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96章 拔剑术
    林月想了想,点了点头:“我要跟着你,万一你跑了怎么办?”

    “……”林明有些无语的叹了口气,随即站起身来,朝着叶青锋所在走去,林月则是像个小尾巴一样,亦步亦趋的跟着。

    “叶少。”林明远远的看到叶青锋正在喂养灵兽,随即喊道。

    “奥,原来是林哥。”叶青锋连忙迎上,自从昨天林明说他们以平辈相交之后,他心中就对林明充满了好感。

    “你在此处干嘛?”

    “前些天有人送给我一只灵尾孔雀,甚是好看,只是那灵兽只认我一个人,所以每日都需我喂食。”叶青锋解释道,随即朝着那只灵尾孔雀一指。

    只见灵尾孔雀尾部斑斓,散发着五彩异光,甚是好看。

    林月一下子冲了上去,激动的说道:“这是孔雀吗?怎么这么好看?”

    要知道这种东西对于年纪不大的女孩子来说吸引力可不是一般的大。

    叶青锋笑了笑:“喜欢去看看,这灵兽不会伤人的。”

    “真的吗?”林月有些激动的问道,脚下的步子已经朝着孔雀走了过去。

    林明原本有些担心,不过见到孔雀温顺的低下头颅,便也放心了。

    “叶少,不知道咱们叶府是否有可以修炼武技的地方?”

    “我们叶府有专门的练武场,不过那里人员嘈杂,若是林哥想要修炼武技大可以去后山,我平日里就是在那里修炼的。”

    “好,有一件事我需要拜托一下叶少。”林明想了想还是说道。

    “林哥还跟我客气什么?有什么话但说无妨,只要我能办得到,我义不容辞。”叶青锋十分爽快的回答道。

    林明眸子深邃,缓缓的说道:“我这两天需要外出一下,希望你能帮我照顾一下妹妹。”

    “林哥不会是去帝都吧?那里据说已经被万寿宗控制,危险重重,你一个人前去,万一出了事情,不如等上两日,我爹已经联络了各方诸侯,他们两日内必会带兵前来,到时候我们一同前往,定能救出林家主。”叶青锋连忙劝道,他虽然佩服林明的胆识,但认为这样做太危险了。

    “叶少,放心吧,我自然有把握救出我父亲,你不必多言,只是妹妹需要你帮忙照顾,尤其是不能让她前往帝都,不知道这件事情你能不能帮上一些忙?”林明知道,当大家兵临城下的时候,再去救父亲为时已晚,同时他对自己充满了信心。

    叶青锋沉默了好一阵子,这才开口说道:“既然林哥已经做了决定,那我也就不再劝了,妹妹你放心交给我就是,我保证不会有人伤她一根毫毛。”

    林明露出一道苦涩的笑容,随即在叶青锋的肩上拍了拍:“你带我前去后山便可,你留在这里陪我妹妹吧。”

    林明现在心里最担心的便是他的妹妹,现在叶青锋答应,想来也会想尽办法的护其周全。

    很快林明便被带到了后山,看着漫山遍野的绿色,林明不由得深吸一口气,正如叶青锋所说,这里十分清净很适合修炼。

    林明随即盘坐在岩石之上,在脑海之中回想那部名曰拨剑术的武技,他的时间不多,根据金时所说那部身法,修炼起来应该十分麻烦的,所以他并不打算修炼身法。

    林明刚一在脑海之中打开这本名曰拨剑术的武技,那本该朴实无华的三个古字,却让林明觉得心头一寒,它透露出凌厉的气息,像一个浴血的王者盯着林明。

    林明吞了吞口水,迫不及待的向下读去。

    拔剑,归鞘,拔剑,归鞘……一剑惊天,剑出,人亡……

    林明再往后读时,却发现没有了文字,只留下几幅看起来有些草率的图案,林明有些不解,待到末尾,几行小字展露无遗,拔剑术,未伤敌,必伤己,有缘者自悟习之。

    林明心中纠结,这武技没有修炼心法,虽有几幅图画,但自己第一次就能自悟吗?

    他精神有些恍惚,表情呆滞,双眼紧紧的盯在那如同孩童随笔所画的图案之上,楠楠自语:“未伤敌,必伤己。有缘者自悟习之。”

    最后林明心头一横,做了决定,就它了!

    林明本修炼完拨剑术再去修炼血月剑法,随后想了想贪心不足蛇吞象,等到先将拔剑术彻底嚼透之后再说吧。

    “天下武功,唯快不破,这拔剑术讲究的就是一个快字。”

    就在这时,林明的脑海之中出现一个金色身影,不断舞着剑法,朝着林明教导着:“要做到一击必杀,就要出其不备,斩其要害,此招为封喉,这是斩腰,那一招是诛心……”

    林明不由得吃惊,这就是拨剑术的威力吗?对于这个金人,林明想着应该是赤帝留下的经验吧。

    随即林明拿出一把铁剑,铁剑在林明手中略显沉重,他将剑柄紧紧握住,不管怎样,不能轻易放弃,他给自己不断的鼓气,我可以的!

    林明拿着铁剑立在山上的一颗桑树前,深深吸了一口气,闭上了眼睛,一动不动。

    林明思索游离,脑中不断回想着拔剑术的要义,简单,粗暴,快,稳,准,狠…此时的他仿佛是个木桩,呼吸也变得极轻。

    风轻轻的吹着,落叶窸窣落下,林明蓦地睁开双眼,闪过一道精光,时间仿佛在这一刻静止了。

    林明动了,牵一发而动全身。

    在桑树群中一道白光闪现,咔,还未看清其锋利,铁剑便在树干上留下一道印记,回到鞘中,仿佛从未出动过。

    哗,树叶如雨般落下,纷纷扬扬的挥洒下来,将一人一剑笼罩。

    林明摇了摇头:“力道和速度都远远不够,如果刚刚是敌人站在对面,这一击若是被挡下,他在出手,想来倒下的便是我了。”

    一道人影,手持铁剑,像一个机器一般,不厌其烦的重复着同样的动作,或刺,或斩,孜孜不倦,没有一丝懈怠。

    四个时辰以后,林明微微一笑,停了下来:“不抱怨,不放弃,跌倒了再爬起,只要坚持总会成功!”

    这四个时辰林明不知挥出多少剑,桑树倒下一棵又一棵,然而他的努力并没有白费,出剑逐渐变得凌厉起来。言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