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十九章 东京大屠杀(一)
    关东大地震的黄昏。

    日本人说黄昏是阴阳交替的“逢魔时刻”,魑魅魍魉出没,独行在野路上的人,将被迷惑而入歧途乃至失魂落魄。彼时光影暗淡,若是夕阳逆光而来,人们互相看不清面目,擦肩而过,便会低声问一句:你是谁?(谁そ彼)由此而来日语中的“黄昏”(たそがれ)。

    “你是谁?”

    秦北洋看不清光的脸,光从落日的方向而来,在光的皮肤上涂抹一层金黄油脂。

    “我是光。”

    十六岁的小女孩,迎着黄昏的光,迎着北洋的眼睛回答。

    长着赤色鬃毛的九色,引颈发出呦呦鹿鸣,它的外壳与皮毛上全是灰土残渣,还有被救者的鲜血与内脏。

    秦北洋、嵯峨光、羽田大树,他们穿行在烈焰翻腾的东京街道,依靠小镇墓兽的九色的神力,一路救援废墟下的受困者。但他们不是医生也没有药物,救人后只能留在路边,继续搜索下一栋倒塌的房屋。有些人侥幸活了下来,有些人落下终身残疾,有些人却没能熬过地震后的第一夜。

    黑夜降临,明月高悬。

    他们走到一处庞大的空地,到处都是露宿的日本人,衣不蔽体,哀嚎遍野,饥肠辘辘。有些人开始猎杀野狗野猫,捕猎池塘里没能溜走的青蛙与鱼儿为食,人们排着几公里的长队,只为了等候每人每天一个饭团的救济。

    秦北洋不想给灾民们添麻烦,他找到一处平坦的废墟,九色真的派上猎犬的作用,捕杀了几只在地震中受伤的乌鸦与貉日本人称为“狸”。羽田大树用破烂的木板点起篝火,大快朵颐这些野味。光的胃口小,她只吃了几口,便将乌鸦肉送给附近的灾民,结果几百号人围着她,差点将这小女孩也当作食物吃了,还是秦北洋用武力将她救了出来。

    九色则对肉食分外厌恶,一忽儿就不见了。秦北洋皱起眉头说:“它饿了!”

    羽田大树忧心忡忡地问:“它要去吃死人吗?”

    “不,它要吃的是比尸体更可怕的东西。”

    一公里外,东京湾填海造地的台场上,有座硕大的石油化工厂,全在地震中化为灰烬,泄漏的燃油与有毒废料熊熊燃烧,冲天黑烟几度遮盖月光。

    九色闯入这片废墟,就像陷入厨房的饕餮,大快朵颐化工废弃物。它大口吞食了至少几十吨废料,又从肛门排泄而出,但将最毒的部分留在了体内。

    秦北洋远远观望着疯狂的小镇墓兽,它是为了满足体内数枚灵石的**,才成为了这样一个怪物。

    “哥哥,你不觉得很可怕吗?”光在他的耳边吹气如兰,“四年前,我们和九色一起在西日本流浪时,九色可不是这样的!”

    “人会变,镇墓兽,也会变!”秦北洋看着大地震之后的阿鼻地狱,看着燃烧烈火的东京湾,“这是一个天崩地裂的时代,一切都会变的!”

    既然,放射性的灵石喜欢这些恶心的脏东西,或许在一百年后,这个国家还会产生更严重的放射性污染……

    供电网早已中断,彻夜不熄的大火,却将天空照得如同白昼,燃烧着东京两百万幸存者的心灵。

    九色回来了,浑身沾满化学毒素,它识相地不敢靠近主人,而去水塘里打滚洗澡,尽量消除有毒的恶臭。

    嵯峨光从废墟下发现了一个留声机,原来这里曾经是个酒吧。留声机被卡在楼梯下的三角区,几乎完好无损,里头藏着一张唱片《费加罗的婚礼》。

    “莫扎特!”

    到底是贵族家的公主,光从小就学过古典音乐,尤其喜欢这部莫扎特创作的歌剧。

    秦北洋低声问:“你喜欢?”

    “嗯,可惜没有电,不能听唱片。”

    “交给我!”

    他带着九色去废墟下挖掘,找到一些废铜烂铁的电器,包括蓄电池、变压器、整流器还有电线。秦北洋折腾了两个钟头,利用在京都的第三高等学校学过的电工知识,将多个蓄电池里的直流电源变成交流电,从而让留声机的唱片转动起来……

    费加罗的婚礼。

    关东大地震的第一夜,烈焰滔天的东京湾畔,避难场里的灾民们,奇迹般地听到夜空中响起一群意大利人的歌声。

    先从《再不要去做情郎》费加罗的咏叹调开始,然后是男仆凯鲁比诺的咏叹调《你们可知道什么是爱情》,再是罗西娜的咏叹调《何处寻觅那美妙的好时光》……

    秦北洋又改造出许多个扩音机,架设在残垣断壁的梁柱上,面对苍穹把音量调到最高,确保歌声可以传出去很远。他半躺在废墟中的一张破沙发上,双脚翘起搁在九色后背。小镇墓兽乖乖蹲伏,给主人做了最拉风的脚垫。嵯峨光也拖了一张红沙发过来,跟秦北洋两个人并排躺下。暂时忘却大地震的炼狱,悠闲地双手托着后脑勺,闭起眼睛享受莫扎特的曲子。羽田大树啃着篝火上的乌鸦肉,跟着唱片哼起罗西娜与苏珊娜的二重唱。

    这首歌叫《微风轻轻吹拂的时光》。

    哭泣着度过地震后漫漫长夜的日本灾民们,抬头仰望一个个大喇叭,倏忽间变得异常安静。整个东京只剩下大火焚烧的噼啪声,还有意大利语的女声二重唱,仿佛比安魂曲更让人沉醉。

    秦北洋能听懂日语、德语、俄语、日式英语以及一点点法语,唯独对意大利语一窍不通。他不明白今晚响彻东京的这两个意大利娘们到底在唱啥?他唯一知道的是,这歌声妙不可言,直冲飘满亡魂的星空,或许将抵达宇宙的中心……

    他睡着了。

    光跳下沙发,给他盖上一床毛毯,并亲吻了他爬满胡茬的脸颊。

    天亮时分,蓄电池早已耗尽,《费加罗的婚礼》曲终人散。镇墓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