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09章 朱圣出手
    “无法无天?我可没说,惩罚本门弟子倒是有这个权利!”张天一狠辣的握起拳头,他袖口一甩,一柄薄如蝉翼的长剑被其祭了出来,锋芒毕露散发着森然寒意。

    “蝉翼!”众弟子连连惊呼,此剑在东薇大陆十大灵器排行第三,整个剑身薄如蝉翼,若不细看就像没有剑刃一般。

    张天一邪魅一笑,刹那间他瞬间在原地消失,下一息默然出现在林明跟前,侵身而至蝉翼横披而下,林明侧身凶险夺过,他虚汗直冒向后跳开。

    “烈火燎原!”林明怒喝,三昧真火瞬间从他袖口喷了出来,火焰自天空骤然落下密集而刚猛,半边天空温度急剧上升,张天一大惊只能选择放弃继续攻击的念头,但是他并没有打算绕过林明。

    回头又是几剑,蹭蹭蹭三道剑刃猛然射了下来,砰砰砰,林明向后撤开数步漫天的三昧真火直接将那道道攻击融碎。

    轰隆隆,短时间两人已经交手上百次,而林明早就已经气喘吁吁,身上也出现多个露骨伤口,而对面的张天一却依旧玉树临风单手背在身后,那温文尔雅的样子好像根本没有消耗多少灵气。

    林明这才深深地感触到实力差距竟然是如此恐怖,轰隆隆,那张天一竟然升天而起,他双手撑天,蝉翼在他头顶飞速旋转起来,“杀人偿命!小子,今天我就送你去给我弟弟赎罪!”他目露凶光。

    见状林明一阵错愕,这一击的气势在不断攀升最后竟然突破了真神境,“破神境的至强一击!”他紧握双拳在心中暗暗低语,脸色也是越发难看。

    “林少,这一击不可小觑,我们还是……”菩提鸟这句话还未说完就被林明一口否决,“不行,林月还在这里,我走了她怎么办?”

    金火自林明身边收起火翼,“林少你可真会惹事,我刚刚苏醒就遇见这么一个*烦!”他叹了口气但很快眉头舒展开来,“不过我就喜欢你这性格,随当年的赤帝!”话落他哈哈大笑起来。

    “都啥时候了还不想办法在这里取笑我!”林明极度无语,可是金火依旧哈哈大笑很是豪爽。

    “蝉翼斩!”那道声音在天空中传来,那张天一的一击已经凝聚而成,轰隆隆几道神雷盘踞其上,呼呼的罡风骤聚骤散。

    众人头抬头看着这惊人的一击,那些弟子都纷纷后退,林月也被周云硬生生的往后拉了数十丈,小黑呼呼地低吼着,不过此时他竟然提不起半点气势异化,这就是实力压制。

    众人连连惊呼之间,蝉翼斩已经凝聚成形,呼哧,那道攻击如同钢刀猛然拍击下,“可恶,可恶!”秦风攥紧拳头也有些愠怒。

    这张天一杀林明他管不着,但是在这种场合下竟然公然使出如此杀招,这已经威胁到了一些低修为弟子的生命安全,这完全就是张开巴掌往秦风脸上打。

    秦雅紧紧地攥紧拳头依旧在不停祈祷,而洛菲更是懊悔,若是没有这档子事林明绝对是一位可造之材,可现在的局势已经无力回天。

    而林明此时也面色凝重,顷刻间,那道攻击已经冲了下来,不管林明是可以接下还是接不下他都绝无生还的可能。

    生死一线,一道身影竟然从那人群之中冲天而起,他也是一身金色衣衫,正是那看台之下的张扬。

    他袖口也是微微一抖,一柄大刀竟然被其扛在肩头,气势磅礴而出,竟然也是一名破神境强者,而且实力比之面前的张天一还要强上不少。

    破神境三阶的张扬!乃是青云宗核心弟子中排行第四的强者,实力超群也是天之骄子般的存在。

    但此时他的身影出现在林明跟前却略显单薄,但这也仅仅是一刹那,瞬间他身后升腾起一个硕大的白色虎头,白虎咆哮,气浪滚滚瞬间摧毁面前的蝉翼斩。

    而且白虎之势不仅仅在此,它竟然如同脱缰野马从张扬那略显瘦小的身子里冲了出来,嗷……

    白虎咆哮,砰!

    张天一竟然从空中倒飞出去,一道血线从空中划过,而后他便狠狠地扎进了那生死台之中,张扬深吸口气刚打算陈胜追击却被一道结界拦住身体。

    “好熟悉的气息!”林明低语,他将金火收回体内目光徐徐看向天空。

    “住手!”这道厉喝雄浑而富有威严,几乎在场的所有人听到这道声音都不由得半跪在地上高呼道:“拜见朱师尊!”

    声音整齐划一,林明也跟着半跪在生死台上,不过此时他的注意力却全都聚集在了面前也半跪着的张扬身上,“谢……谢谢你!”他低声说到。

    “没事,老子平日里最看不惯以大欺小、恃强凌弱之辈,而且我看那张天一早就已经很不爽了!”那张扬倒也是痛快之人丝毫没有因为这件事触怒师尊而生气。

    “张扬你好大的胆子!”朱圣厉喝一声,张扬猛然吐了口鲜血,他双眼血红双手抱拳谢礼道:“师尊教训的是,不过这张天一实在是欺人太甚,徒儿也是气不过才……”

    “我不听你的解释,秦风你给我说说门规对此种行为如何处置?”朱圣瞥了瞥一边跪拜的秦风,后者也是一身虚汗忙说道:“按门规当承受青云台神雷一击!”

    台下哗然,青云台神雷大家听着就不寒而栗,这可是青云宗最让人可怕的酷刑,就算是破神境实力承受一击也是极大耗费心神,不休息个一两个月那是绝对没法下床。

    而揭榜大会又近在咫尺,已经不到一个月,所以对此张扬也是紧紧地蹙起眉头,他抬起头打算争辩可看到朱圣那不可置疑的眼神后还是将心中的话给硬生生的咽了回去。

    “青云台神雷,妈的不会是来真的吧!”张扬苦涩的笑了笑,而后他又瞅了一眼林明无奈的耸了耸肩。

    林明反倒很是内疚,一切都因自己而起,就算是那张天一主动找事也要怪自己实力不济,否者又怎么会将张扬牵扯进来,不过林明看着他的背影却也是一阵激动,“你这个朋友我林明交了!”

    “哈哈,如果不把你当朋友我也不会出手,”那张扬一笑竟然露出两个小虎牙,显得奶声奶气哪有刚刚那尊杀神的样子。

    “张扬,你可知罪?”朱圣瞪着台下还嬉皮笑脸张扬斥责道,后者顿时低下头,“师尊,我……我下次不敢了,这次能不能……能不能先绕过徒儿。”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