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90章 激斗
    “那听阁下的意思是不想给我们通融方便咯?”红翎攥紧拳头隐忍着声音,身为红莲殿的执事天下间谁人不让自己三分,现在自己如此客气的跟一具灵体说话还被这样嘲讽心头也是蹭蹭的直冒火。

    索性他的脸色也就拉了下来,“当然,你们这些垃圾连来这里的资格都没有,现在竟然大闹我的住所、饶了我的安静,你说这笔账该怎么算?”

    “算账?那就只好得罪咯!”恋玉嗤笑一声,破神境五阶的实力暴露无遗,红翎的气势也紧随其上,同样也是破神境五阶。

    而贺山则比较尴尬,这些日子虽然刚刚晋阶到破神境二阶,但是他的实力在二人面前还是真不够看。

    不过待他将灵气灌注到那把地阶神剑时众人已经不再淡定,他的气势犹如那攀升的水平面直接冲破了大坝蔓了出来,气势直逼破神境四阶!

    “地阶灵器!他手中的灵气竟然那是地阶的!”

    “这小子到底是什么来头,恐怕整个青云峰都不会有一把地阶灵器吧!他到底是谁?”不少人都已经开始猜测起贺山的来头,可是他却隐藏的很好几乎没有人看得出来。

    白羊使此时也心头一凉,虽然早就知道这次来的强者不少但是足足两位破神境五阶的强者还是他始料未及的,而现在又突然多出了一位手执地阶灵器人修,这样的压力还是很大的。

    但是他面上依旧沉静如水,“那就来吧,几百年没有活动筋骨了,今天就陪你们这些小辈练上一练!”此话一出他的身子也瞬间从原地消失。

    而身后的七眼白羊竟然随之冲了上来,他的速度很快宛若一道刹那即逝的闪电,恋玉与红翎甚至都未曾反应过来,他们选择暂避锋芒。

    而那七眼白羊却就此洞穿了贺山的身体,就在众人惊讶连连的同时那具身体竟然缓缓消散,竟然不是真身。

    七眼白羊赫然怒吼,他反攻为守身子连连后退而后瞬间消失在众人眼前,恋玉与红翎都提高警惕的看着四周,那些散修也是四处张望,握在手中的剑都拿的有些颤抖。

    呼哧,一道血线从人群中飘了出来,鲜血溅到一人脸上还带着点点温热,他用手摸了摸黏黏糊糊的,浓郁的血腥味让其吓破了胆子连忙逃也似的跑开。

    噗嗤,这人还未跑开几步就再次被洞穿胸膛,鲜血再次撒了出来,不少散修再次慌乱地跑开,而此时听人一声暴喝,“畜生,还不快快现出原形!”地阶灵器不愧是地阶灵器,威力逼人,七眼白羊险些被伤到。

    咔嚓,空气一紧,一道铁链从天而降,许多修士甚至都未曾反应过来就被砸成了一摊血水,散修们彻底被吓得失去了战斗力慌乱逃窜。

    “拿命来!”红翎爆喝一声,他手中长剑甩出道道剑气,强悍无比直逼林明石像的胸口,咔嚓!剑刃在其胸口留下一道很深的印记,那石像巨人向后踉跄几步,上面的白羊使也是目露惊讶的盯着下面的二人。

    破神境五阶的实力可不是儿戏,若是之前在白羊使面前还不算什么,甚至单只手就可以捏死,但是现在他以灵体的身份对抗他们还真是感觉虚的很。

    “我现在的实力也就是破神境五阶,而且灵体身份还有诸多限制,想要击败他们很难!”他心里暗想,那七眼白羊却眉头紧皱此事也受到诸多限制,总有些不怕死的散修为了宝物不择手段,那种拼命的攻势让其只能退回到白羊使身边。

    两尊石像再次挥动着手中的铁链,哐啷,地面再次裂开一道巨大的裂缝,不少修士都连连后退,有的人已经吓到失去了战意。

    国师此时却躲在身后,两侧都是东薇帝国的兵士,他们只负责躲闪从未发动一次攻击目的就是为了保存实力。

    “毁灭红翎!”红翎怒吼出声,他身后竟然伸出了几对羽翅,嗡嗡嗡疯狂的闪动着,同时他的速度竟然呈几何速度在上升。

    砰!

    白羊使突然感到面前气息一紧,他向后退去但是却感到后背一冷,他想要反身却感到胸口发痛,而后背后也似乎被长剑侵入体内。

    “可恶!”白羊使怒吼一声,他竟然被两人用长剑扎了个透心凉,好在时灵体形态,否者常人早就已经失去了战斗了,呼哧,七眼白羊的眼睛里散发出七道光芒炸响在红翎的护体光罩上,砰!

    红翎身子猛人前倾,他手中的剑也拔了出来,但是白羊使却把半跪在地上短暂失去了战斗能力,恋玉手中的剑似乎有种特殊能量让他感到身体灵气在飞速流逝。

    “这是!”他眼神一亮,而后感到胸口一紧眉头紧紧的盯着那恋玉,后者却冷哼一声而后抽出长剑待他打算再次挥出第二剑那白羊使已然消失。

    两尊石像在此舞动起自己的手臂,红翎与恋玉不由得眉头一皱,“不好!赶紧撤退!”话落他们飞身就冲了下去。

    轰隆隆,整个石像竟然被引爆,强悍的气浪甚至想要将第二层的入口蹦碎,那些散修也慌乱逃窜,其间又重伤了不少人。

    现在能够战斗的已经不足一小半,那些散修只剩下二十多人,而那圣女峰与红莲殿还有青云峰的弟子却被大幅度减员。

    圣女峰只有两人,分别是三妹域七妹,那花青竟然被一剑封喉,这让恋玉气愤不已,而红莲殿也因此损失了不少人。

    他们原来十几个人的队伍此时只剩下了一个副手,其他人竟然也是全部封喉。

    “混蛋!既然你不仁就休怪我不义!”红翎双拳紧握,他气愤的双眼通红恨不得将白羊使捏碎,食其肉。

    贺山同样也是略显狼狈,看到自己身后空无一人心里也甚是不是滋味,而此时躲在暗处的国师却诡异的勾起了嘴角。

    “办得好,下一步就是坐看狗咬狗,然后坐收渔翁之利!”他心里盘算着,而后赫然向前看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