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17章 暗流涌动
    不多时,张天一也跟着离开了,但是就在他离开不久一道声音出现在他刚刚驻足之处,一身道跑仙风道骨,身边童子蹙眉看着朱圣问道:“师尊,为什么我们刚刚不出手惩治那三名弟子?而且徒儿觉得这张天一与这三人肯定有不可告人的秘密!”

    转生摆摆手轻笑道:“解铃还须系铃人,这些后辈之间的私人恩怨就让他们自己去解决吧,我们还是不要过问的好。”

    而就在朱圣百丈之外的地方秦风也悄然出现,不过他并没有觉察到朱圣的气息,而在秦风身边还跟着一道身影,正是秦雅。

    “哥哥,张天一这件事一定要禀报宗主好好惩治于他,否者太无法无天了!”秦雅握紧拳头俏脸涨红。

    “刚刚我故意让张天一发现我的气息就是在警告他不要继续胡作非为,而他也算是有点脑子,但是这禀报宗主一事还需从长计议,”他说完在秦雅的疑惑与不解中离开。

    风三人带着张扬出了青云台直接奔向他的住处,守在外面的弟子都是一脸懵逼、面面相觑,而后林明也从里面冲了出来,不过略显狼狈。

    他也直接回到了自己的住所,林月自然十分担心但还是被其留在了楼下,他独自上楼再次陷入修炼之中。

    这次青云台之行耗费灵气极大,虽然有吞噬和吐纳之术的支撑但也让其身体承受了巨大压力,尤其是最后被风三人围攻身受重伤。

    他服下一枚回春丹,将灵气运转全身,一股股暖流随着从体内缓缓升腾而起,而后带动着体内的七经八脉都开始活跃起来,血液涌动之间林明脸色也由苍白转入红润。

    一晃一日过去,青云台之事依旧是人们乐此不疲、茶余饭后的谈资,本以为林明会葬身雷击,可结果却大相径庭,他不但没有死而且还生龙活虎的走了出来,反倒是张扬一身破神境三阶的实力身受重伤。

    而张天一出来时更是带着满脸戾气,想来是吃了不少苦头,但这更加激起了许多人的议论,毕竟这可是整个青云宗举手投足都会掀起大风浪的人物。

    而随着揭榜大会的日渐临近,不少弟子也都开始进入筹备阶段,而在林明的督促下林月的修炼也有所突破,现在的她如果异化的话也算是小半个真神境初期的强者了,基本自保能力已经有了。

    而小黑在偷吃了林明许多丹药之后实力也是突飞猛进的增长,现如今基本上已经能够和真神境中期强者比肩高下了。

    而此时,在青云宗的山脚下的村落,一伙人的带来引起了许多人的注意,他们一身黑衣打扮,长斗笠黑披风,几乎是每个人都带着肃杀的气息。

    为首的正是林明的老熟人张行长,她找了个院落住了下来静待青云宗的揭榜大会。

    而另外一边,青莲殿的人也在火速赶来,带头人身着红衣但并非青莲殿掌教,他腰中挎着两柄弯刀在月光的照耀下熠熠生辉、十分血腥,身后十几道身影也都是盛气凌人,大约在真神境巅峰修为。

    而那红衣男子修为则竟然达到了破神境二阶,是一名十足的强者,气息比之张扬也弱不了多少。

    此时他们也来到了距离青云宗几百里之外的小镇落脚,目的就是为了青云宗的林明。

    “刀长老,据属下所知我们此行捉拿之人修为不过真神境,想来一定有帮凶潜藏在周围,说不定就是这青云宗之人,我们若是这么堂而皇之的进入青云宗捉人肯定会打草惊蛇,若是他们拒不交人我们……”

    刀青眉头紧蹙,那人说的话也不是没有道理,毕竟青云宗想当年也是巍峨大宗,落落十几万人,高手如云、强者自不必说。

    如今就算是没落也是瘦死骆驼比马大,比起他们区区十几个人来说还是强上不少,若是贸然出手确实会造成不少麻烦,“那你意下如何?”他缓缓问道。

    “其实这件事说简单也简单,说难也难,不过眼下正有一个绝佳的好机会,我们不仅可以抓到人还可以不惊动青云宗!”此人嘿嘿一笑随后看向刀青。

    后者示意他说下去,“这次正赶上青云宗的盛事揭榜大会,届时肯定会有不少弟子外出历练,而林明定然也会在这些人之中,我们若是半路设伏抓住这小子还不是手到擒来的事情?”

    话音未落那刀青脸色顿时浮现一抹异样,“揭榜大会?还需几日?”

    “五日之后,我们只需要在青云宗外围埋伏伺机而动,这林明一定不可能逃出我们的手掌心!”

    “好!就依你所办,若是能够成功抓到林明你功不可没!”刀青说完哈哈大笑起来,而这名修士也是嘿嘿一笑,眼睛里尽显毒辣。

    须臾三日一晃便过去了,林明这几天潜心修炼竟然一举将境界突破到了真神境初期,境界的提升也直接带动了实力的提升,现在的他实力已经可以和破神境一阶比肩,就算是破神境二阶强者他也能够应付得来。

    “距离揭榜大会还有两天,弟弟你准备的咋样?”张扬从屋外走了进来,大门口就听到了他粗犷的声音以及之后的哈哈大笑。

    “我说张大哥,你这三天两头的就过来真是不把自己当外人,”林明瞥了瞥眉毛假装生气道,可是张扬还未说话身边一道倩影直接迎了上来,正是林月,“张哥哥你来啦,”她乖巧的拉起张扬的胳膊。

    林明见状一阵无奈,他摊开手,“真是个白眼狼,有了别的哥哥就不要她亲哥哥了,我心痛呀!”他话语阴阳怪气醋意浓郁。

    “弟弟你这话说的还真对,谁让我魅力大,你是该反思反思自己了,”张扬笑了笑随后用手亲昵的揉了几下林月的小脑袋。

    后者则吐了吐舌头,林明又叹了两口气。

    张扬落座,林月去泡茶间隙他说道:“若不是之前弟弟你的地阶回春丹我现在估计还要在床上躺个十天半个月,说来还是要谢谢你!”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