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20章 祥云
    “天帝本来就心胸狭小,若是林明纵然会有机缘也不会容他继续成长,这不知道是福还是祸!”金时叹了口气,“但愿他的成长速度能够比之当年的赤帝还要快,足以应对天界的所有刁难!”

    就在他们思考的时候,林明面对的最后一道爆裂惩戒已经从天而降,他的速度比之之前的攻击更快,几乎是眨眼的功夫已经侵至面门,轰隆隆!

    林明的防御再次激起层层波澜,“不会这么快就结束了吧!”林明低声说道,可是下一息他再次眉头紧皱,“早就知道还没有结束!”

    此时他周围的虚空之中竟然出现一颗颗的红色弹丸珠,轰隆隆!一声爆裂,林明倒飞出去,防御竟然被炸的有些稀薄,而后又是数道爆裂。

    噗嗤!

    林明终于抵挡这强大的威势疯狂的吐着鲜血,那层单薄的灵气防御已经开始杯水车薪,此时他十分疲惫,脸色苍白如纸,发丝凌乱衣袍更是几乎没有完好之处。

    而这就让下面的林月俏脸微红背过身去,但是她又过于担心林明的安危不停地问着金冥林明的情况。

    “果然厉害!不过你是不是小看我了!”就在祥云以为林明坚持不住打算一举将他拿下的时候林明的气势竟然猛然攀增,轰隆隆!

    一道更加强悍的攻击从天而降,这道攻击比之之前的又强悍了数倍,林明甚至都感到了一抹窒息,但他并没有表现出丝毫紧张。

    反倒是继续甩出一道攻击抵消威力,而后强悍的灵气源源不断的从体内喷涌而出,那正是吞噬之术。

    呼!

    林明大袖一挥,那吞噬之力顿时席卷开来,那未曾爆裂开的弹丸珠竟然被其硬生生的吸收,本来有些匮乏的灵气竟然再次变得充盈起来,林明嘴角微扬而后冲向那空中的祥云,一拳轰了上去。

    那道攻击此时也被其一拳轰散,祥云竟然开始变得稀薄,最后一道金光洒下消失于无形,林明长叹一口气可是这心神还未完全放下那道声音又再次响起,“小子!不错,竟然挺过了三道天罚!”

    而下面的金冥与金时早就已经目瞪口呆,金火也咽了口吐沫,他全身上下三昧真火熊熊燃烧起来,他已经有了打算,只要是这道声音对林明有丝毫的威胁他就会毫不犹豫的出手。

    毕竟以林明的资质将来好生培养将会是又一个赤帝有一个天帝,甚至比之两位大帝更加强悍,这也让金火明白为什么金冥与金时都会看中这个小子,而林明也让金火彻底看到了希望,让赤帝复活的希望。

    “祥云,你不说送我一场天大的机缘吗?怎么?难道你要言而无信?”林明勾起嘴角,就在刚刚他冲破最后一道天罚之后就感到身体里的识海已经发生了质的变化,一个似人形得元神竟然出现在他的体内。

    这正是进入化神境的标志,也是林明彻底蜕变的第一步,此时拿到小人盘腿而坐,周身散发着金色光芒,正是他金乌血脉之中的金乌之力。不过美中不足的是这个原本通体散发着金乌之力的小金人眉心处竟然出现一道像极了闪电的东西,这让林明一时间难以琢磨透。

    而林明手心一握,强悍的力道裹挟着丝丝雷电的气息让其仿佛与这天地合二为一,“这就是化神境吗?我竟然感觉到了一丝天地气息!”林明不觉暗暗惊叹,可是他此时却并未放松丝毫而是眉头紧锁的看着天空之前祥云存在的方向。

    “机缘已经送与你,知与不知便看你自己的造化了!”祥云的声音愈发的缥缈,而此时金火却冲天而起奔向祥云声音消散的方向。

    “小子!如果以后不想一直沉浸在逃亡之中就跟我去杀了这祥云!”金火的声音没有像开玩笑,而金冥与金时此时也冲天而且,他们气势汹汹好像与金火是同一目的。

    而林明则有些纳闷,难不成这祥云的机缘是害了自己?“不管了!妈的!”林明说完也要追上去,可就在此时那虚无缥缈的声音越发充实。

    “我知道你们在担心什么,不过你们大可不必杞人忧天,这件事只有我们几人知道,我是绝对的不会透露给任何人的!”祥云的声音刚一出来,金火以及金冥、金时竟然都不能动弹,林明也是被限制住了身形、

    “祥云,不要以为我不知道你的计划,你就是想要我们先放你走然后你就告诉天地!你不过是敷衍我们!你敢说你和天地不是一伙的?”金火火冒三丈,竟然被一道声音定住身形,这对他来说乃是奇耻大辱。

    “我想杀你不过在一瞬间,何必这样大费周章,告诉你!我和天帝本是世仇,你们不用多虑!”说完祥云彻底消失。

    “怎么办?”林明也听出了话中的意思。

    “信与不信都只能是这样了,希望这祥云与这天帝不是一伙的吧!否者你的逃亡生涯就要开始咯!”金冥苦笑一声。

    但是金时却用翅膀摩挲着下巴低声分析道:“我倒是感觉祥云说的话有几分可信度。”

    “兵来将挡,水来土掩,我们怕他个鸟,当年的赤帝不就是夹缝中求生存也能成就功勋伟业,只不过……”金火没有继续说下去,反倒是心中升起一丝落寞。

    而林明刚一落地林月就飞奔过来,她俏脸通红竟然有些埋怨,“哥哥!你知道我担心死你了!下次你可不能丢下小月月一个人走!”说完有些呜咽。

    小黑也是跳到林明肩头不停地用脸去蹭着林明的脸颊,弄得他一阵瘙痒。

    “小月月,我不也是害怕你受伤嘛!放心,以后哥哥都不会丢下你们了!”林明摸着林月的小脑袋,而后又看向一边的小黑。

    “这可是你说的!你不要骗我!”林月嘟起小嘴从林明的怀中探出头来,而此时小黑也一本正经的用爪子摸了摸林明的脑袋:“这还差不多,有你这个丹药库供着本大爷还真不想走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