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73章 契机
    当朝将乱,天子龙气稀薄,以致宫中灵气密度太小,根本不足以供给林明提升境界之需。

    此时林明距离境界提升只差临门一脚,偏偏灵力所限,不得其门而入,时间一久,竟隐隐有反噬之象!

    就在林明拼尽全力抵抗反噬的时候,一股精纯的灵力忽然源源不断地涌入林明的身体,这股灵力温和而熟悉,让林明神经被安抚一般猛地放下了一大半的紧张和压力,新生的灵力回流在即将干涸之际忽然迎来甘霖,猛地焕发了勃勃生机,这回流就像忽然长出了手,一时自发地巴着那股外来灵力不肯放开,林明的境界提升重新运转。

    在林明状态不对的时候,吴嫣第一时间便发现了,但是他不敢轻举妄动,只是紧张地坐在一边等着,看着,直到林明气息蓦地浑浊,眼珠在眼皮下不正常地转动的时候,吴嫣同时感觉到周围的灵力波动,却不知道出了什么差错,只得心急火燎地在一边等,度日如年地等。

    林明喘息越来越急,周围灵气涌入他身体的速度越来越快,可是林明的生机却越来越弱,吴嫣和林明血浓于水,本能地觉得不好,胸口一阵发闷,竟然想要就这么哭出来。

    这不该是她自己的情绪,修真者往往比平凡人要敏感的多,吴嫣心下一凛,意识到这是林明的本能向她发出的求救。

    吴嫣当下不管三七二十一地咬开自己的手指,抓住林明的手在上面画了个符咒,母子二人以血脉作引,确定林明体内不会对她的灵力做出排斥之后,便直接把手掌贴了上去,一点不吝惜地把体内灵力源源不绝地传了过去。

    无论如何,树灵力总是没错的,即使聊胜于无,也是胜于无。

    吴嫣无比庆幸自己做了这个决定,手掌相触的一瞬间,吴嫣便被林明体内稀少的灵力吓了一跳,幸好林明身体自发从她身上吸取灵力,吴嫣看着林明慢慢充沛的灵力回流,以及外面外面萦绕的那一层白光,心里轻轻地松了一口气。

    林明身上的生机重新迸发,在他的这一次次的九死一生中,等到那层白光被炼化成蓝光,林明的进阶便完成了。

    不知道什么时候,大殿房梁上蹲坐了一只慵懒的小黑猫,最引人注目的就是它红色的眼睛和周身散发出来的微微的紫光,契血就这样悄无声息地出现在这里,甚至连心细如发的吴嫣都没发现,她甚至没发现她画在林明手心的符咒上边缘处的紫光。

    小黑猫舔了舔爪子,静静地看了林明一会儿,林明身上的气息逐渐安稳下来之后,它转头就冲着旁边用金子雕出来的栩栩如生的凤凰咬了一口,也不知道小小的身体如何吞下那么大一块金子而毫无变化的。

    小黑猫舔了舔鼻子,一转身跳下房梁消失了,没人发现它来过,也没人发现它怎么走的。

    林明的状况稳定下来,随着太阳升起又落下,晚上便来临了。

    林月红着眼睛进来给吴嫣送饭,想着替下她来照顾林明一会儿,谁知进来后竟然看见吴嫣脸上毫无血色地倒在床上,一只手还紧紧握着林明的手,早便不充足的灵力还顺着相握的手掌向着林明的身体传过去。

    林月没忍住惊呼一声,这一声没有吵醒吴嫣,林明却缓缓从修炼中睁开眼睛,他此时已经全然不见之前病入膏肓的样子,相反,他的修为气势全部大有提升,林明没想到,他竟然真的成功了,碎脉期,竟然真的让他冲到了。

    可是林明竟然没觉得有多欣喜,只是心如止水地下意识继续修炼着,体内灵力回流越发稳定,蓝光静静地萦绕着虚无的经脉缓缓流动,林明又运行了几周,收势的时候便恰巧听见林月的惊叫声。

    旁边昏迷的吴嫣唤醒了林明波澜不惊的心,一大段提升境界时被隔绝在外的记忆蜂拥而来,林明清晰地想起吴嫣是如何被他吸尽体内灵气仍然不肯撤手,自己又是如何无意识地继续的,一时愧疚心疼难当,赶忙下床扶起了母亲,回过神来的林月也赶忙放下食盒,小跑着过来把吴嫣安置在床上。

    “哥你没事了吗?娘这是怎么了?”林月有很多问题要问,目前最关心的就是这两个问题。

    “我没事了,娘为了助我提升境界,体内灵气损耗太大,晕过去了,你快去叫太师叔,请她老人家过来看看。”林明此时心里也有些焦急,隐隐地还有些恼恨自己这个罪魁祸首,所幸思路清晰,林月应了一声便去叫秦玉然了。

    吴嫣的手紧紧握着林明,林明在早知道自己血脉异常的时候就知道自己吸收灵力的时候有多贪得无厌,只是以前受伤的是别人,现在误伤的却是自己的母亲,见吴嫣昏迷还不忘给自己输送灵气,只觉得自己实在愧疚难当。

    被林明一刻不落地直直吸收了一天的灵气,林明现在十分害怕吴嫣血脉干涸,小心翼翼地沿着两人交握的双手反客为主地把灵力往吴嫣体内输送,他现在是碎脉初期,又刚刚修复了自身其他暗伤,灵力充裕而源源不绝,只是往吴嫣体内输送的时候,却见吴嫣皱起了眉头,随着林明灵力的继续输送,吴嫣竟然在昏迷中痛苦地闷哼了一声,林明手一颤,再不敢轻举妄动,心里也越发不是滋味。

    他知道,这次吴嫣应该是受了重伤的。

    秦玉然来的很快,身后跟着焦急地林月,她虽然不是吴嫣亲生,但是林明把她带回家这些年,吴嫣带她也是当做半个女儿的,此时乍见吴嫣受苦,林月也是难过不已。

    秦玉然进来后直奔床榻,拿起吴嫣的手臂便开始把脉,忧心地样子也确实坐实了吴嫣十分受秦玉然宠爱的传言。

    秦玉然把了一会儿脉,又树了一小股灵气到吴嫣的身体里查看,半晌后方面色凝重地把吴嫣的手臂放下塞进被子里。言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