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十九章 东京大屠杀(二)
    关东大地震24小时后,又发生一次强烈地震,之后一周迎来数百起余震。

    秦北洋、羽田大树与光守在废墟上,守着电台里不断传来的消息已升任中华民国外交总长的顾维钧讲话:“我国本救灾恤邻之义,不容袖手旁观,应由政府下令,劝国民共同筹款赈恤。”濒临破产的北洋政府赠送日本20万银元。最先抵达日本的外国救援船来自中国,向日本捐款的第一人是举行义演筹款的梅兰芳。上海总商会送来面粉一万包、大米三千包,是日本接收的第一笔国际援助。中国红十字会是到达日本灾区的第一支国际医疗救援队……

    羽田大树不断听着电台里的消息,眼眶湿润地跪在秦北洋面前:“我从未见过像中国这样以德报怨的国家!”

    震后第三天,东京熊熊燃烧的大火才被扑灭。灾民们纷纷赶回自家倒塌的住宅,搜寻幸存者与财物。秦北洋刚要准备把嵯峨光送还侯爵府,却发现东京西南角又升起滚滚浓烟。

    九色一马当先,他们循着烟尘而去。在一大片荒芜的街区,秦北洋发现大量新鲜的尸体,这些人有男有女,并非死于地震,而是被枪弹射杀,有的是被刺刀捅死,甚至被刀剑砍下人头和四肢。

    “朝鲜人!”

    羽田大树能够准确分别出朝鲜人与日本人,朝鲜是日本帝国的殖民地,在东京有许多朝鲜移民,从事着环境恶劣的体力劳动。

    关东大地震的第二天,就出现了朝鲜人趁乱放火,并在水井中投毒的谣言,甚至说朝鲜人要在东京暴动。于是,日本军队与民众开始大肆屠杀朝鲜人。在地震后的混乱时局之中,已经完全丧失了秩序和法制,杀人就像杀鸡般的容易,反正把死人往废墟里一扔,也根本不会有警察来过问。不但是朝鲜人,还有许多日本的无政府主义者,也被军部趁机屠杀。

    忽然,前头出现荷枪实弹的日本陆军,秦北洋急忙带着大伙儿躲入残垣断壁。

    这些士兵的刺刀上滴着血,驱赶着许多衣衫褴褛的工人,排着长长的队伍恐怕有上千人。从这些人的相貌与衣着来看,似乎都是中国人!当时在日本有数千名中国劳工,大部分来自温州农村,彼此说着让秦北洋难以理解的温州话。

    日本士兵让这些中国工人站在废墟之中,突然大喊:“地震来啦!”

    处于求生的本能,工人们纷纷趴在地上,士兵们就端起三八式步枪开火了。

    秦北洋心惊胆战,即便这些天见到成千上万人的死亡,因为这是**裸的东京大屠杀!

    第一轮子弹射入中国人的后背,军官下令停止开火节省弹药,纷纷上刺刀解决问题。中国工人绝望地起来反抗,但赤手空拳又如何敌得过训练有素的士兵?就像是军队的刺刀训练,他们把活人当做木桩子来捅,霎时间血流遍野……

    天,正好黑了。

    无需主人的命令,九色自动变身为幼麒麟镇墓兽,长出雪白鹿角,披挂青铜鳞甲,接连不断地喷射琉璃火球,将日本士兵们一一烧成灰烬。秦北洋接着夜色掩护,用十字弓射出钢箭,接连射死多名低级军官。

    这支日军总共不过百余人,短短几分钟被消灭了半数。幸存的中国工人们一哄而散,至少有五六百人死里逃生,废墟中留下数百具血肉模糊的尸体。

    日本士兵们还在射杀这些逃难者,秦北洋跳出来高声呼喊:“住手!”

    他认出了日方的军官,那个面容刚毅威猛的男人,秦田三郎如今已是陆军少佐的军衔,举着滴血的军刀,接着附近燃烧的火光,直勾勾地看着秦北洋的双眼,还有他背后的羽田大树。

    “hata……”

    秦田说出一个日语训读,既是“羽田”,也是“秦”。

    三年前,在俄国远东,秦田三郎作为日本西伯利亚派遣军的代表,曾经与红军翻译的秦北洋打过交道,因而记住了这张脸。

    “日本帝国,陆军少佐,秦田三郎……我们见过,秦先生,羽田先生!”

    “哦?”羽田大树装傻的本事一流,“您是秦田少佐?哎呀,我想起来了!我们都是秦氏的后代。”

    “光公主!”

    秦田三郎认出了嵯峨光,四年前的巴黎和会,他在凡尔赛保护过侯爵大人的掌上明珠。

    “秦田先生,你们在干什么?不去救助灾民,反而屠杀朝鲜人和中国人?”

    “这是上级的命令,我是军人,以服从命令为天职。”

    嵯峨光摆出侯爵公主的气势,指着秦田三郎的鼻子:“那我命令你,立即撤退!不准再滥杀无辜!”

    面对十六岁的光,秦北洋、羽田大树,还有杀死了数十名日本士兵的幼麒麟镇墓兽,秦田三郎脸上的肌肉在抽搐九色不就是四年前在吉野古坟实验中他梦寐以求的“灵魂机械体”吗?

    虽然,秦田可以命令军队与秦北洋与九色火并,大不了同归于尽。

    但他绝不敢向嵯峨光开枪。

    投鼠忌器,秦田三郎向光公主深鞠躬,下令全军撤退。

    “穷寇莫追!”

    秦北洋阻止了九色继续杀戮的**。他冲上废墟中的尸体堆,看着横死于他乡的中国工人,不禁眼眶湿润。尸体太多了,他们根本无力埋葬,但也不能点火焚烧,这等于毁尸灭迹。他们只得离开这一带,到处是被屠杀的朝鲜人,偶尔夹杂着中国人。

    嵯峨光说要把这个暴行告诉父亲,让裕仁皇太子摄政严厉处分军部,务必要把秦田三郎等凶手送上军事法庭,甚至判处死刑!

    “不会的,杀了那么多人,皇太子摄政身边的元老们会不知道?若要追究起来,难道皇太子没有责任?结果不言而喻不了了之!”

    “如果,今天东京大屠杀不处理不惩罚,这些残暴的军队将来进入中国的土地,必然还会有北京或南京的大屠杀……”

    提早十四年,秦北洋一语成谶!

    大地震后第七天,他们回到了东京市中心的日本桥。秩序正在渐渐恢复,终于见到有组织的救援队伍,正在挖掘惨不忍睹的废墟。九月的秋老虎,被掩埋的尸体迅速腐烂,到处散发着刺鼻的恶臭。而掩埋尸体最多的地下,就是那座曾经的凶宅,工匠联盟远东大圣殿。

    秦北洋见到了守门人施密特。

    这个德国工匠拄着一根拐杖,右腿打着石膏,一瘸一拐向他走来,逼入残垣断壁的拐角下。

    施密特用德语低声质问:“你怎么还在东京?”镇墓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