眼睛,原来得四大学院出事啊……

    可对于现在的林明来说,四大学院中的任何一个都是庞然大物。单打独斗,他不见得输给谁,便是四大学院中的翘楚,昊天学院的风云人物,被称之为百年难得一遇的周辰良,他也自信有一战之力。

    可打得过一个,又如何对付一整个学院呢?

    林明正暗暗盘算,思考着下一步的方案,却被李青声嘶力竭的声音打断了。

    御魔司本来是要抓捕李青先进行审问的,李青开始倒是畏惧于御魔司的权势,并没有反抗。

    可不知为何,走到街角的时候突然发了狂,挣脱了束缚,面目狰狞地大吼:“我是冤枉的,你们不能这么对我!”

    御魔司的人抓住了他,他再一次挣脱,往前奔跑,一边跑一边吼:“我真的什么都没做,你们要给我个公道。”

    林明冷笑一声,催动体内的斗气,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冲到了李青身边,斗气打进李青的膝盖,又十分灵敏地反扣住他的手腕,狠狠地往下一压。

    “咚!”伴随着剧烈地声响,李青栽倒在地。

    围观的众人都不由得惊呼,就连独孤城也忍不住赞叹,这个少年的速度和身手远胜李青,甚至比自己的手下还要好,实在是有几分本事。就那一瞬间的爆发力来看,独孤城怀疑,他绝不止凝气六重。这稍微勾起了他的兴趣,但也不过是一瞬间的事,毕竟此人籍籍无名,不值得他花费心思。

    李青的表现却有些奇怪,即使是这样栽倒,他的脸也朝着街角,含糊不清地说道:“我不要流放,我不要……”

    看着他怪异的表情,林明隐隐觉得,这不是在伸冤,倒更像是求助。

    他顺着李青的目光看过去,却发现只有一棵柳树,一摞石砖,并没有什么奇怪的东西。而此刻,李青也突然安静了下来。李明低头看他,反倒被恶狠狠地瞪住。

    御魔司的人赶到,又把他抓了起来,这次还加上了铁链子,李青并不反抗,只沉默地看着他。

    “快走!”御魔司的人扯了扯链子,催促他。李青回过头,看着他的眼睛:“我不信你没有修炼魔功,你如今害我,我定要你百倍偿还。”

    一阵风吹过,他散乱的头发被吹得更乱,一张脸也是青紫交加的,看着很是落魄,这种狠话实在没什么说服力。

    林明冷笑一声:“我等着。”

    刚说完这句话,林明脑子里灵光一闪,突然想到了问题所在。

    风是才起的,可方才那颗柳树的枝条分明在动。他再看过去,柳树还在动,却没什么异常。

    有意思。

    林明走过去,围着柳树走了一圈,并没有什么收获,他隐隐约约觉得自己忽略了什么,却总找不到关口所在。

    赵小公子又追了上来,抱怨了几句,又问他:“你围着棵树转什么呀。”

    林明搪塞他:“好看呗。”看向他的时候,突然发现赵小公子后面那堵墙有道划痕。确切点的说,不是划痕,因为这印记很深,还有两指宽,一时看不出是什么利器划出来的。

    但可以确定的是,这是刚划出来的,并且利器的主人要么力大无穷,要么也是修习斗气之人。

    林明用手摸了摸墙上的碎屑,勾起了嘴角。

    “要说你们这些人啊,舞文弄墨吟风弄月,看个春柳枯墙也能笑出来,我这等庸俗人却是不懂哟——”赵小公子边说边一甩折扇往前走,见林明还在出神又回头招呼了一声:“喝酒去,来不来?”言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