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79章 恩怨
    话音刚落,便听见领头啄骨鹰惨鸣一声,天上所有啄骨鹰齐齐应和,一瞬间竟然身形暴涨到小马驹大小,强行进阶后悉数冲着秦玉然扑了过去,秦玉然压力骤然增大。

    这些啄骨鹰进阶后战斗力也不见得多强,但是有一点让人十分头疼——此时的啄骨鹰体内已经有了妖丹,一旦自爆,威力不可小觑,何况是一群进阶啄骨鹰。

    见秦玉然被缠住,冯阵又直直扑了过来,挡住林明的去路,冯阵冲着林明冷笑一声,笑声里有咬牙切齿和志在必得的意味:“林明,我今天会杀了你。”

    林明皱了皱眉放下吴嫣,和林月递了一个眼色后便挺身而出,把林月和吴嫣挡在后面,给她们制造逃跑的机会。

    林明和冯阵的恩怨绝对是源远流长,同为京城世家,从小时候起便免不了见面,也免不了被人拿来攀比,往往不管是身份地位还是小孩子的学识品行,都是林明更胜一筹,何况林家和冯家本就是对头,秦荡一直有意地打压林家,提拔冯家,虽说冯家不如林家树大根深,却一直隐隐有取而代之的野心,冯家从冯阵小时候起便对他寄予厚望,但是偏偏冯阵天资一般,往往被林明压上一头。

    于是冯阵从小便看不惯林明,而林明也能明确感受到他的敌意,自然也是深深不喜。

    不是小孩子欢喜冤家式的不喜,而是真的,相见分外眼红的仇人。

    二人不对付,经常出现些摩擦,但是自那次之前,还都是小打小闹,直到那一次之后,才真的是相看两厌,药石罔顾。

    冯阵比林明大四岁,那时一起在叶凉国皇家学院——叶凉学院上学,秦荡是叶凉学院名誉院长,林明那时还小,却被秦荡一道旨意直接送进了叶凉学院,并且和冯阵同班。

    学院大比这种学院间相互炫耀新一代种子的事情不止发生在大宗门,大学院,叶凉学院这种专供世家贵族以及皇家子弟学习的学院,也会和其他国家的皇家学院进行大比,只是那种大比完全不像四大学院一样点到即止,相反,皇家学院之间任何时候都是*味浓烈。

    因为送进皇家学院的,都是未来一定会出将入相的世家子弟,从小悉心栽培,学院大比本来是四年一次,互相之间修炼功法不同,也能在比斗中发现不足,互相之间取长补短,这是学院大比的初衷。

    但是时间久了,问题便慢慢暴露出来,各学院在大比期间虽然能保持表面上的和平友好,但是毕竟各国之间并非永远风平浪静,在某一年一个学生因为自己兄长在战场上惨死,而在学院大比上对那个敌方将领的弟弟下了死手,并且被他的国家以“意外失手”的名义保护回国的时候,学院大比的味道便慢慢变了。

    各国之间每年都会有战争,而对这些战争体验最直观的就是参战人员的家属,自此,每年学院大比都会闹出人命,无一例外。

    偏偏不知道各国出于什么样的考虑,竟然无论如何不肯开会取消学院大比,是以一年一年,各学院只见腥风血雨,关系恶劣。

    林明被塞进叶凉学院的时候,正是学院大比前一个月。

    几乎是刚被塞进去,林明就知道自己将要面对什么,学院大比的名额是各学院院长和副院长联合决定的,因此林明看到自己的名字出现在学院大比的名单上时,脸上并没有多意外。

    秦荡就是想让他死,想了那么多年,什么手段都用了,林明却始终或活着,慢慢地也习惯了。

    林明天资卓绝,虽然年纪小,并且只在学院里学习了一个月,但是他从小便被吴嫣指导着修行,加上吴嫣强行插进来的几个自己人在身边护佑他周全,前几天的比赛倒也算是一帆风顺,直到大混战时。

    冯阵偷袭了林明。

    林明身受重伤,却没有死亡,叶凉学院不止在学院大比中落败,还成为了其他学院的笑柄,毕竟,一个连后背都不能留给战友的学院,实在是让人很难放在眼里。

    围观的人很多,这种胳膊肘往外拐的叶凉蛀虫自然为叶凉国人所不齿,一时之间整个冯家都被推到了风口浪尖上,吴嫣心疼林明受伤,直接对冯家施压,这时候,虽然冯家一切行为都是受命于秦荡,秦荡却偏偏不肯给撑腰。

    其实秦荡这个行为也不是不能理解,他就是想要告诉冯家,没有他的庇护,冯家站不住,然后再对冯家人予以重用,以示皇恩。

    不管之后秦荡如何提拔冯家,在当时,冯家还是经受不住吴嫣和叶凉京城百姓给的压力,不得已把在乱斗中也没讨到好的冯阵送到了林家,给的承诺是任其处置。

    吴嫣毕竟也是为人母,也知道冯阵应该是受到秦荡的派遣,不得不这么做,但是当时林明重伤昏迷很久,吴嫣实在是心里咽不下这口气,因此虽然手下留情,冯阵也受了不少罪。

    之后冯家来人,把冯阵接走,从此竟然就再也听不见冯阵的消息了,原来竟然是被秦荡安排着拜入了万兽宗门下。

    林明平静道:“你不能杀我,秦荡需要我制约林家的势力,你杀了我,他们势必反扑,到时鱼死网破,谁都落不得好。”

    冯阵嗤笑一声:“你还当你是昔日的林家大少爷吗?如今你爹林太宰被困,你真的以为我们手里只有你一个可以制约林家势力的?”

    林明不再说话,直接摆开了单打独斗的架势。

    冯阵大喝一声:“受死吧!”整个人便如鬼魅一般扑过来。

    “你可知道我这些年受了多少苦,”冯阵一边和林明交手,一边在他耳边恶狠狠道,“受命于秦荡,在学院大比上暗算你,要是你死了还好,可是你偏偏命硬,没死成,我还落得个人人喊打的名声,不得不进那个能把人变得不人不鬼的万寿宫……”言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