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89章 阻挡
    强悍的气浪瞬间将那片空间占据,而后是一道更加强悍的气浪从侧面袭来,两道铁链宛若蓄势待发的盘龙将三人锁得死死的。

    贺山先是后退几十丈,他将身子压得很低反手一剑甩了出去,强悍的剑热将铁链极打的当啷当啷直响,可是那铁链依旧光泽如新这倒是让几人吃了一惊。

    “这铁链不会也特么的是地阶材质吧!”贺山在心中暗骂,而后她再次反手发动攻击不过已经太晚了,铁链洞穿空间仿佛要将他从胸口打穿,而不少弟子看到这一幕也只能暂避锋芒,若是现在上去阻拦无异于自寻死路。

    而那些实力高深的宗派弟子也是冷冷视之,毕竟他们之间都是利益交织,况且现在他们都是为了宝藏而来,少了贺山自然也就少了一个竞争者,他们巴不得希望他死。

    而贺山也知道这种关头只能自救,他努力侧身闪躲但那铁链还是擦着胸口汹涌而过,沉重的摩擦力甚至要将他的皮肉整个全都掀走,但好在他手中夹着一枚黄色灵符,强悍的防御力让那控制两尊石像的白羊使以及七眼白羊都吃了一惊。

    “好生厉害的符咒,这小子竟然有如此等级的符咒,看来家底不赖嘛!”七眼白羊说完再次操控灵气,轰隆隆、

    那深深扎入石壁上的铁链被一节一节的抽了出来,呼哧,铁链再次横扫过去,不少修士再次闪躲,而贺山此时也选择暂避锋芒。

    但是恋玉与红翎都祭出了自己的武器,两道流光带着一往无前的气势从哪些散修群中冲了出来,白羊使眼神一凛猛然闪身出现在二人面前,他身体带着淡淡光芒若有若无,但是那股气势却凝固在两人跟前让他们都不敢小觑。

    “你是谁?怎么会在这里?”恋玉沉声问道。

    红翎也是拔剑相向,他感受着白羊使的气息却眉头一皱,“为什么我确定不了他的境界?难不成他就是那灵体!”

    话落恋玉眼神中再次多了几分警惕,既然是那灵体那就说明他生前乃是一名天神境强者,纵然神陨但现在的实力也不会弱上多少。

    “我是谁对你们来这里搞破坏很重要吗?而且你们未免也太欺负人了吧!拆我的宫殿毁我石像到现在还问我是谁!”白羊使冷冷的看着对面的二人,那些散修此时也躲过铁链缓缓汇聚在二人身后。

    这一战死伤不可谓不多,红莲殿与圣女峰的弟子已经寥寥无几,而那些散修弟子也是大减员,一些实力高些的人幸存下来,实力不济者或是身受重伤或是已经被铁链完全抽成了一滩烂泥。

    “什么!”红翎脸色一寒,这个答案却是他始料未及的,那恋玉本来波澜不惊的面容上也带着一抹惊讶。

    “听阁下的意思,你就是这里的主人?”这话刚说出口场上瞬间炸开了锅,那些散修都议论纷纷的盯着白羊使。

    “这石头宫殿竟然是他的,这上古遗迹竟然还有主人的意念保护!”

    听到这句话众人都是清一色的惊恐表情,此时又有人说道:“据说灵体的存在时间根本就不会超过十年,难不成他死了还没有十年?”

    “天神境,死了还没有十年这,那他的实力不会还在天神境吧!”

    “不可能,他不可能只死了十年,上一次神秘之海开启乃是百年前,石头宫殿也有人踏足过虽然什么都没有得到但是并没有看到此人,想来那个时候他就已经死了!”

    “死了百年,那灵体怎么可能还能够保存!”他们叽叽喳喳的越说越邪乎,最后齐齐看向那白羊使打算寻求一个答案。

    后者却冷哼一声,“怎么?难道我不像是这里的主人吗?”他言语中带着威仪,上位者的气息让在场的每人都感到沉沉的压抑。

    “那又如何?现在不过是一具灵体,你以为你现在还能阻挡我们吗?”贺山此时瞪着血红色的眼睛从散修中挤出身子。

    他显得狼狈不堪,发丝凌乱,一双剑目冷冷的盯着对面的白羊使,他拔出手中的长剑直接走到恋玉与红翎前方,“你认为你一介灵体能阻挡我们的脚步吗?”他冷哼连连嘴角带着一抹得意地笑。

    “能与不能自然是手底下见真章,但是我还是希望你们能自行退去,否则待会儿没机会了可就休要怪我无情了!”白羊使语气也带着几分不悦,他怎么着也算是上古修士,天神境强者,虽然就此陨落但也比他这些破神境一二阶的渣渣要强上太多。

    贺山现在当着众人面敢这么对自己的说话实在是掉面,放了谁身上都难以忍受。

    “阁下,贺兄的话虽然有些直了但却也代表我们众人的意思,众所周知,世人仰慕上古大能修士,前来拜访您只是希望能够得到前辈遗物在修士之途指点一二,走些捷径,所以我们才会……”

    “才会像强盗一样不分青红皂白的就登门‘拜访’?”七眼白羊此时也出现在白羊使身后,他的语气更加凌厉但比起他的语气这长相更是摄人心魄。

    不少修士都大吃一惊连连后退,这七只眼睛一同眨动,每一只眼睛的眼色还各有不同,尤其是最上面的两只眼睛更是宛若幽灵鬼火让人不忍直视。

    “这只七眼怪物到底是何物!”

    “不知道呀,应该是他的坐骑或者妖兽吧,但是他好像也是灵体!”此话一出,众人再度看去,果不其然,七眼白羊也是若有若无闪动着淡淡的光芒,一看就是灵体。

    “灵体妖兽!怎么可能!没有一只妖兽在死去可以成为灵体的,这不科学啊!”他们再次掀起新的一波议论*,而恋玉、红翎以及贺山此时也都是大吃一惊,他们也顿感不可思议,今天这一切都好像是在梦里一般。

    而此时在众人身后的东薇国国师虽然目露惊骇但眼睛里却多出了常人少有的冷静,“让大家都散开,一会儿开战尽量保存实力!”

    话刚说完他前方一名修士匆匆离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