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55章 红粉骷髅
    林明眯了眯眼睛,果然,这失魂魔林任何反常都是正常。

    时至傍晚,这里的晚上本就凶险,何况遇见了这样走不出去的情况,可是这一天也确实除了走不出去外没遇到任何危险,二人一合计,都觉得不如以不变应万变,找了一棵最大的桃树,在树下结了法阵,然后便进去休息。

    林明面色依然不好,虽说这一天不如之前操劳也不如之前危险,但是他本就是带了暗伤的身体,除了时不时隐隐作痛的经脉,疲惫几乎是无可避免的,几乎是法阵一结下他就靠着树干睡了过去。

    白落悄悄给他探了探经脉,心下一惊,只觉得他手腕上动脉之外竟然好似重新铸了脉,白落额角抽了抽,这难不成是传说中的……喜脉?

    林明身上反常的地方太多,先是像他所说莫名多了一天紫色的逆向运转的气,之后在灵气迟滞的时候却又能强行运气,并且直直维持一晚上,晚上是看着明明是大限将至的样子,竟然又能撑住及时把小命从阎王爷手里捞了出来,此时又出现了如此堪称怪异的脉象。

    白落摇了摇头,觉得还是不拿这事烦他了,他们此行被兽潮一冲,已经完全失去了主动权,之前了解的一切在这个陌生的地方都失去了效用,他此行存了修炼的心,却没想到差点把小命搭了进来,为今之计只能尽人事听天命。

    白落又看了已经沉沉睡着呼吸均匀而清浅的林明,也在他旁边躺下了。

    一片花瓣飘然落在林明的额头上,白落看见了,正要伸手帮他取下来,花瓣却径直消失在林明额头处,白落揉了揉眼睛,确定刚刚不是自己的幻觉,修行之人五感灵敏,就在那片花瓣落入林明额间的时候,白落敏锐地察觉到周围桃花甜腻的香味竟然愈加浓郁,在他没注意的时候,又一片花瓣打着旋落下,却在空中径直转了个弯冲着林明过来,就要往他的额头中间钻。

    林明一掌冲着飞来的桃花扫了出去:“放肆!”

    然而强烈而霸道的掌风竟然只是让那片桃花动作慢了一瞬,随即便几乎不受什么影响地按照原路线飘进了白落的额头里,白落一惊,此时空气中的香味甜到发腻,桃花的香味中竟然有一种腐烂的味道若隐若现。

    白落知道此事是祸非福,忙蹲下身喊了林明一声,却见林明眼睛紧闭,全然一副熟睡的样子。

    林明实在累极,这一睡就不知今夕何夕,半梦半醒间听见有人叫自己,本想着不去理会,可是那声音不依不饶,初时像是从事不关己的天上传来,慢慢地,即使林明不情愿,也清晰感觉到自己正在慢慢被叫醒,那声音慢慢落在实处,响在自己耳边。

    林明乏力地挣开眼睛,便看见林月精致的脸上满是担忧,看见他醒了,高兴地叫了一声哥哥。

    这绝对就是意外之喜了,林明睁开眼睛看见天光,竟然已经是白天。

    林明把林月拉过来,心中不知是何心情,他被兽潮冲到这个完全不知是什么地方的桃林时已经做好了可能和林月错过的准备,甚至已经不抱希望能自然而然地遇上林月,现在这一切就像梦一样。

    林月穿的依然是从家里走时的那一身衣服,竟然半点不乱,向来她应该也是遭遇了兽潮的,也不知道这丫头是怎么在逃跑中还能顾及自己的仪容仪表的。

    “找到了就好,跟我回去。”林明看着林月,口中一时也吐不出更多责备的话来,只想着回去之后再算账,现在无论如何,先离开这个危险地地方。

    “好。”林月半点不反对,闻言笑眯眯地应承道。

    林明挑了挑眉,看见林月已经开始往前走,蹦蹦跳跳地:“哥哥你跟着我走,我们顺着我们来时的路回去。”

    林明边走边不经意问道:“白落呢?”

    林月脚步不停:“我来的时候正好看见白落哥哥离开,都没来得及打招呼他就走了,应该是想和哥哥分开走吧。”

    林明迈出去的脚步停下。

    林月好像后面长了眼睛似的,随着他停下了脚步,回过头来脸上一片天真可人:“哥哥怎么不走了?”

    林明不回答,只问道:“幽青草找到了吗?”

    “找到了啊。”林月献宝似的从怀里掏出一把泛着天青色荧光的草,淡淡的甜香味从草上传了过来。

    闻到这香味,林明想,他知道了。

    林明在林月的目光中往后退了一步,和林月站成了对立的姿态,默然无语地看着她。

    “哥哥你怎么了?怎么不走了?我们最好在天黑之前赶出去,白落哥哥说不定已经出去了。”林月仿佛没察觉到他的抗拒,巧笑倩兮地站在对面伸出手来,“哥哥我们快走吧。”

    林明摇了摇头:“小月不认识白落。”

    林月一愣,又笑了:“哥哥,我就是小月啊。”

    林明慢慢催动体内灵气,灵气游走全身经脉,速度慢慢变快:“小月来失魂魔林不是要找幽青草,而且幽青草是鱼腥味,你刚刚拿出来的是什么?”

    “林月”一愣,慢慢地收回了笑容:“你倒是敏锐。”

    “别白费力气了,”那不知道是什么的东西顶着林月的脸缓步上前,声音一派天真可爱“你体内有桃花障,专克你们修真者的灵气。”

    林明充耳不闻,体内灵气依然在蓄力,沉声道:“你把白落弄哪儿去了?”

    “他?”“林月”手指绕着自己胸前的一束头发,“他应该带着另一个你出去了吧。”

    林明眼神一沉,不消说,那个多出来的“林明”就是和眼前的“林月”一样的东西。

    “到这个时间,他应该已经被‘林明’吃掉了,然后就能正式成为我们中的一员,就像之后的你一样。”“林月俏皮地眨了眨眼睛。”

    林明手中蓄力,一掌冲着林月横扫过去,掌风随着林明隐含怒意的声音而至:“红,粉,骷,髅。”一字一顿,咬牙切齿。言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