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92章 神秘身影
    林明发现了那道细微的光芒之后,步履阑珊的前行,意志力坚定的他终于在迷途中找到了出路,豁然开朗,意识也随之清醒过来。

    林明趁此机会,引到灵气不断强有力的冲击着隐于自己心脏之下的那条血脉,林明的声势愈发愈猛,随即一鼓作气,直接将拿条断而坚的血脉撞碎。

    林明募地睁开眼睛,射出一道精光,先前修炼的功法不断在体内运转,原先所剩无几的灵气对于进阶后的他根本不够看的,如同一条脱水的鲸鱼,疯狂的吮吸着灵气,朝着自己的心脏和肝脏汇聚而去。

    金冥见到这一幕,一颗悬着的心终于还是放下了,随即一脸奸笑的看着金时,出言挑衅道:“刚刚是谁说这小子不行啊?又是谁跟别人打赌,堵上了自己的身家?”

    刚刚发生在林明身上的那一幕他看的真真切切,他对自己有百分百的信心,他绝不会看错,也绝不会估算错,金时不敢相信的后退,神情错愕的惊呼道:“不可能,这绝不可能,他刚刚明明应该爆体的。”

    “哼,有什么不可能的,现在你也看见了,林明已经进阶了。”金冥幸灾乐祸的说道,心中暗爽,老伙计别怪我坑你啊,实在是你冥顽不灵。

    “不,绝不可能,凭借他的能力绝对不会活下去,他一定是用了什么手段蒙骗我。”金时不甘心的说道。

    “你不会是要反悔吧?”金冥轻疑一声,随即失望的摇了摇头:“哎,原本我以为九大金乌都会像我一样遵守承诺,没想到却被你金时打破了看法,算了,我和那小子交情还算不错,不看僧面看佛面,一会儿我会跟他说说,那个赌约就当放屁好了。”

    自视颇高的金时怎能能忍受这话,直接反驳:“谁说要反悔了,我只是觉得事情有些蹊跷,待会林明修炼完成了,我探查过后,没有问题的话我自然会兑现承诺。”

    金冥心中暗笑,不过也没有再说什么,只是在静静的等待林明的苏醒。

    林明突破之后一直在稳定境界,过了片刻,林明长长的吐出了一口浊气,放松全身的舒展一下,站了起来,不由得喃喃自语:“这就是碎脉境巅峰吗?”

    此时的他才真正意义上明白二者的区别,按照他现在的实力,就算冯阵动用手骨他也可以轻松的化解那一击,他也明白为什么在这一关上死了那么多的少年英才。

    当他内视的时候发现此时他的识海整整扩大了几倍,要知道,这仅仅是突破了一个小境界而已,以前他突破可从来没有出现过这种情况。

    呵呵,现在是我去收小弟的时候了。

    林明念头一动便进入了自己的识海,他刚进来,就听到了金冥的夸赞。

    “小子,好样的。”林明还未来得及换衣服,身上仍然是那套被血红浸染过的衣物,让金冥看了心中都是抽搐一下,这意志力需要多坚定才能度过这关呢。

    林明也不做作,得意的一笑:“那是,不看本公子是谁。”

    林明看到金时那一张面如黑炭的脸,嘴角不由得勾出一个弧度,反问道:“刚刚你不是断言我不能成功吗?现在你怎么解释。”

    金时皱了皱眉,随即一个意念,直接移动到林明的身前,抓起他的手臂,眉头微微颦蹙。

    林明看了金时一眼,自然明白他这是要干什么,索性大方的将身体放松,任由金时探查。

    看到金时的眉头越陷越深,金冥心中不由得暗爽,明知故问道:“到底看出了来什么没有?这都老半天了。”

    “用不着你多嘴。”金时不悦的说道,随即抬眸看向林明问道:“在你炼化过程中,你往嘴里丢了一颗什么丹药?”

    对于林明的一举一动金时都看在眼里,虽然已经看到了林明不可动摇的大道之心,但他还是不愿意相信林明将能量光球完全炼化的事实。

    “就是这个。”林明故作轻松的从怀中拿出一个丹药瓶扔给了金时,人畜无害的笑着:“怎么?难不成我炼化能量受了伤还不允许我吃颗丹药?”

    金时一脸严肃的将丹药从瓶子中取了出来,放在鼻翼前嗅了嗅。

    “喂,我告诉你,你千万别吃啊,那丹药是真的贵!我也是好不容易才搞到了三颗,看着你这细胳膊细腿的,就算把你卖了也换不来一颗丹药。”林明故意说道,心中却已经爽上了天,曾几何时,这个家伙都对自己爱答不理的,现在我非治治你不可。

    “谁稀罕你的破丹。”金时冷哼一声随即将丹药丢给了林明,随后面色凝重的问道:“小子,我现在问你什么,你都如实的回答我,有一句假话,我撕了你。”

    “知无不言,言无不尽。”听到金冥说金时的个性,林明是一点儿都不怀疑,从他答应自己的赌约就可以看出来。

    “你在冲击那条隐脉心脏部位的时候,明明生气已经接近枯竭了,为什么你又会散发出滚滚生机?”这一点是他心中最大的疑问,如果林明刚刚拿出的丹药是高阶丹药他也不觉得奇怪,但是却只是一个没什么大用的破丹。

    林明回忆一番之后,如实的回答道:“那个时候我也觉得奇怪,正当我意识模糊的时候,我脑海中突然就浮现出一个人影,朝我眉心点了一下,我便陷入了一阵黑暗,可是隐隐约约我又看见一处光亮,随即咬牙坚持的冲了过去,当我在睁开眼的时候,我就突破了。”

    “什么?那个人长什么样子?”此时的金时有些不可思议的看向林明,像是看着怪物一般,除了惊讶之外,甚至还带着几分尊敬。

    “那个人嘛?我是在记不清楚,当时只是模模糊糊的看见,不过他的声音很深沉,像是有心事的样子。”林明耸了耸肩回答道。

    “怎么?你问了这么多,咱们的赌约算不算数还,要是不算数我也懒得理你,我这次也就是向你证明一下,我很强,甚至比你的主人还要强。”林明无所谓的说道。言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