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83章 炼制真身
    金冥听言只能苦笑一声,“既然你不认我那你认得他们吗?”他话音刚落金火与金时纷纷飞了出来。

    白羊使与七眼白羊纷纷倒吸口凉气,唔,“你……你该不会真的是金冥老弟吧!”七眼白羊的语气也开始松动。

    白羊使的警惕性也落下几分,“你们当年不是随着赤帝的陨落也一同陨落了吗?怎么现在还活着?”他极为不解,毕竟当年那一战实在是太惊天动地,而且后羿天神射落九只金乌的事情已经在高层传开。

    当年妖神殿也要出手帮助赤帝,可是还未动身就听到赤帝陨落也就放弃了念头,如今看到金冥现身白羊使不可谓不惊讶。

    “你说的没错,当年赤帝确实在与天帝老儿一战之中不幸陨落,但是那后羿的神箭还不足以将我们击杀,所以我们便飞向大陆各处寻找有缘人!”

    “而现在站在你们面前的这位就是我们的宿主,也是有缘之人,赤帝的接班人!”金时跟言道,金火随后认同的点了点头。

    这些话燕灵儿与豹王自然都听不到,他们只是看见的仅是林明对着七个大小不一的盒子愣神。

    但是听到这番话的白羊使却大吃一惊,他万万没想到金乌都还活着,而且竟然转世找到了新的宿主。

    “能知道你们活着真的是太好了,九只金乌活着就证明赤帝还有复活的希望,你们便是我们妖神殿的希望!”白羊使有些激动。

    这些年来妖神殿的被天界打压的极其没脾气,之前赤帝坐镇人界还可以为他们妖神殿撑腰但是自从没了赤帝,三天两头天界就下来几个没有什么名头的小神来妖神殿找麻烦,为的就是激怒妖神殿的人。

    但是这些年他们还算是忍辱负重,几次都忍住了,不过新一届妖神的上任却让白羊使怒不可遏。

    “怎么说?”林明问道,三只金乌也屏息倾听,

    “上一届老妖神其实并不是自然陨落,而是新妖神所致,其他十一堂的堂主几乎无人不知,但是就是没有一人敢站出来,真是辜负当初老妖神对他们的器重!”

    “你站出来了?然后被他们杀了!”林明语气中没有一丝感情。

    白羊使诧异地看了眼林明,他点点头露出一抹无奈的神情,“不错,当初我站出来的时候他们都有劝阻,但是新妖神简直是暴虐无道,我想要杀他!”

    “但那些堂主却背叛与我!混蛋!”白羊使说完脸色狰狞,而对面的七眼白羊也是一脸的狠厉,“我现在恨不得撕碎他们的肉,饮他们的血!”

    “新妖神!”金冥也是眉头一皱,“现如今的新妖神难道不是冷瞳吗?”

    “是月琉璃!”白羊使说完面色低沉如水,这月琉璃本是妖神殿妖主收养的义女,但谁知道天赋异禀几年之间便超越了少妖主冷瞳,成为妖神殿天赋最高的年青一代,而且极会办事与其他堂主甚是交好。

    所以这次老妖主离世后她便逼退冷瞳自己当上了妖神殿的妖主,而且因为老妖主离开的时候她就在身边所以也私自伪造了他的遗愿,其他堂主也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听到这里白羊使怒哼连连,“这帮子混蛋,助纣为虐,我不慎被击败然后逃往这里,不过最后还是……”

    白羊使随后沉沉的叹了口气,他虽未说出后面的话但是林明已经明白了个七七八八,“阁下既然逃亡至此现在已经陨落为何意念还在此处保留如此完整?”林明问出了心中的疑惑,三只金乌也随后看过去。

    这也是他们心中的疑问,若是寻常修士陨落之后意念也就随之消散根本就不会存留这么长时间,但现在这白羊使分明已经在这里待了很久了。

    “你猜的没错我确实已经在这里待了很久了,不过我当初自知难逃一死所以就临时做了一个石头宫殿,但万万没想到竟然那可以保持意念不散,看来也是天不亡我!”白羊使微微一笑,不过之后他却尴尬道:“不过谁知道你们人修竟然能把这里当做藏宝之地!”

    “说来也是荒唐,”他的笑声中带着几分苍凉,林明至此才明白这神秘之海的所有秘密,当然他知道的比之那白羊使还要多,那秘海域就是其中一点。

    “不过你们人修对这里很感兴趣我为了保证这里不受破坏索性就拿出了我生前的几件宝物,”他说完看向那七个宝盒,里面的想必都是白羊使所留之物,不过林明此时的注意力并不在那七件宝物之上而是紧紧盯着白羊使。

    “不知道如何才能救你?”林明语出惊人,三只金乌也是看着愣了愣,虽然之前赤帝与妖神殿的关系不错,金冥与这白羊使也有着一定的私交,不过这还到不了要救他的地步。

    “林少,我们现在自身难保,多一事不如少一事!”

    “三思后行啊林少!”金冥与金时都纷纷出言劝阻,但是林明却并未理会而是看着对面的白羊使,“阁下难道不想重获自由?整日困在这鸟不拉屎的石头房子里不觉得憋屈吗?”

    白羊使吞咽口水,他脸上满是震惊而后与七眼白羊对视一眼,“你……你说的是真的?”

    “当然,不过你要答应我一个条件,”林明微微一笑,那副奸商样让本来还打算劝阻的金冥与金时都纷纷停嘴。

    他们相视一笑而后都不约而同的叹了口气,“得,林少果然是不会那种做吃亏买卖的人,不过这白羊使恐怕要大出血咯!”

    “大出血?比起重获自由还有什么算得上大出血?凡是有舍有得说的也就是这个道理!”林明暗暗传音,随后眼角再次露出一抹皎洁的深色,那金火也是摇摇头,“你们继续,我看着脑细胞都要死掉成百上千万了!”

    白羊使本来震惊的模样猛然收缩,而后他试探性的问道:“答应你什么条件?”他十分警惕生怕林明让他做出什么不仁不义的事情。

    “其实说来也不是什么条件就当你白羊堂欠我一个人情,日后有用得着的地方你们需要帮我林明!”他嘿嘿一笑,这看似不像条件的条件却如同一块巨石狠狠的卡在了白羊使的嗓子眼让其如噎在喉。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