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58章 占便宜
    此刻,时间恍若都停止了,周围很安静安静到燕灵儿都可以听到自己那砰砰的心跳以及林明那厚重的呼吸声。

    四目相对,林明也是带着几分错愕,但是燕灵儿却既紧张又窘迫,胸口的小鹿好像要撞出来一样,她一把推开林明脸颊羞红但又有些愠怒。

    林明则戏虐的舔了舔嘴唇,“没想到你这老是恶言相向的嘴巴还挺甜,”说完嘿嘿笑了两声,可是这却再次点燃了燕灵儿的怒火,她刚想反抗却发现自己还被林明死死抱住,不能动弹分毫。

    “你放开我,混蛋!”看到燕灵儿那红彤彤的脸色更激起了林明调戏之意,“那你可要答应我不要在反抗哦。”

    “不……”

    “嗯?”

    “好!”燕灵儿黛眉紧促咬起樱桃小嘴,看林明松开,她急忙闪到一边玉手一挥,长剑一阵颤抖回到了手中。

    “你要是再动手,小心我把你毁我清白的事情说出去,我倒是没事,但你一个姑娘家家怕不是没人要咯!”林明抱着头看向天空,一副若无其事的样子。

    而燕灵儿却迟疑的端着长剑,那样子似怒非怒、脸色通红又大囧,别提多么可人,“好!算你狠!我们且不说这件事,院外这是怎么回事?”她一跺脚来到门外。

    林明心里不由得一阵偷笑随后顺着燕灵儿目光看过去,只见院落一片狼藉,他暗道不好,昨日只顾着与后云酣畅淋漓的战斗,却忘了收拾战场。

    “这个……那个,昨天修炼来着,这不还没来得及收拾,”林明打着马虎眼,但是燕灵儿却不依不饶,“修炼?你家修炼搞这么大气场?”

    “那当然,我……我怎么会……会和你们这些凡夫俗子一样,”林明看向一边,心里却恨不得将后云碎尸万段。

    那家伙酣畅淋漓的与自己打了一架走了,自己这一烂摊子还不知道如何收拾,燕灵儿白了他一眼随即眼球一转矜矜笑道:“那好,毁坏了东西就要赔偿,三枚聚灵丹!”她伸出玉手像是包租婆收租子。

    “三枚?你咋不去抢!没有!”林明没有理会直接回到了屋子,先不说那种低品阶的丹药林明早就送与了那城门口的老者,就算是有现在他也不会给燕灵儿。

    “丹药没有也行,灵石三百!”燕灵儿再次伸出手,但林明则自顾自的坐在床榻之上,他伸了个懒腰微闭双眼。

    燕灵儿看到这个赖皮刚想说什么却发现林明竟然又要解开衣袍,她尖叫一声忙转过身去,“我说大小姐,闹够了吗?我要修炼了。”

    “好!你等着!她跺了下脚气鼓鼓的摔门离开,林明则笑眯眯的看着她离去的背影,“小丫头片子,跟我斗你还嫩着点!”

    神羊教,正堂内。

    “你昨晚去了哪里?”后羿天神望着下面的后云责声问道。

    但后云却自顾自的品着茶水,“父亲,这茶水不错,比之天界犹有过之!”

    “不要岔开话题,我问你昨晚去了哪里,气息暴戾,这神羊城能让你出手的不足三个,说!是谁!”后羿目光如炬、一句话就让后云脸色难看起来。

    “没,您就不要多问,天界正值多事之秋您还是多关心关心神殿的事情吧!这次下界我没有必要事事向你汇报吧!”后云也有些不悦,说完转身离开。

    砰!后羿一拍桌子站起身来,“你这个孩子,现在真的是越来越不像话!”随后一阵猛咳,眼睛里满是无奈。

    城主府邸,燕猛正襟危坐,两边落座各色衣着打扮的修士,有长者也有青年,“诸位,对于这个计划可有什么好的意见?”燕猛目光扫向众人。

    一阵肃静,众人面面相觑,忽然一白袍老者沉声道:“神羊教此时正值多事之秋,我们不宜急功近利、计划时间我认为应该提前。”

    “陈宫长老所言极是,燕城主计划是不是定的有点靠前,说不定此时他们正设下天罗地网等着我们。”一名青年起身拱手说道。

    他长相俊逸,一身黑袍透露出一抹华贵气象,他正是城中贵胄子弟,也是比较年轻有为的一位,名叫燕凌云,实力乃是真神境初期。

    其后又有几人拱手称是,但是燕猛的脸色却愈发难看,他一边迎合着点头一边心头冒火,“一群老奸巨猾的东西,到现在了还在畏首畏尾!”

    不过事到如今他也没有什么办法扭转局面,毕竟这言论一边倒的都是计划太过靠前,应该往后挪几日,但是燕猛深知挪几日意味着什么,好不容易聚集起来的联盟可能就会顷刻溃散,到时候还谈什么计划。

    所以他也是一阵捉急,但事到如今又没有什么更好的办法,燕猛眉头紧蹙最后陷入沉默,下面陈宫等人以及贵胄燕凌云还在叽叽喳喳的议论着,不过最后都像是统一结果一般。

    此时在大堂之外,燕灵儿却秀拳紧握的瞪着里面的众修士,“一群缩头乌龟,平日只会逞口舌之勇,事到如今每一个人能够顶得住!”她嘟着嘴很是不悦。

    但一道身影却跃入眼帘,一身青色道袍,面容英俊还带些玩世不恭,不过燕灵儿现在却很讨厌这道身影,“他来干什么?”她顺着林明的身影看过去。

    “我不认同,虽然神羊教正值多事之秋,但也正赶上他们元气大伤,他们定然不会想到我们会在这个节骨眼上杀一个措手不及,反倒是如果往后拖延不仅会错过最佳时机,怕不是我们的计划都会被泄露!”林明说完看向在场的所有人,尤其是陈宫以及燕凌云。

    “小子!你是谁,这里不是你该来的地方!”

    “对!还不出去,哪里来的乳臭未干的小子!”在场的一大批人都感到很是不悦,他们随即就打算将林明轰出去。

    而一边的燕凌云却更是恶毒的瞪了他一眼,“燕叔叔,什么时候你这城主府就连变神境的狗都可以上来狂吠了?”

    “来人!给我轰出去!”他不屑的瞥了一眼林明,但后者无悲无喜反倒是一脸玩味的看着他,“我是狗?你是什么?怕死的狗?还是一头安心待宰的猪?”他语气十分凌厉丝毫没有因为他的身份而有所忌惮。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