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62章 落水山
    林明不置可否地“嗯”了一声,转移话题道:“我们走吧。”

    白落也没深究,心事重重地应了一声,率先往前走去。

    林明落后他半步,被林月缠着讲他现在怎么样了,为什么病莫名其妙就好了,林明挑着给说了一些,真假参半,他只说自己应该是得了高人相助,在红粉骷髅里破障之后便昏了过去,醒来的时候身体灵脉畅通,自己就势修炼了一会儿,没想到竟然就到了化脉后期。

    这失魂魔林凶险归凶险,却是盛产天材地宝的好去处,修真人士都喜欢没事就进来走一圈,只不过修为低的在外围走动,而修为高的却可以深入失魂魔林腹地,之后毫发无损地回来,因此林明在这里碰上一个修为高深且热心肠的前辈也并非不可能发生。

    林月不疑有他,听林明说了之后便喜不自胜,只在口中喃喃念叨着一定要找到恩人好好报答他。

    林明看着林月高兴又跃跃欲试的样子,不打算告诉她她要找的恩人已经投胎去了,连自己也找不到他。

    林月径自高兴着,走路都蹦蹦跳跳起来,直接追上了白落,和白落有一搭没一搭地聊起来,白落虽然有些心不在焉,但是见识和见地都沉在心底,随意说出几句便是见识不俗,才华横溢,二人相谈甚欢。

    林明走在后面看着他们,脑子里不停地转着,如今他身体里被封印了鸱吻主人的力量,虽然不能为己所用,但是对自己也是有极大助益,与此同时却又有了新的隐患,就像一个人带着一张可以买下整个大陆的银票到处走,这银票还偏偏不能兑现,他身上的钱只够买一个烧饼。

    现在关于这股力量林明唯一要做的就是把它藏好,等到什么时候鸱吻的主人来把这力量拿回去了,自己才算是真正地放下心里这块石头。

    因此他选择隐瞒这件事,连林月和白落都不能说。

    经历了前两天的兽潮,此时的失魂魔林一片狼藉,处处都是断枝残草,地上还散落了不少魔兽的尸体,虽然杂乱,林明他们这一路却还算安全,进来的时候花了两天,出去自然也不指望一下午就能走出去,林明从脑海里调出地图,仔细辨认了自己现在所处的地方,这一天他们都是按照直线走的,有太阳作为指南针,倒是也没有偏了大致方向。

    晚上的失魂魔林不是能闹着玩的,何况没有了太阳也就没有了明确的方向,安全起见,他们在太阳甫一落山便就地生火,打算在此地休息一晚。

    林明体内那道横冲直撞的紫气解决了,并且经脉运转畅通,灵力充足,倒是不畏寒,但是刚刚在红粉骷髅里不知道经历了什么的白落和几天都没好好休息的林月却是不能再遭受失魂魔林晚上的阴气入体的,因此林明想了想,觉得他们已经走到了失魂魔林外围,而且刚刚经历过兽潮,火光应该不至于引来太过麻烦的东西,这火也就生起来了。

    几人吃过东西,肩并肩地倚在一颗大树下,几人身上都没有严重的伤,因此约定好了轮流守夜,林明守第一轮。

    林明把火堆掩了掩,随后照顾着林月睡着,又和白落一起坐了一会儿,白落便也去睡了,林明自己站在树下,微微一提气,身体便轻飘飘地飞起来落在了树上,林明找了最粗的一根树干坐在上面,倚着身后繁茂的枝叶静静看着天边。

    这棵树非常高,枝叶繁茂,林明坐在上面不容易被发现,可是从他这里看出去,视角却出奇的好。

    自己已经多久没这样躺在树上看看星星了?

    天边有着朦胧的天光,漫天繁星闪闪,月亮大如轮盘,林明静静地坐着,看着远处连绵起伏的群山和近处高低不同的树冠,回想着这处心积虑的几年,自己一直坐在林家的大宅子里,或者走在各种世家聚会里,一支笔一张嘴,掌握着所有自己想要掌握的东西。

    不,不是所有,自己能左右的有太多东西,而他想要能左右的却更多,如这山河万里,如这浩瀚星空。

    一时间林明只觉得天地广阔,竟然觉得有所顿悟,不知不觉便闭上了眼睛,周围的灵气慢慢地进入他的身体,在他周围形成了一道肉眼难以看清的灵力旋涡,林明只觉得自己看见了身体中汹涌的灵气,慢慢地自成回路,体内经脉由虚化实,不知道过了多久,那灵脉就再也不是之前朦胧的一条线,而是清晰可见的脉络,灵力在其中安静地回流,生生不息。

    这是铸脉了,林明想到。

    一天之内接连化脉又铸脉,用如此匪夷所思的速度进了两个境界,林明却只是高兴了一瞬,心里便重新平静了下来。

    只是铸脉,离他要的还很远。

    林明看了看远处变得比他闭眼前更亮的林子,此时已经月上中天,林明五感变得异常敏锐,只是看了一眼便皱起眉来。

    有人来了。

    不远处的天上绽放一束烟花,如飞湍瀑流般璀璨,林明眯眼,看见烟花下几个人影腾转跳跃,几息之间已经到了近前。

    落水山。

    不知来者是敌是友,林明一个飞跃到树下叫起了林月和白落,林明才刚起身,那股灵力的气息便出现在自己身后。

    在林月和白落的戒备中,林明给了他们一个稍安勿躁的眼神,缓缓转过身来看着身后的不速之客。

    一时谁都没有说话,树林里静的只能听见树叶的沙沙声,林明静静看着面前十几个落水山门人,双方一众一寡,如此僵持着。

    落水山门人中就有之前给了他们地图的英楚楚,她对林明和白落有感激之情,不愿双方弄得像要打架一样,所以率先出列,看着林明目光复杂:“你已经铸脉期了?”

    林明心下一凛,他已经刻意收敛自己修为,只因为进境太快容易惹来是非,原来竟然能让人一眼看穿吗?言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