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49章 走火入魔
    老人眉头越皱越紧,看向林明的目光也严肃起来:“我从医接近五十年,还从未见过如此情况,林少爷,您这情况是什么时候开始的?”

    林明在发现那抹经脉中的不速之客的时候想过这情况应该不容易调整,却没想到连家里资质最老的王大夫都看不分明,一时神色冷凝下来:“就在刚刚修炼时……”

    林明把情况给王大夫说了一遍,王大夫口中称怪,想了又想又叫了自己的几个老伙伴来,最后几人合计了一下,终于不得不对林明道出实情:不知病因,不能根治,只能压制症状。

    林明听了这话一怔。

    “真就这么严重吗?”林月不明白,明明先前还好好的,怎么突然就变成了这样,他没和林明说的是,在他因为疼痛而昏迷过去的这段时间,这房间里已经来来回回了四五个大夫,他们给的结论竟然是经脉有损,再不能修炼。

    王大夫这里起码还有回旋的余地。

    见林明沉默,林月只当他心里难受,正要说什么安慰他,林明却忽然一指契血小兽:“王大夫,你帮我看看这小东西是不是牙上有毒。”

    “对,哥哥昨天被它咬了一口!”林月简直是病急乱投医了,王大夫闻言给小兽检查了一番,想不到小兽竟然也是乖乖配合,只是答案不免让人失望。

    王大夫摇了摇头:“无毒,而且林少爷这症状并非中毒啊,”王大夫叹了一声,“若真要说出个相似,其实更像是走火入魔,灵脉有损,灵气不纯。”

    林明沉默,连王大夫自己说出这话之后也是摇了摇头,林明这哪像是走火入魔的样子啊。

    王大夫想了想,最终还是说出了自己一个比较大胆的想法:“若是林少爷实在不甘心就此失去修炼的机会,那不如就照着走火入魔的药方来治疗,走火入魔者不说心智,身体状况却是与林少爷现在相似,而因为经脉已经受损,因此用药十分温和,并不会有不良后果,不如我们……”

    王大夫欲言又止,其实说出来是一回事,可是说出来之后他心里却也是觉得荒唐,医者最是讲究一个严谨,此时这些所谓“大概”“或许”“应该”,听起来是十分荒唐的。

    而且走火入魔这种事向来只有修炼到凝气九重以上才有可能,放眼整个帝国,凝气九重之人也是屈指可数,所以药店里几乎不卖那走火入魔药方里几种重要草药。

    商人重利,那草药长在极其危险之地,效用又不是放之大部分症状皆可的,偏偏要拿到这草药又十分困难,导致价钱高昂,自然乏人问津,久而久之竟然在这国内形成了有价无市的局面。

    林月却不会想那么多,一听还有能治好的机会,几乎立刻问王大夫拿药方。

    王大夫把药方写了给她,林明从刚刚开始就有些心不在焉,闻言也没说什么,“调理”听上去便是用处不大,若是真的要调理十年八年,怕是秦落早就把林家打散了。

    他不能坐以待毙,他得自己想办法,天下之大,总有能看出他体内那一抹寄生一样棘手的紫气的来源,进而对症下药。

    林月拿着写好的药方,漂亮的眉毛皱在一起,听着王大夫给她解释:“这里有五味药,其中有两味在京城各药房均可买到,还有两味我的私库里可以找到,而这九烛还阳花是我根据林少爷体内与常人不同的灼热灵脉加进去的,强化自身也是驱逐外来者的一种方式,只是此花却是不好找啊……”

    林月把药方放下,定定看着王大夫:“请问王大夫,该去哪里找?”

    “我所知的此花生长地只有一个,”王大夫像是自己都觉得不可能一样叹了口气:“失魂魔林。”

    林月身体颤了一下,林明也从思考中回神,王大夫兀自道:“我当年在灵蕴大陆游学时,曾听闻离渊宗私库有这味药材,千金难求,若是林家能有门路拿到离渊宗的药,该是更容易一些。”

    林明知道他这么说是什么意思,即使是如今他身在归云宗,而归云宗与离渊宗水火不容,可要是真的细究起来,去失魂魔林拿到此花的难度竟然还是比从离渊宗拿到的难度大得多。

    失魂魔林,林如其名,倒不是真的有吸人魂魄的邪物在那里,而是进去之后便再难出来,只能殒身其中,魂归故里。

    因为里面不止有层出不穷到挑战你的想象力的魔兽,甚至连每一株看似温和的植物,都可能在暗中虎视眈眈地盯着你这个新鲜血肉。

    处处危机,处处杀机。

    林明对王大夫笑笑:“多谢王大夫了,接下来我会想办法的,小月,送王大夫出去吧。”

    林月始终皱着眉,此时不知道在想什么,闻言只是下意识地对王大夫做了一个手势:“王大夫,请。”

    王大夫点点头,站起身来跟着出去了,门在林明的目光中关上的一瞬间,林明身体向后靠在床上,静静地看了天花板一会儿,伸手扯过桌上的药方又看了一眼,随后随手揉了揉扔在了地上。

    他无论如何想不到,林家忍辱负重韬光养晦这么多年,最后终于他成长到能够独当一面,一切也全部布置到差不多,只要再等等就能让秦家这朵始终笼罩在头顶的乌云万劫不复的时候,他竟然就这么毫无预兆地倒下了,甚至都不需要秦落动手,他就这么莫名其妙地倒下了?

    林月进门的时候看到的就是自家兄长这有些丧气的样子,看得她眼角一酸,忍住眼泪小跑着上去捡起地上被团成一团的药方:“哥你放心,是你给了我一个家,我一定会让你好起来的!”说罢再看不得林明这副和往常的胸有成竹截然不同的样子,一抹眼角转身出去了。

    林明心里不是滋味,看到这一幕也起不来安慰她的心思,只有经历过的人才知道那种十几年苦修毁于一旦,甚至会进而毁掉自己一直以来的目标的感觉,林明平时表现的再成熟,也不能忽略他还不到二十岁的事实啊……言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